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1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仙山
    胡正逢对此解释当然是很有意见,但终究是仙山瑶池的老一辈,总不能出言否定不是?对方有着丰富的资源,就是一本活着的教科书,平日少不了讨教,他胡正逢哪敢造次?

    “姑婆说的是。九阳境确实没那么容易对付。”我干笑起来。赵茜在一旁也不敢吱声,只觉得这姑婆确实不好对付。

    “这小妮子就是你的媳妇儿?”姑婆没来头的问起来,赵茜一惊,脸红了下看向了我。

    “这……是我的好伙伴。”我尴尬的答了一句,但赵茜似乎对这答案很不感冒,幽怨的看着我,姑婆似乎看到,当即冷笑:“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和你外公一个样!”役私布血。

    我心中暗暗叹气,我这还没说什么呢,要说了还不得法术劈我?赵茜对我无端端受了灾感到同情,忙说:“我和天哥真的只是好朋友、好伙伴,并非男女朋友关系……前辈可能是误会了……”

    “我岂会误会?姑娘,我当时便是和你一样对他外公相敬如宾,结果未曾想就是那层纸膜一直未曾捅破。以至于让他外婆给得逞了去,到了如今,仍是老姑娘一个!你看看那人,连外孙都有了。跑了巴巴的叫我姑婆!何等的荒谬!”倪诗姑婆越说越怒,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几的标志模样,却给我叫成姑婆,实在也是冤枉的很,不过我总不能直接叫她‘道友’吧?有失体统呀。

    “这次来,是厚颜要拿回手记的对吧?呵呵,我告诉你,孩子,这手记你想拿,我也不会给你,山外山欠我的情分大了去了,你以为在这里击退了个九阳境就能化干戈为玉帛?”姑婆愤愤然的说道。

    “姑婆……手记事关天下命运。甚至可能连我的身世也有一部分的记载,如果可能,烦请姑婆给借阅下。过后一定会还……”我苦着脸说道。

    “呵,大姑娘的身子给你看了,难道说还回来了,人家还算是青白的?”姑婆一摆手,直接就拒绝了,然后和赵茜道:“孩子,你是哪家的姑娘?竟能炼制这界石?也是听闻了他用天下大义说事的由头才跟着他吧?你不知道跟男人在一起行走历练,为天下大义去拼搏,去卖命,若喜欢,是要先定下名分的么?没名名份的就跟着他去拼命,给什么天下大事忽悠一辈子,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你不觉得可悲么?都是女人,这些事天下男人能做到,凭什么要我们去做?”

    赵茜自然是没想到这么多的,但也觉得姑婆说的并不是没道理,毕竟是过来人,而且还有感同身受的既视感,当下免不了一阵愕然和羞涩,只能解释道:“天哥……不会是那样的人……晚辈也是自愿的。”

    “自愿?呵呵,孩子,我也是心甘情愿给骗了一辈子,给他外公看了几十年的山外山,到头来,他外孙却跑来和我说起他外公的事情,他是飞升了,女人也追着去了,那我呢?孩子,听我的,名份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少年人啊。”姑婆叹息摇摇头,伸出手说道:“孩子,我与你有面缘,有些事,我必须要跟你好好谈谈。”

    赵茜愣了一下,然后只能看向我,但没等我说什么,她就给姑婆拉走了,这让我整个人差点没石化当场。

    “哈哈……夏道友,我虚长你几岁,这事情我也是感同身受啊……莫要紧张,老祖宗人还是不错的,只是山外山的前辈做的太过分了点,仙修嘛,三妻四妾者也是蛮多的吧,我自己就四个老婆,毕竟家大业大,你一个是管不来的,像是夏道友这般大家业的,更是不能只一个女子当家,三四个平妻,二三十个小妾差不多是标配了……”胡正逢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在我旁白说道。

    “胡正逢!你不想在仙山瑶池呆了?!”姑婆的话猛然就从村子里震怒而出,吓得胡正逢连忙作揖道歉,我看得是目瞪口呆。

    “咳咳……道友,来,去会客厅与我一叙,有重要的事情相商。”胡正逢轻咳两声,引我去一旁大门敞开的会客厅那走去。

    “对了,胡道友,我记得贵门和山外山对另外四大仙门素有旧怨,为何这次雷霆海要联合连带我天一道在内的七大仙门时,贵门和山外山何以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我好奇的问起来,这是埋在我心中的刺,不问出来也如鲠在喉。

    “呵呵,经营门派,与人间政治差不多,分分合合,不外乎利益而已,给的利益足够多,为何就不联合起来?况且哪个门派没有良善和恶人?只要我们所做的正义之事分则无寸进,合则断金铁,那为了天下大义,是需要放弃以往过节的,不是么?夏道友。”胡正逢笑着摇摇头,对此事也是抱有些无奈的心态。

    “道友所言极是。”看来他们和我想的一样,天下大义面前,小节什么的,都是次要,山外山的上官琼,恐怕也是这么个想法。

    “当年陈玄机老前辈所在的阴阳家门派,惨遭黄泉杀道几乎灭门,道友可知道其中的缘故?”胡正逢话锋转向了阴阳家,见我摇头,他当即说道:“当时阴阳家太过强大,独有一隅而蔑天下仙道,排斥感比现在的雷霆海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样是以实力为尊的地方呀,所以独树一帜,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而我仙山瑶池与山外山分列东西,你道却为何能够从古时代起,就流传至今?”

    “还请道友明示。”我笑了笑,胡正逢是在提点我,莫要机锋太露吧?

    “明示不敢,我们讨论就是,我们仙山瑶池和山外山了并非是墙头草随处倒,毕竟总会有站错队的时候,一旦站错,那就是大厦倾覆的下场对不对?”胡正逢笑着拍了拍我的手背,真如同老谋深算的狐狸,说道:“是戒急用忍,行稳致远,随天下之大势,不会有错,而逆天下之大流,其成也孤,败则毁,实非我辈所为呀。”

    “受教了,胡道友所言甚是。”我细细咀嚼这话,冷汗冒了出来,知道最近是锋芒太露了,这总归不是好事,实际上胡正逢在用阴阳家的结局来提醒我,就是暗示我太过高调了,天一道不能走阴阳家的路子,要不然我即便做大,也是独有一隅蔑天下仙道,而我一旦败了,或者走了,那整个天一道也就完了。

    就算我不是那样,但保不齐弟子是这样呀?到时候随便一个由头下来,我一旦无法威慑天下仙道,那天一道也就要寿终正寝了。

    “道友是个妙人,胡某只是随便说说,嘿嘿。”胡正逢笑道,然后抿了一口茶,说道:“咱们不谈这个了,话题太严肃,说说你和那姑娘的事?为何老祖宗如此的上心?”

    我脸色不好看,说道:“道友,这事还是晚点说吧,免得牵上姑婆不开心的事,让道友往后不好过就悲哉了,倒是道友似乎对阴阳家的历史有诸多了解,要不说说如何?”

    “这……也好,也好,咱们就不说老祖宗的事,这背后嚼人舌头,是有点那个哈,嗯……这阴阳家……对了,叫藏书阁的老李把那本记录历代仙门古籍拿过来,我和夏道友要参详参详。”胡正逢干笑两声,然后命令一旁的守卫去拿一本古书。

    “想当年,秦始皇兼并六国而统一天下,天下方士奉帝皇命远赴海外寻求仙山蓬莱、方丈、瀛洲,这寻仙者中,便有拜太一大神为祖师爷的阴阳家,虽然有的方士因为寻找不到仙山回去报讯,但有的,却也真的找到了所谓的三座神山,其中自然包括遭遇了大风,刮去了南极的阴阳家,他们寻到了方丈仙山,并籍此作为根据地,自称阴阳居,所以你想呀,既然都能得道成仙了,那还回去做什么?自己修炼成仙不就好了?以至于找到仙山的不回去,找不到仙山的,反而又回去忽悠秦始皇了,但这我们就不提了,着重还是提提阴阳家的前世历史。”胡正逢捻着沾了口水的手指,翻起了古籍。

    这古籍看来是上古的宝物了,上面文字我一概不通,只能给他这么神神叨叨的慢慢讲述。

    “这方丈仙山是什么?”我对阴阳居很感兴趣,因为老祖师爷的遗命就是要夺回阴阳居。

    “方丈,又称为方丈山、方壶、方丈洲,数百年前,听说沉入了南极海中,已经消失不见了,而我们数百年来,也派了十几拨的弟子寻找,却未曾寻找到这方丈仙山,所以从来就不觉得阴阳居还存在,或者还有南极仙魔这么个东西,但眼下看来,它似乎还是存在的了。”胡正逢捏着小胡子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