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0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走眼
    反正我去了死路一条,我死了宝物还不都给大家分了,不是他们杀的人,总不会赖到他们身上,届时往南极仙门身上一推就是。

    打得如意算盘,但有些时候事情可没那么如意。何不凡过来要扯我一把,拉我上去挡枪口,结果瞬间就扑了个空,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何不凡脸色微变,忙道:“夏道友,莫不是不打算急人之难?”

    “何不凡,眼下这情况,你还有心思打我宝物的注意,接着怕死无葬身之地都不知道吧。”我冷笑起来,而何不凡皱了皱眉,看向了自己八卦境的大哥,那八卦境已经施展法术,数不清的光圈开始罩向了帝言智,隔绝了那定位红光的作用,似乎还真能封住对方一般。

    我回过头,看着那:“我说是谁。原来是你呀,许辰风,好了伤疤忘了疼,躲回了深海,又恢复了八卦境了?”

    那本来要对抗帝言智的八卦境修士一听到我的声音,百忙中朝我看了一眼,瞬间脸都绿了:“夏……夏一……夏老祖!?”

    “原来你还认识我?”我冷笑起来,这许辰风在活阵之战中逃得快,后半部的大战也没看到他,想不到现在又跑出来蹦跶了。

    “师弟。你认识他?当时他还是七星境!但绝对是这家伙!”海师兄补充了一句,看来海师兄当时遇到他,对方正值给祖师爷打成七星境之际,现在倒是恢复过来了。

    许辰风犹豫了下,立刻收了那光圈,然后想都没想就往后面逃去,何不凡愣了一下。那文铁民同样是惊愕万分:“大哥?这姓夏的身怀重宝,咱们好容易骗他来这里,你怎么忽然跑了吶?”

    “对!对呀,大哥!他手里有好多凤金石,还有数不清的宝物,连鬼仙门的一等宝物空芥环都在他身上!”何不凡连忙的说道,还以为怕了帝言智。又道:“大哥!那北极仙门的我们这有数十个仙修,加上你,打得他满地找牙都没问题!”

    “妈的,你们蠢呢!身上全是重宝还不明白?那是夏老祖!”许辰风飞也似的远离这里,然后回头忙道:“夏老祖,在下是恰巧路过。这些蠢物一概不认识,这还有事情要回内海处理,若是老祖有暇,可到在下门中相聚,就此别过,勿念勿念!”

    “哈哈,夏一天,原来你在这里!还老祖,现在杀人多寡有不同的称号么?”帝言智看向了我,这才凭借样貌,认出了我的身份,而发现我那一刻,他也停止了释放剑法,站在那等着我和何不凡的冲突继续。

    “来了就别走了!和这些宵小坑了我师兄,再想逃走,你觉得可能么?”我哼了一声,伸出了手,许辰风逃得更是快了,但顷刻的时间,我把藏形匿迹散去,九阳境的修为尽数展现而出,阵阵磅礴的气浪把周围好些修士吹得东倒西歪,独特的压迫感让所有人都不再怀疑我的实力。

    许辰风刚遁出里许,但很快给生拉硬拽回来了,而何不凡和文铁民全都双目圆瞪,不信此时状况。

    蓝一梦脸上精彩万分,刚才还和自己的谈条件,想不到才没多久,就发现我居然是九阳境,换之前,就是给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呀!

    一群辰海剑派女剑修知道走了眼,目瞪口呆,之前叫岚儿的姑娘,看了一眼黄香菱,看了眼我,脸色一阵的红白,怕要悔得肠子都青了,当时怎么就不多坚持一下,现在买定离手,可就没得选了。

    好几个女弟子脸皮也是厚,正紧张的战时状况,还想着过来抱我大腿,但全给黄香菱给拦住了:“诸位师姐妹,想清楚些,以为是路边野修么?举棋不定,莫要着恼了我家师父。”土边助亡。

    一群女弟子都站住了,不过闲言碎语肯定是有的,纷纷说黄香菱不顾姐妹之情,明知是九阳境而不说,最后独揽专宠,不过似乎这孩子不大在意,毕竟之前处处和其他鬼不同,现在如此表现也实属正常。

    蓝一梦尴尬了好半响,过来摸了摸黄香菱的头:“孩子,你的选择看来是对的,不为黄白所动,不为高低左右,为师远不如你,回去我会与师叔好好说明的。”

    “多谢师父,师父,你永远是我的师父。”黄香菱抱住了蓝一梦,蓝一梦感动得泪水涟涟,就是不知道是真感动还是为自己收拢回弟子之心而庆幸了。

    但至少免去了我的追责,毕竟弟子的师父,也是自己的同辈,怎么说都应该是兄弟道友,不至于喊打喊杀,但之前宴会上吃白食的,可就不好说了。

    果然,帝言智不攻击,而何不凡和文铁民则想逃都逃不了了,一堆之前吃白食的,立刻都过来哀号起来,纷纷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把海师兄给得罪了,并把罪责一股脑的都推到了何不凡这贪婪鬼的身上,纷纷说要不是对方求自己过来吃白食,收买他们,他们怎么都不会过来的。

    人有人常,鬼有鬼态,这世间就是大熔炉,什么性格的人和鬼都有,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何不凡和文铁民等领头鬼全都给说成不仁不义的无耻之辈。

    “夏一天,不愧是九阳境的大修士,你能杀我那惊才绝艳的弟弟,我也挺佩服你的,我知道自己斤两,就不打算和你斗下去了,这样吧,这小姑娘看来是我弟弟和你争宠的另一个缘由,既然你在,我同样不抓了……”那帝言智看着所有鬼怪的嘴脸,不禁笑了起来,随后又密语传音道:“我们可以合作嘛,我给你黄泉杀道的大秘密,你替我把黄泉杀道的敌人都解决了,往后你来统制天下群修,而我,要求不高,站在黄泉杀道的顶峰就行……你看呢?”

    “好,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我冷笑起来,招手让他过来。

    那帝言智愣了一下,以为条件得售,就屁颠屁颠过来,我笑着摸出了缚仙神雷罩,那帝言智皱了皱眉,警惕道:“夏一天,你这是几个意思,不是说要合作么?你拿出这东西是作甚?”

    “见面礼。”我冷冷说着,立即放出了缚仙神雷罩:“十三弦落月沉珊,绵剑飞翎做青烟,人生畅快哪能久,不悟红尘怎化仙,天一道,仙剑飞翎!”

    “夏一天!你真以为能杀了我?苍冥途中过客多,游魂西上总蹉跎,愧无戮仙太阿剑,浮世总闻仙秀多,黄泉杀道,寂灭仙踪!”帝言智立即反应过来,同样施展了剑诀,剑诀一起,无数红线全都连接向我,看来他要集中所有力量消灭我了!

    仙剑飞翎是我独创九阳境剑技,这帝言智躲不进杀道,怎么和我七倍的道统斗,霎时间,落月西沉,绵剑飞翎,整个月亮砸落下来,周围轰的一声巨响,前面一小片的市场全都给夷为平地!

    绵绵不绝的声音让无数鬼修都惊恐莫名,而磅礴的威力,更是吓得何不凡和文铁民不知所措,许辰风耳目灵通,知道很多八卦境和九阳境的消息,本来只是怀疑我是九阳境,但现在看到这场压倒性的战斗,他已经彻底断绝了自己逃亡之路。

    等到烟雾闪开,帝言智早就成了一堆的肉酱,连魂体都给灭掉了,我嗖一下就移动到了他的行囊面前,打开了包裹,仔细查看这里面的东西,但让我失望的是,里面除了几本关于界石的书和一些必要的符纸盘缠,就没有什么了,至于他说的黄泉杀道的大秘密,我却没有找到。

    他那把剑,我看了眼,就捡起来给了新收的弟子黄香菱,虽然对我而言不算什么稀罕宝物,但对于一个鬼帝修为的孩子而言,已经如获至宝,爱不释手都说轻了。

    少梓也有一把黄泉杀道的紫红剑,送黄香菱也是公平起见,不偏心。

    杀帝言智,是因为黄泉杀道一个都不能留,至于和他们合作,完全没有必要,这些专职就是厮杀的血腥门派绝不能留,况且祖师爷的遗愿,就是用玄机炮踏平黄泉杀道,而我,终将完成这遗命。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