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1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表白
    胡正逢脸色一变,但仍然硬着头皮带我去姑婆住的地方,然后一路给我介绍他仙山瑶池的美地。

    此地确实不逊色山外山半点,甚至在和谐社会的构建程度上,远不是山外山可比的,山外山就像是高冷的美人。仙气氲氤。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而仙山瑶池就像是对人和蔼的仙女,气氛更让人感到舒适。

    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闭关之所,胡正逢和门外的弟子知会了一声,让他们进去通报姑婆后,我们就站在门口那等着。

    大门开启后,里面还有一条狭长的道路,似乎传来了百鸟争鸣的声音,甚至有其他动物的叫声,我不禁好奇,但也不能就这么唐突的进去。

    不出半刻钟,那弟子就快速的出来了,然后说道:“老祖宗闭关,不见外客。”

    胡正逢愣了一下,而我皱了皱眉,说是找姑婆。实际我是要带赵茜去解决天灾呀,怎么这么不善解人意点?

    “再去问问,就告诉老祖宗,说外面的夏道友求见。另外也请赵道友出来一叙,有重要的家事相商。”胡正逢摆摆手,再催促弟子进去。

    好在这次总算是起了点效果,但赵茜却没出来,只有倪诗姑婆从里面走出来了。

    “闭关都不能好好的闭了,到底怎么了?是何重要之事寻我?”倪诗姑婆皱眉问道。

    “姑婆……不知道赵茜姑娘去了何处?”我开口问起来,本来是想要找她拿外公手记的,但看她表情,肯定是不行了,只能问起赵茜去了哪里。

    “去了何处?给老虎吃了。”姑婆冷哼一声,我知道她说气话,当即说道:“姑婆。万万别开玩笑,天下玄修,都指望她拯救呢……”

    “哼。她拯救天下玄修,谁拯救她?啊?”姑婆反呛我道,这让我和胡正逢哑口无言。

    胡正逢想了想后说道:“老祖宗……感情之事,年轻人自有分寸,咱们老一辈,还是少点干预吧?让他们慢慢谈,该结果的,总不会是我们能催出来的,对不?”役私投才。

    “不行!胡正逢,当年我走的时候,你不过是**境的娃子,你凑什么热闹?”姑婆冷冷说道,但似乎也觉得不能太落了这门主的面子,转对我说道:“我要求也不多,这小姑娘和我有缘,无论是妻是妾,你总得先给她个位份,不能再继续拖着,让她给你做这么多的事不收受点成果吧?而且我问过她了,她自无不肯,也无意和你的大妻争什么,但你总要表个态!否则,那事关你身世,事关那黑衣人身份的手记,你这辈子就别想看了!”

    “姑婆,能不能让赵茜亲口和我说?”我深吸一口气,如果真要以拯救苍生为目的,那这事我也该是认下了,毕竟一人的幸福与否,总不能牵扯到所有人,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总归是要有人去承继的。

    “呵呵……有意思的小子,和你外公当年的口气一个样,也好,我就让你心服口服!”姑婆冷笑起来,然后走了回去,但我们在外面等了许久,才看到两人姗姗而来。

    和赵茜面对面,我脸上多了一分尴尬,而赵茜更是如此,脸上已经红得跟红果子一样了,姑婆表情似笑非笑,从我见到她那一刻起,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开心。

    胡正逢也颇为意外,拿出了一包香烟,点燃后深吸一口:“我到旁边去抽根烟,你们俩聊,嘿嘿。”

    抽烟的老狐狸关键时刻跑了,我心里暗骂,面对赵茜仍不知从何说起,结果姑婆似笑非笑的脸骤然沉了下来:“男的不说,难道要女的开口不成,快点!拖累时间!”

    “赵茜……从相遇那刻开始……我是一直很在意你的,一路过来,我们也是磕磕碰碰,遭遇过很多危险之事,而这次应对天灾,更让你深陷危险之中,你背负的责任,天下间的男人,都未必能如你,在敬佩之中,我同样怀着感激,当然,其中不乏感情,这似乎是从四小仙道观,你与我离别的时候开始吧……而之后的每一次……在你离开之时,我也总会莫名觉得失落……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情感,但你同样应该知道,我从小是娶了童养媳的,对于感情,一直始终如一,我并不知道怎么面对与你后来产生的情愫……唉……”我叹了口气,看向了赵茜。

    赵茜站在我面前,忽然两行眼泪嗖嗖的坠落了下来,我心中一惊,没想到我会把她给说哭了。

    “你是喜欢我的……对么……天哥……”赵茜蹲了下来,袖子轻拭眼泪,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呢喃,但很快她也说道:“这就够了……”

    倪诗姑婆顿时瞪了我一眼,示意我要给名份,我心中却堵着慌,媳妇会怎么看我?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觉得我有负于她?

    我不敢想象:“如果……如果……”

    迟迟难以出口的话,如卡在喉咙一般说不出来,媳妇不许,我岂能轻易许人……我的重重的吸气,并让自己下定决心,毕竟救天下,还是救自己,总要做个抉择。

    “天哥……够了……这就够了……我什么都不要的,破解天灾,是我自己的意思,这责任无论是谁,如果有能力……都会扛起来,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做一切都心甘情愿……至于什么名份……我都不在意。”赵茜抹着眼泪,然后背过了身去:“倪前辈……我什么都不要了……可我就是喜欢他……爱他,我怎么忍心去伤害他……换成当年,你也不会这么去伤害任前辈吧……”

    “唉,你呀……傻孩子……”姑婆叹息的摸了摸赵茜的头,两眼也溢着泪花,只是未曾流下。

    “你走吧,这孩子我要留下,你们要解决黄泉杀道就解决去,至于天灾,那是我和这孩子的事,说真的,这么好的孩子都不选,你还真是瞎了眼了。”姑婆摇摇头,把赵茜揽入了怀中,她微微抬起头,似乎觉得赵茜就是当年的自己罢了。

    我心中惆怅,我何尝不懂?只不过媳妇一人在我心中的分量实在太重,我不能有负与她,而像是强迫来的名份,给了赵茜也不会接受,她远比一般女孩子要聪明得多,所以才没有接受倪诗姑婆的建议。

    “赵茜……你要留在这里?”我还是担忧的问起来。

    “嗯,天哥,没有九阳境,天灾始终无法解决,倪前辈刚才和我谈了许多,她对修炼一道也是有颇多的心得,我在这里,你尽管放心好了,而且南极仙门同样是要迫切沟通的,不要让世间再起争端了……”赵茜说道,看到我时,仍有些不舍。

    “好吧,既然有姑婆在……”我说着,看向了倪诗姑婆手中的外公手记。

    “既然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就想都别想了!”倪诗姑婆当即一挥手,这书就进了她宽大的袖子里,看来近期是不可能了,不过看向赵茜的时候,赵茜却对我眨了眨眼睛,我心中顿时一喜,她留在这,恐怕也是有好处的。

    不过我却伤感起来,赵茜帮了我这么多,可我却连个承诺和名份都没能给与,以后怎么相处?该怎么面对她?

    回去的途中,胡正逢跟我谈起了七大仙门怎么攻打南极仙门的事情,并且说了大致的时间始终没有确定下来,原因是仙门中,竟没有任何人知道怎么找到阴阳居。

    我听罢,却灵光一闪:“我倒是有点把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