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0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仙令
    黄香菱站在一旁摸着这把紫红剑,喜不自禁,想要说点什么,但看我正在处理何不凡他们,就没敢说话,而海师兄嘿嘿的在那笑道:“几位老伙计。看到了没有?我师弟从来不做亏本生意,就是亏本,那也会原样给他师兄我讨回来。”

    “那是那是,海道友,你师弟本事我素有听闻的,其实早应该把他抬出来,也不至于这样呀。”陈姓道友笑道。

    “你懂什么,不扮猪吃老虎,那些宵小怎么会暴露狐狸尾巴?我们这些高人做事,岂是你们小辈能猜测。”海师兄拍了拍陈道友的肩膀,表现得高深莫测。土边巨弟。

    陈道友苦笑,一帮的修士皆是摇头耸肩,心道你海老叔之前近月余都是愁眉苦脸,上吊的心都有了。

    不过黄香菱这孩子却不知道海师兄到底什么修为,我的修为又和海师兄差距多少,听海师兄说的厉害。连忙奉承道:“师伯真厉害,怪不得我说师伯怎么会给困在这里这么久,原来是故意为之,是要等师父来收拾他们呀?这连锅都端了,真聪明。”

    “咳咳……那……那是当然,为了这一天,你说你师伯我容易么?”海师兄干咳两声,当即托大就认下了,我心中摇头不已,不过海师兄以前就这性情。要改变也是不能了。

    “师兄,你说这些人该如何处理?你们最知道他们的情况,我总不能逮到就杀了,毕竟你们互为道友。”我无奈的说道,这许辰风我是不打算留着,这鬼太阴险,回去指不定还出什么幺蛾子。

    “这……什么叫互为道友。师弟,我那是虚与委蛇,这两个太坏了,不过也算是深海通了,而之前有能力将我们打杀,却仍只是尽敲诈之能事,说明也不算是太坏……”海师兄听我给他来处理。心中也是高兴,皱了皱眉,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然后又道:“但之前居然把你诓骗回来,想要借刀杀人夺宝,其心可诛呀。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看打掉他修为就好,让他以后都害不了人什么的。”

    “嗯,海道友处理公道,我附议。”陈道友等人当即同意,甚至还开始安慰起了何不凡。

    何不凡和文铁民脸色铁青,看向了许辰风,但见对方竟一副没有打算理会他们的样子,当下就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往其他方向遁飞,而之前联手许辰风假扮成遗址护卫的几个仙修,同样的飞快的逃走了,似乎还觉得我抓不住他们。

    我念出了招鬼术,直接把他们都拘了回来,用幽冥毒剑将蛊毒置入他们魂体中,而感染了魂毒蛊虫的他们浑身都成了绿色,一动用法力,立即给蛊虫繁殖的空间,不断的吸收他们的法力,很快就让他们和一般的阴魂差不多了,吓得够呛的他们可有不少敌人,顿时趁着我没改变主意的时间,逃向了城外,而不少受其压迫,受他们欺负的民众,都想痛打落水狗,不过却被我拦住了,毕竟说好放一条生路,至少死不能死在我面前不是。

    肃清了一群鬼修,我也不打算继续呆在这里,现在帝言信、帝言礼、帝言智、帝言义都死了,剩下一个帝言仁,很可能是去了仙山瑶池,帝言仁是老大,肯定比其他四个要强,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虽然那边有姑婆倪诗,但我始终觉得不安心。

    “师兄,既然整个事情也解决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还要去仙山瑶池,你先会南仙剑派,再去天一道,我解决了事情就回去。”我提议道。

    “那香菱这孩子呢?”海师兄问我,这毕竟是个鬼孩子。

    “我带着吧,保护她对我并不难。”我说道,准备召唤仙棺疾行,让香菱乘上,然后离开这里。

    不过正准备离开,我的感应中忽然闯入了一道猛烈的气息,这气息若不是九阳境,我也不会相信,往北边看去,一阵雷霆之声从远到近,我的天眼也捕捉到了那人的身形。

    “左清玄!”我咬了咬牙,没想到会遭遇到雷霆海的九阳境修士左清玄。

    “夏道友,别来无恙。”左清玄仍是那不冷不热,几同缺乏了感情的布娃娃一样的表情,落地后,扫了一眼周围的仙修,然后对我说道:“看来你又解决了南极魔仙的一个杀手。”

    “邪恶之人,天下共戮,左清玄,包括你也一样,活阵之战,你杀死我多少天一道弟子,这债,你打算怎么偿还?”我冷冷的说道。

    “夏道友,天下间的恩怨情仇多不盛举,但现在岂是谈论私人情感之时?如今天灾降临,邪道临世,我们正道者,就应该排除异见,共同为天下行正道之责,你天一道经雷霆海、帝仙宫、深海渊、炼狱、仙山瑶池、山外山六大仙门共同决意,已经列为第七大仙门,对天下仙修,有共同监督之责,我左清玄亲临此地,便是专程寻你而来!”左清玄冰冷的言语中,却带着凛然的不可抗拒,仿佛天下正义,皆从己出。

    我讽刺笑道:“第七大仙门?不应该是五大么?比如你们雷霆海、帝仙宫、深海渊、炼狱,还得加上南极仙门。”

    “夏道友,大家都是九阳境,莫要寻左某开心,天下仙门,何止我们七大仙门,更有诸多隐世仙门存在,但却无你之运气,仙山瑶池,山外山力荐你天一道为第七仙门,以此为条件,已经重新回到我仙门理事会中,而这次我们理事会的第三百二十一次决策,也已经选定了地点,还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列席。”左清玄说出了一个令我,以及令所有仙修震惊的事情。

    山外山和仙山瑶池,想不到居然回到了仙门理事会!

    “哼,这次的决策,是要给谁下屠仙令呀?又是在哪里举行?”我轻哼一声,仙山瑶池和山外山回到理事会,肯定不只是要把天一道送上第七仙门的位置,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只不过我最近的都在外面,并不知道内情,倒也不好太折损了雷霆海的面子。

    “道友猜得不错,这次的屠仙令对象就是南极仙门,而召开会议的地方,也在南极仙门!”左清玄并没有隐瞒,直言不讳在这里的仙修面前说出了这话。

    没有一个人和鬼不动容,想不到七大仙门竟打算把理事会开在南极,而下达屠仙令的地点,也是南极,这恐怕又是一场仙修浩劫,这南极仙修太过张扬,四处杀仙修,也总算捅了马蜂窝,当然,结果是如何,还真的算不准。

    仁义礼智信,这五兄弟只不过是前哨炮灰,南极仙门到底保留了多大的实力,没有人知道,观仙镜对于我破解杀道的信息,怕也很快有防治措施,再来一战,还是客场作战,有没有效都不知道。

    但唯独结果我们是知道的,或许是我们灭亡,或许是黄泉杀道覆灭!

    “什么第七仙门?祖星海和我仇深似海,要让我加入仙门理事会,很简单,拿他人头来见我,至于南极……我当然会去,但什么时候去,那是我的事。”我冷冷的说道,我还没踏平你雷霆海,你倒是来找我去当枪使,有那么容易么?

    “屠仙令带到,道友接与不接,都随道友,至于你和祖师兄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在天下大义面前,希望道友能够取舍得当,不要给天下仙修留下口舌。”左清玄倒是干脆,摸出了金黄色的符纸包着的令牌,丢到了我的面前。

    纸符我没有撕开,撕开就等于同意他们的决定,大不了先看看情况,天下仙修共戮南极仙魔,这多大的戏码?我不去好像也有点不对,多少仙修会戳我脊梁骨?

    “仙山瑶池的屠仙令你传递过了?”我忽然想起了仙山瑶池的事,当即旁敲侧击的问起来。

    “不错,我从北边一路下来,已经去过仙山瑶池了。”左清玄倒也没有故意隐瞒,但答复太过简洁,以至于我根本不知道妖修门到底情况如何了。

    看她直接要走,我立即拦下了她:“左道友,这么着急走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