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1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守土
    “道友还有什么事么?”左清玄表情冰凝,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惧色。

    我阴沉的看着她,袖中的手已经捏了一串的咒语,这人不杀,也难解我心头之恨,师父的仇终归是要报的:“我就问你一句c星亥我师父顶天灾的事,你知道多少?”

    左清玄看向了我的手,而她背在后面的手似乎微微的动了下,当时就不愧是八卦境第一人,感觉十分敏锐,知道我起了杀机。

    不过她毕竟知道我要听她一句话,所以并不着急要战斗,就说道:“知道一些,但不是全部。”土妖引技。

    “呵呵……是么……”我紧皱的眉心,渐渐的舒缓起来,五发虚无剑,已经凝聚成形。

    “天哥!且慢。”就在我立即要攻击的时候,赵茜的声音从底下传来,旋即看她以界力控制地磁悬浮而上,那四枚界石,也散发着淡淡的紫光。

    “你能控制界石?”左清玄看着赵茜身上旋转不停的界石。心中似乎生出了什么变化。

    “左前辈,我不止能够控制界石,还能够感应出它的存在,甚至前辈身上带着界石,晚辈也能够感应的一清二楚。”赵茜点点头,手中的浑天罗盘在自转,有紫气东来的迹象。

    “除了对我们雷霆海浑天罗盘的运用,你对天灾了解多少?拥有界石,你觉得可否解决天灾?”左清玄淡淡的问道,似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赵茜的身上。而我的蓄势待发,却显得对她无足轻重了。

    “浑天罗盘帮助我很多,并且只要给我足够的界石,我就能用它尝试去解决天灾。”赵茜没有犹豫的回答,站在了我和左清玄的正中间。

    “好,天灾是天下人的灾厄,你若是真有解决天灾的把握。这里有三枚界石,我研究多日,却未得门而入,你拿去好了。”左清玄想都不想,直接从包裹中拿出了三枚界石,虚空递到了赵茜身前。

    原来赵茜突然上来,是因为感应到了界石。不过我怕有诈,还是伸出手将几枚界石也凌空捏住,检查一会,方才给了赵茜,赵茜用罗盘感应了下,欣喜无比:“多谢前辈。”

    “不用谢我。此三枚界石全是我雷霆海数百年收集而来,作为护山之物藏于北极仙门,既然能动用此物的浑天罗盘已经寻到了主人,界石留在我北极也是无用,但望你能真的解决天灾,勿让世上玄修失望了才好。”左清玄仍旧冰冷,并且还很快显出一丝严肃:“相信在下一次天灾来临前,你就能解决天灾了吧?”

    “若能收集够九枚,晚辈自当尽力为之。”赵茜客气的说道。

    左清玄点点头,嘴里动了几下,似乎和赵茜传了什么话,赵茜深深一恭,似乎在感谢她什么。

    完了左清玄才看向了我,冷漠的问起来:“不知夏道友还有什么事没有?若是没有,那左某可就走了。”

    “其他事就没有,我只想知道,仙山瑶池情况如何?”三枚界石,姑且让她多活一阵,妖仙门则是我重要的战略伙伴,而倪诗更是外公重要的关系户,却不能什么都不管。

    “仙山瑶池虽受到这次南极魔仙的冲击,死伤弟子不少,还丢失了界石,但至少根本未失,夏道友过虑了。”左清玄淡淡的说道,看我在咀嚼话中的信息,也懒得等我,化作青光一道,飞向了北方。

    我皱着眉看左清玄远去,杀意暂时淡了一些,她也算是为了这一界做了贡献,也想过要怎么解决天灾,甚至也把北极的界石直接给了赵茜,我也不好将她诛杀当场,而且正主是祖星海,只有将他抽魂夺魄,我才知道他们雷霆海其他人到底是黑暗还是光明的。

    “茜,她跟你说了什么?雷霆海的人都阴险冷酷,你千万别给利用了。”我好奇的问起来,虽然这不礼貌,但我也怕赵茜给她忽悠了。

    “天哥,你放心吧,大义和小节我还是分得清楚的。”赵茜说道,然后用密语传音跟我说:“她说剩下的几块界石很可能在帝言仁手中,他是这次南极应对天灾的牵头人,掌握着很多的秘密,如果我们找到他,或许能够解决天灾,不过同样的,左前辈警醒我们,解决天灾,或许只是个开始,并不是结束。”

    “左清玄倒是能卖弄,暗里会收拢人心,解决天灾,确实只是个开始,没有了束缚的玄修,凭借祖龙带给这一界的整体气运,失控是迟早的。”最近仙修汇聚,机缘变得多了起来,可见气运不止是藏在我的身体里,更多连接地脉,甚至赵茜的界力,也是其中一种。

    这就跟蝴蝶效应一样,初始条件十分微小,但经过变化后会不断放大,对其未来状态甚至会造成极其巨大的差别,比较有名的举例就是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一场龙卷风,而对于祖龙气运带来的变化,自然要比一只蝴蝶振翅来的汹涌,它虽无法影响凡人的生活,但对玄修却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我打算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仙山瑶池,毕竟外公的手记也在那里,和师兄说明后,大家就准备到了南仙剑派后分道扬镳。

    蓝一梦知道我们要走,立即过来攀关系,其他鬼当然也是这目的,甚至之前的岚儿都要把东西还回来,说做弟子也好,去扫地也罢,只求我带走罢了,哭得是凄凄切切。

    赵茜看这么多鬼修都有意来天一城,就说道:“天哥,为何不顺带走?眼下天一城还需要不少鬼修。”

    “如果要并入我天一城,只要品行鉴定无虞,我倒是不介意的,毕竟我家仙灵之地远不是这里可比,分配也更是自由许多。”我笑起来,眼下天一城确实缺人手,这次去南仙剑派,还得带一批回去,毕竟六大仙门理事会也承认了我成为第七仙门,那天一道也需要扩招点仙修不是。

    丢下这句话,许多鬼修都蠢蠢欲动,包括蓝一梦都有些心动了,连忙问起了海师兄和其他关系好的散修天一道的情况,按理说像是她这样的仙修,应该是知道天一城状况的,不过因为她也是深海内的修士,对于阴间内陆却知之甚少,毕竟内陆以前是仙灵之地贫瘠,甚至连仙气都不存在的地方,所以不是近期专门前往天一城,那印象总会停留当年一些城隍治理的时代。

    而且按照一些古籍上说,阴间每增加一个鬼,大海也同时会扩大一些,所以阴间内陆小,大海却是无穷无尽,也不怪深海鬼修远比鬼仙门要庞大,数量也更是众多,毕竟没有人统计过深海有多少大门大派,也不知道海的尽头到底有多宽旷,就是辰海剑派也只是深海第一大剑派,很可能深海的深海中,还会有更强的门派,这谁又知道呢?

    “嘿嘿,仙晶都是天一城的普通货色,到了仙修程度,除了每个月能够享受到超额的仙气,按照修为等级,还能领到五重和六重的仙晶,你说好不好?当然,天一城作为天下仙气最多的仙灵之地,争议是大一点,守土之责是要背的,危险也比阳间内陆所有仙门要大,前阵子四大仙门合围,还有活阵引凤镇之争,我天一道和天一城的修士都是要守住领土的。”海师兄极尽卖弄之能事,和一群仙修说起了天一城的状况。

    “呵呵,别看我散修习惯了,经过你们这次欺负后,我已经决定加入天一道了,第七仙门,我现在去也是个元老。”一个散修爽快的笑起来,这顿时让不少鬼修来了兴致。

    “天一城收的是鬼修,天一道收人间修士,这是天下的共识,你们现在加入可得趁早。”海师兄虽然吹嘘,但却没有忘记天一道的宗旨,继续道:“当然,物以类聚,鬼以群分,你们也别以为能够蒙混过关,过孽镜台是必须的,若是达不到要求,还是不能进,享受不到天一城的福利,诸位道友,若有想试试的,尽可来天一城。”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