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9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死局
    以前陆续给师兄的通讯符一共三张,一旦出危险到无法解决的事情,当然会发出警讯,但他之前却从未用过,这次通知我显然是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我心中着急。也就不想理会这些借道的阴兵,就说道:“阳间道借道,有违阴间法度,你们即刻下去,违者地正法。”

    那大将当即呜呜的哭起来:“不行呀!大仙!下面就是敌营,已经断了我们的去路,这里是死,下去更是死路一条!”

    “那就投降好了,难道还赖在阳间不成!?下去罢!”我根本没理会他们,一挥手,阴阳借道大阵瞬间就把我和这群阴兵,包括少梓一起拉了下去。

    那大将果然没有说错,下面就是十里连营的正中央,我瞬间飞到了少梓那里,而少梓也激灵,马上就含住了庇荫铜钱。避开了阴气的侵体。

    鬼将阴兵一看自己给拉回了阴间,还想着那黑符回去,结果黑符还没到用就给我用虚无剑打碎了,毕竟不是阳间的行军打仗,还需要休整睡觉。这群阴兵刚出现,就让引来阵营中的阴兵鬼将团团围住。

    我扫了一眼这里的阴兵鬼将,却发现穿着的装备制式极为熟悉,立即把领头的鬼王抓了过来:“哪里的大军,为何攻打江省境内城隍?引来这场大战?”

    “劝大仙最好不要多管闲事!神仙保护神我们也有,打灭我一个,立马大祸临头!”那鬼王满面胡茬。凶恶无比,而且说话大气凛然,威不可挡的样子。

    我不怒反笑:“哈哈,倒有骨气,这天下仙修,能有几个我会看在眼中,你这刺头大将不过鬼王修为,怎知自家神仙保护神就厉害了?”土他引号。

    “兀那小子,要杀便杀。我们肃清天下不正之鬼,乃是奉了夏皇之命。你若是敢倒行逆施将我等打灭,待我神仙保护神到来,你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要给打成齑粉!”一个大帅模样的骑着高头大马,怒气冲冲的冲过来,指着我就一阵的大骂。

    一群鬼都给围起来了,唯独没有立刻动我,但看此君彪悍,就知道来头确实不小,但这‘夏皇’什么的,听着倒是熟悉,扫了一眼,大军旗帜写着大大的‘夏’,而帅气写着‘李’,让我不禁奇道:“你们夏皇是谁?隶属的是哪里的城隍?”

    “我们夏皇岂是凡修能够知会名字的?不过看你前辈高人,我倒不怕告知与你,不过听了别吓坏了!”那大帅已经是鬼帝了,修为也算精湛,只是我倒是不认识他。

    “你说吧!”我冷笑问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夏皇,要不是我赶着去海底,早就把他们全收了,省得这么麻烦。

    “哼,便是天下第一神仙保护神,天一城城主!名讳嘛!天下尽知,岂用我来说明?”那大帅高声说道,这报出了名头,顿时把我说得一愣,抓了抓脑袋,一时就没反应过来。

    那大帅一看怔住,顿时大笑:“哈哈哈!就知道你们神仙们一听到夏皇皆要胆寒,未曾忘了,天一城数百神仙闹事,夏皇一人挥挥手便将他们打成了齑粉,凤凰阵一役,更以一己之力扫尽天下神仙,威名扬四海,群敌皆胆寒!你若是识趣,莫要管我朝局之事,莫不然若是让夏皇知道,必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捏了捏眉心,说道:“好吧,这群逃兵竟借道阳间,想要逃走,你们收拢下,以后别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这使得,我们自有我们的法度,只要这位神仙不要参与就行。”那大帅看我乖了不少,当即也不好太过吓唬我,口气也缓和了些。

    “嗯,那就好,不知这位大帅姓甚名谁?能否通个名字。”我问了起来,现在怎么都是地仙,这么问他也不算过分。

    “本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多金是也!”那大帅傲然的回答,面对我这仙修,也不曾有丝毫的惧意,可见胆子给天一城养成豹子胆了。

    “好,李多金,好名字。”既然是天一城的将领,我也不好再打扰他们工作,招鬼术锁住了那群借道的逃兵,便行离去。

    结果才刚准备带走少梓,一个文官打扮的鬼突然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噗通的就跪下了:“哎哟,夏皇!是夏皇呀!李多金,你这是做的什么死哟!”

    李多金整个人都懵了,给那的文官拉着跪下,也跟着跪了,大帅一跪,其他将领都纷纷单膝着地,直呼‘夏皇’。

    我看那文官应该是天一城二十四司派来的督军,要不然认不出我来,少梓笑得花枝乱颤,我想都没想,拉着她嗖一下就回了阳间,师兄这事还忙着要解决呢,哪管得着这些事?

    上了阳间,我记下了坐标,然后召唤了仙棺疾行,跳了条山道直接就往省会那飞奔,路上自然是着急无比,不过赵茜发了短信过来,说占了一卦,师兄所属星位虽然危机四伏,但短时间没有陨落的迹象,让我不用太着急,亦步亦趋就好,我心中一想,更是担心,以前师父也是这么说的,可结果呢?

    师父已经走了,我不能再让师兄也死了,那样的话我修炼到九阳境还有什么意义?天下无敌都救不了师兄么?

    有了信号后,我挂了电话给天一道,把车子坐标发了过去,让人把车子开走,我自己则以仙气裹住仙棺疾行,直接进入了省会城市,

    方才进入市内,立即四五道悟道期的气息冲天而起,竟是本地的一些修士注意到了我的动向,而其中一道还是地仙气息,我皱了皱眉,不愧是历朝古都,底蕴丰厚。

    不过这些修士发现了连他们都探查不到等级的仙气,很快就打退了堂鼓,只有那道仙气追着我而来。

    到了新街口最高的楼层,我打了赵茜的电话,确认她和圆慈就在底下并立刻上来后,就耐心的在楼顶等着。

    电话刚挂下,那之前尾随的仙修很快在楼上落下了,这仙修一身汉服,双目炯炯有神,竟是个女修,见到我就问道:“哪来的修士,隶属何门何派?驾棺擅闯古都,过界了都不知道么?”

    “天一道,夏一天,一时情急,万望见谅。”我回答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每个城市都会有它的守护者,更有其他隐藏世间的门派暗中活动,我这样的外来修士没有藏匿行迹,大摇大摆的进来,自然是给追上了。

    “夏……夏一天?”那女修先是惊讶无比,接着脸色骤变,连忙拱手说道:“原来竟是老祖驾临,晚辈以为是哪来的魔修,竟犯我道门境内。”

    “道友认识我?敢问是何地仙修?”我看她年纪不过三十,修为竟有两仪境,也不禁好奇。

    那女修见我好奇她,当即喜笑颜开,说道:“老祖,在下姓木名华姗,出自东部的儒门,老祖大名天下仙修何人不知?”

    “原来是东部儒门的木道友,我和两个道友有急事在此接头,不会停留多久,所以未曾知会本地的势力,多有得罪,还请不要见怪。”我见这木华珊客气,倒心生不少好感,总算有个正常点的,不是出来就想着打架的了。

    “哪里,老祖说笑了,您统领道门,又开创了仙门格局,还冲击到了九阳境,是天下第一的仙修,现在天下都传遍了,我们巴结您来还来不及,啊,我现在就通知门主他们过来拜见您?”木华珊连忙说道。

    “不用了,我还有急事处理,就不打扰他们了。”我苦笑说道,然后开始和她攀谈起儒门夏家最近的所作所为,夏家在夏清平接手后,不但没有退后,反而更是进行了几步大动作,北部儒门已经敲定了要加入夏家开启的理事会,怕很快就迎来共治的局面了,我只能心道夏清平果然早有预谋,但除此以外,已别无其他话要说。

    聊完了儒门近事,赵茜和圆慈就过来了,看到我和木华珊闲聊,都有些好奇我们怎么搭上线的。

    我简单的和赵茜、圆慈介绍了下木华珊,然后和她告辞,并问起赵茜关于师兄的卦算。

    “海师兄目前在东南边的方向,似乎给困入了死局。”赵茜一边说话,一边帮我把背包挂到肩上,脸上却带有一丝的埋怨。

    “东南边,看来是十方大海更深处了,我这就去看看,希望时间上还来得及。”我不明所以,检查符盘,发现师兄那三张符纸烧毁了一张,心中着急之下,恨不能直接去往深海那边。

    赵茜看我直接要走,这怨气可就没地说了,就忍不住哀声说道:“天哥……这包包不是以前我送你的那个……”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