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1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纤尘
    “哦……那方丈山是什么意思?当年又如何的沉没的?”把南极仙门称为东西,胡正逢看来吃亏是不小,连阴间海底的妖修根据地都毁了,要不愤怒也不正常。

    “方丈山……我看看。”胡正逢翻了几页,忽然翻到了一张图上来,然后指给我看:“喏。这就是方丈山。如何?”

    “这是鳄龟……不,在海里,是海龟吧?”我脸色一变,这像是大型的鳄龟,身上到处都是高耸的山岭,而周围云雾蒙蒙,细看着,上面好像还有森林,有各种居所洞府,我看着猛咽口水,要是把天一道搬到这移动的海龟上,岂不是天下皆可去得?

    “乌龟?你怎么看出是乌龟的?那是龙吧?”胡正逢皱了皱眉,跟我的思维完全不一样,看来妖和人之间还是有代沟的。

    “好吧,姑且不说这个,胡道友。阴阳居后面如何了,还烦请道友细细描述下。”我捏了捏眉心,胡正逢也是能侃,跟上官琼也不是一个类型的。

    “阴阳家≡古就是矛盾体呀,你想,阴阳可分可合,可攻可守,可逆可正……反正就是个纠结的群体,或者阴多点,或者阳多一些,好比我观道友和陈玄机老前辈,你们就有所区别,他的阳刚一些,你的则阴暗一点。”胡正逢直言不讳的说道。

    “胡道友,这……何以见得?”我连忙的问起他怎么能一眼看出来。

    “呵呵。玄机炮呀,他的白光闪烁明亮而光明正大,一出手如飞雷轰击。耀眼得难以目视,而你的如九渊寒潭,冰冻的千里,所以我断定你阴极那面会更多点,而陈玄机老前辈则阳极会多一点,毕竟阴阳总是无法平衡的,即便平衡,也只是一时之平衡,绝不可能永久的都是那样,你觉得呢?”胡正逢说出了他的见解。

    “嗯,道友说的不错,老祖师爷却是阳刚正气,我颇有不如。”我点点头,毕竟我是鬼道起家,跟着外婆久了,阴森森也难免,虽然和老祖师爷在引凤镇度过了一年的时间,但也无法改变失调的结局。役私围亡。

    “那就是呀,但你祖师爷没跟你说,阴阳失衡,会催生出两个派别,甚至是两个极端么?比如阳刚的极阳,而阴性的至阴……”胡正逢说罢,就有些后悔了。

    沿着这话想下去,忽然间我脸上一凝,想到了两派林立,龙虎争雄的一幕。

    “阴阳家在方丈山上分成了两派,对么?”我连忙问了起来。

    “不错……道友真是思绪通达,这么快就猜出来了,阴阳家弟子众多,但修阴还是修阳方面,却总争执不休的,好比一脉要修阴,另一脉势必会去纠正为何不修阳,这矛盾呀也就由来于此,极阳一路得势,至阴一路失势,或者反过来也有,但千年来,谁主谁辅,到也从未有分出主次的时候,不过夜路走多了,难免的要失衡裸睡的,所以在数百年前,整个阴阳居的平衡终究还是给打破了,极阳那一路,自称正义一方,强势的肃清了至阴那一路,要修正掉至阴一路的修炼办法,这本来嘛,肃清完就算了,以后极阳就好,毕竟阳刚也不错哈,偶尔来点阴的,也算是正常人,但至阴的给扫灭了,不正常的,也就更不正常了,而且还邪门之极!”胡正逢拿着书指了指三个古字,我摇了摇,表示不懂,而胡正逢恍然,然后念道:“帝纤尘!”

    “女道?”我皱了皱眉,暗道这女子也够厉害的。

    “呃……男的,你不觉得这名字很厉害么?”胡正逢愕然道,见我摇头,他说道:“也是……毕竟我没说他的事迹,你看,这上面一大章,都是他的记录,如果全念出来,你恐怕就知道这名字是何等的犀利了,但现在嘛,我也就不多说太多,我只告诉你,就是他一个人把所有的阴阳家几乎全杀了,逃出来的恐怕就陈玄机老前辈!而那种杀,是轻松无比的杀,就和他的名字一样,血不沾衣,纤尘不染!”

    “纤尘不染!?”我脸色骤变,这帝纤尘实在太过恐怖,竟然就这么把阴阳家全都杀个干净,要知道当年阴阳家多强?就是打不过,至少飞步也能逃过任何的狙击吧?但这人,竟一进一出,杀光了所有阴阳家的人,就仿佛一个个的阴阳家,全都站在他面前给他砍了似的,但砍人怎么会纤尘不染?

    这都是不可想象的。

    阴阳家,单独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矛盾突出,但两个人在一起,难免会分化开来,所以祖师爷看现在阴阳家也没几个人了,所以刻意就没有告诉我阴阳分家的事情,或许也不想阴阳家再次落入如此的境地吧,不过现在既然我听说了,就需要留意才行,让弟子后辈万万不能内斗。

    “嗯,能在历代仙门古籍中留下满满一页文章的,都不是凡人,纤尘不染这四个字,除了杀人上纤尘不染,其实应该还有另外一种说道,但你看后面有一页却给撕掉了,显然是不想给我们后人留下些什么不好的记载,所以我们才会派弟子前往查探方丈山的情况。”胡正逢捻须点头,手指划过撕裂的边缘,露出了沉思之色。

    “其他门派也没有记载帝纤尘的结局么?比如死了没有?或者飞升了?”我问了起来,结果胡正逢大摇其头,说道:“无一例外,都断在了这一页上,可能是以前的仙门全都闭口不谈,或者给封了口之类的吧,反正南极方丈山,直接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了,我们后辈也都纷纷认为,这帝纤尘一人扫灭了阴阳家后就飞升去了,但如今看起来,似乎结局并不是如此。”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帝纤尘竟这么厉害,让所有的门派封口,并且把历史直接抹掉,这得经历多少年的岁月?数十年?或者百年?要不然历史怎么可能轻易就给一个人抹掉?

    而积威这么多年,那这帝纤尘之强大恐怖就可想而知了,那个时代,他就是无敌的象征!

    “没有飞升?那一个人到底能够活多久?”我犹疑了下,就算是个天才中的天才,年纪轻轻练到九阳境,那也就一百几十岁就到头了,就算是十方境,也不会超过两百岁吧?毕竟这下界仙气贫瘠,天灾频发,要度过百年都困难重重,背后需得门派的支撑,才能活这么久,这帝纤尘要是不飞升上界,那岂不是真的神仙了?

    诚然不能,之前的天灾不是开玩笑的,十方境者都会陨灭在天灾之下。

    “以我猜测,人是不能活那么久的,而鬼嘛,倒是可以,不过其他人或许会,这帝纤尘就不可能,这人恐怕有强迫症呀,你让他变成鬼活几百年可能么?就是样貌他也接受不了吧?你看看帝家的,哪个不是俊男?哈哈……开玩笑的,就算是能活,但在九阳境之后,每次十年历劫,都不是常修能够承受的,所以除非是特别的原因,否则飞升其实就是唯一的途径。”胡正逢笑谈。

    “飞升的话,**……可能还在?”我试探问道,之前李剑臣死后就炼尸活了过来,这帝纤尘不知会不会。

    “呃……这个倒是有可能的,能取纤尘不染的名字,或许**还是在的,但那有什么用?炼尸?那帝纤尘岂不是要给炼尸的后辈们气下界来?嘿嘿。”胡正逢打趣的说道。

    “七大仙门围攻南极阴阳居,但如果这海龟到处乱跑,那我们怎么找到它?”我皱起了眉,又想到了这个可能。

    “倒也不会,要不然怎么说是南极仙门?”胡正逢当即摆摆手,然后说道:“那乌龟可不易驯服,驱使它行走海外更是不可能,因为南极独有的原生食材,会让这巨龟不愿意去往他处,至于是什么,那是门派的机密,我肯定是了解不到的。”

    “哦,原来如此……对了道友,时间也不早了,我想去看看我的伙伴情况……”我点点头,看时间差不多,就准备去做一做倪诗姑婆的思想工作,看看能不能让她把外公的手记拿给我看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