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1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时空
    “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人生则无常,非非凡凡,是是非非,常世则无常。夏施主。命由己造,相由心生,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你并非适合这一道,这一道也并非适合你,贫僧来至神通,神通,既是贫僧,道有万道,佛亦有万道,贫僧分施主一道,带施主去度万劫,走回真我。如何?”神通法王睁开眼睛后,那双金光闪闪的瞳孔看着我。

    “要战便战!何须多言!老家伙,不要和我说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我对与不对。也由不得你来评说,该有世人来评说!”我双目一眯,无量尺横在了两眼之前。

    神通法王一声叹息,而我也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他再次微眯双眼,说道:“愿断一切恶,无一恶不断,愿修一切善,无一善不修,誓度一切众生,无一众生不度,夏施主。发三愿即可成佛,为何不愿?”

    “天下玄修,终有它的道路。我一人断善恶之念,又能如何?乱世还需重典,大乱便要拨乱反正,而不是钻进你们西园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闲时念经,忙时有事没事出来度化下别人。”我冷冷的说道。役杂团巴。

    神通法王古井不波,禅僧入定的说道:“呵呵……夏施主,闻法之态,殷重其渴望,不知只有满装智之法音,方能开创自在之人生,仔细的想,行你所知,才能达到万法的真义,五观若明,千金易化,三心未了,滴水难消,若是自己都不洁净,如何去治理乱世?如何去拨乱反正?天下事,皆有天下去解,何须施主一人之力平乱反正?”

    “哈哈……好一个三心未了,滴水难消,神通法王,若是天下正义都被强权所垄断,而弱民无还手之力,那天下是否需要个能打破局面的人与事?若天下事天下解,若天下人走各自事,明知不平,谁也不管,天灾下来,生灵涂炭,寰宇崩塌,却无一人能肩扛,此世还能走到他世?恐怕还没到一半,已经灭亡了吧?我承认我从来就不是洁净无暇,但洁净无暇者,定需无所作为,不破不立,哪来那么多静!既修行,便难有不窃天,神通法王,我就问你,你修炼到这神通境,窃天否!?”我手持无量尺,在神通法王身上一量:“既然要做,便只能往前,自己错了,自愿受此恶果,为天下人做事,如何瞻前顾后?既先动手,便要受此无量尺一量,量汝身高五尺三,不多不少截一成!”

    “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土一如来,一方一净土,万物皆有其规律,遵从规律,便可化生万物,万物生,自然生,自然生,生灵生,世间才生生不息,施主,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心是莲花开,你便是用这无量尺截我之形,裁我之龄,去我之魂又如何?可量我心之宽广?”神通法王摇摇头,整个人消失不见,竟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我皱了皱眉,这神通法王来去自如,竟真仿佛我就在他内心里一般,难道此时此刻,我身体仍在天一道?否则怎么解释躲过小活阵给抓入这空间?

    然而就在我想着这里面的玄机时,转瞬间眼前一亮,天空就变得红灿灿的,宛如野火扫过一般,我环顾左右,竟是坐在了一辆巴士车上,而身边尽数是尸兵!看向车外,大道笔直,通向了唐家!

    我心中一惊,回到了过去?

    我信手一捏缩地术的咒语,但却发现自己的法力全无,九阳境的实力不知为何,竟直接消失不见了!那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一样,都是寻道期!

    我脸色一白,而身边的尸兵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站起来,我深吸一口冷气,拿出了手机,里面仍是那几张亲朋好友给割去了头颅的照片。

    “难道我是要去屠杀了唐家?!”我面色由白转绿,心脏再次咚咚咚的跳了起来,环顾左右,我却沉住了气:“停车!”

    唐家,唐珂。

    叫停那一刻,是我突然想到的是这个名字,所以才想着要叫停车子,以我无数的见闻下来,或许,能做点补救吧。

    “车队正中呀!不能停!你先打电话跟前面老刘说好!”司机转过头,是赵家的司机。

    “怎么了?爱卿。”身边的齐暖暖转过了头,不过这转头的方式却是很慢,中途发出咔咔的声音,半点可爱皆无,那双空洞的眼睛,更是对我怀有恶意。

    “算了,没事。”齐暖暖当时要打灭掉我,实在太过容易了,既然已经走出来,就已经停不下去。

    齐暖暖继续干巴巴的坐在那,仿佛一具尸体,不,她当时本来就是那具没有情感的尸类。

    我拿出了电话,把电话打给了当时刑警大队的霍大东,让他查找唐珂爸爸的电话,当时霍大东和我关系很好,听说事关生命,立即把电话给了我。

    接通了电话后,我说道:“唐钰,知前因而铭记后果,我还是那句话,停止你们唐家的暴行,把事者交出,家中妻女就有退路,否则,恐万劫不复。”

    “很遗憾,事已至此,唐家人就是唐家人,夏一天,身在洪流,随波而行罢了。”对边传来中正平和的声音,但里面的意思却明确无比。

    “也好,身在洪流,随波而行。”我笑了笑,知道唐家就是滚在洪流中的庞然巨兽,拧成了一股,无人绝对置身其外,更谈不上能制止这场事情再继续波及下去,他们的大手,总以为掩盖在了弱者的头顶。

    无他,只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杀我就跟碾死蚂蚁一样。

    “喂,我是唐珂,你是谁呢?喂……你不说话我就挂了哈!”电话里,少女稚气未脱的声音传过来。

    “唐珂,我是夏一天……”我淡淡的说道。

    “夏一天,那是谁呀?推销化妆品的么?莫名其妙!”电话挂断,留下了嘟嘟的余响,我苦笑摇头,换一个重头来,还是一个结局,看向了窗外天空的云层,它们层层叠叠,就跟无尽的杀海一般。

    “身去一成魂过长,大道曲行焉能直?神通法王,我裁去你身高一成,若罢了此事,你还可回头西园寺,再做你的法王,前事既往不咎,若还要继续,我便裁去你两成魂魄,到时候再回头,恐怕就晚了。”我坐在车子上,脸色阴沉了下来。

    “孽海茫茫,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我们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无可能?”身边位置上的齐暖暖说完,化身成了神通法王,这老头还是半眯着眼,似乎还真不介意我裁剪掉他一尺身高,让他成了残疾。

    “玩弄别人的回忆,你似乎也不大干净嘛。”我调侃道,两手垫在了位置上。

    “夏道友,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久度一切苦恼众生,我与你今历尽过去劫,之为一切苦恼众生,悉令解脱,我方成佛。”神通法王双手合十,两只拇指夹着一枚纯净无比的佛珠,低着头,再次念起了咒语。

    这如同仇人和仇人之间一样,不死不休。

    我冷笑起来,双手也同样合十,不过我张开手的时候,无量尺再次出现在我的手中:“汝之魂的五尺三寸,溢出于身,吾替汝裁去两成!”

    念罢咒语,无量尺很快就化万影飞去,仿佛丈量天地万物,一旦给无量尺抓住,天下间又有谁人能够避开?纵然是我如今的对手神通法王,也不可能免去这场灾厄。

    神通法王叹息一声,而空间再次急转,场景又再次转换了,但这次却在冰雪茫茫之间。

    天地间一片的萧索,我整个人飞翔在空中,左右环顾时,生病后两张翅膀如同星辰凝聚,而我手里,一把虚幻的星辰巨剑正闪烁晨光。

    伸出手,我周身上下无一不是力量,这股力量庞大无比,就是我现在的九阳境,都不足以跟其抗衡!

    周边,山棱遍地,处处飞雪。

    而附近,全是仙修,他们一个个恐惧的看着我。

    第一次,我寻道期,几同凡人,而现在第二次,我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我,在北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