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2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佛偈
    “夏老魔!老夫和你拼了!”八卦境的仙修眼看自己的弟子门人给我一剑劈死,狂怒而来,飞剑连发,频频朝我射来!

    我瞬间就到了他面前,一剑劈飞了他半个身子:“你也没必要存在下去,养了一大群冥顽不灵的后辈!”

    老者的魂体顿时飞逃。我冷笑起来:“既要为大义。又要逃生,这是为何?”

    轰隆!

    祖龙一剑之威,星辰幻剑直接轰了过去,那老者瞬间湮灭当场,左清玄面色铁青,远远的控制一把白色的飞剑朝我飞来,速度快如疾风闪电!

    “八卦境而已,你当是另一世界么?”我现在祖龙的力量比那个世界的我还要强大,我轻轻挥出长剑,直接把她的剑打飞,并且顷刻就欺身到了她面前,手起剑落,同样把她劈成了粉末:“你也不过如此,天下的秩序要重整,你如此盲信,始终是一座绊脚石。”

    之前在深海那边就想杀了左清玄。但后来的她拿出了三枚界石,从现在看来,她主动的想要解决天灾,而是没有办法而行的办法。这样的人留着终究是祸害。

    八卦境中,还有个修士我很熟悉,那就是古居南,这人在夏家给我杀了一次,此人行事作风也是老辣,所以我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思,飞过去就是一剑,直接把他给斩杀了。

    “还有要捧祖星海的人么?我都杀了,一会救出了我师父,就去解决天灾之事!还有没有!”我平伸长剑,眼中死死盯着前方一干修士,杀了这么多。我也不介意全杀了。

    所有修士面带恐惧,心中恐怕已经是吓得够呛了,八卦境都杀了个精光。剩下的只有七星境而已。

    接下来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所有的修士全都逃走了,跑的很干脆。

    “呵呵,还是强者为尊!”我冷笑一声,准备前往雷霆海。

    结果背后风雷大作,一声巨响,我感应到了强横的能量体靠近我,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挥出一剑,两个雷光立即交融,将后面一切全都毁了!

    竟然能够挡住祖龙的星辰幻剑?

    天眼开尽,我这才看到浓烟中,一枚残余的黑暗雷子在那滚动,而刚才发动攻击的人,这个时候也来到了我的视线里。

    那人一头白发,样貌却无比的年轻,目光深邃而明亮,就跟祖龙的星辰一样!

    “祖星海!”我脸色阴沉,这个时候的他,应该还未曾见过我!

    “你就是闯入我北极仙门的修士?”祖星海傲慢的声调中,包含了的自信和霸气,这就是当时妄称天下第一修士的气度!

    他或许还不知道,在他对面的南极,还有这一群比他厉害的黄泉杀道吧?

    “放了我师父,否则,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我冷冷的说道。役杂鸟扛。

    “呵呵,死路么?那我死了,你在这世界上,又能做出什么来?”祖星海冷笑起来。

    我根本没打算和他废话,默念咒语,高举长剑:“杀了你,不就知道了?告诉你那不是废话么?十三弦落月沉珊,绵剑飞翎做青烟,人生畅快哪能久,不悟红尘怎化仙,天一道,仙剑飞翎!”

    “来得好!也尝尝我雷霆海的法术!”祖星涸信一笑,长剑一抖,脚踏七星而来。

    剑法一出,铮铮剑鸣就响了起来,如同十三弦弹起,周边也开始满布青烟,而祖星海和我全都如站在仙尘之中。

    祖星海的剑气也飞奔而来,速度极快,轰然就到了我的面前,我不禁脸色微变,毕竟对方的实力也远不是一般的修士。

    然而我的剑诀同样飞驰而出,云层漫天飞卷,巨大的满月轰然落下!两股强大的力量撞击,瞬间把山河都轰塌了,我和祖星海前方都出现了一片的白地,巨大的破冰缺口深达数米!

    而看向祖星海那边,已经还找不到他了,我展开了气息,发现他已在云层之上,我当即脚尖一点,直冲天空:“神通法王,不要再装神弄鬼,要不然,下一招就是你灭亡之时!”

    “呵呵,果然厉害呀,想不到连祖星海都不是施主一合之敌。”神通法王站在空中,半眯的眼睛睁开了一线,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胸前挂着的那串佛珠竟如同粉尘崩灭一样,在空气中遇风飞散,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那根本不是本人,况且就算本人来了又如何?”我冷笑起来。

    “施主是什么时候发现是幻境的?”神通法王习淡淡一笑,手中的佛珠毁了以后,他手中捧着一堆的灰沙,而另一只手做祈祷状,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你不过是要我经历过去、现在、未来嘛,那未来你打算怎么折腾?”我笑了笑,看着他手中的灰沙渐渐消散,竟露出了一枚殷灰色的珠子来,心中也是有些惊讶,想不到在我如此重击下,这枚珠子还能遗留下来。

    “未来?施主没有未来。”神通法王似笑非笑的摇摇头:“魔头,是没有未来的,贫僧会竭尽全力,用手中的神通石将你封印,让施主永诀道业,否则恐世间皆为施主所坏。”

    “那就是要打的意思么?”我对这神通石颇有惧意,竟能够实体化幻境,这绝非是普通的东西。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高,大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我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之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之心,消除此子宿业障,同登无上觉。”神通法王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忽然问我:“夏施主,请问还有什么话要说的么?”

    媳妇扯了扯我的衣角,我眉心紧皱,立即飞遁十数里:“神通法王,又玩这招,真以为我没有反制么?魂去两成归无路,六道轮回可曾收?”

    轰隆!

    只神通法王闷哼一声,魂体竟直接淡薄了两成,但也没有掉回八卦境,他平静无比,手捏成了佛家的指法,瞬间指向了我:“施主,你业障深厚,此世不容你,且与我去往西方极乐罢!”

    神通法王说罢,高举神通石,随后天地倒转,如同五颜六色的墨水突然倾盆泼了下来,而以我和他为空间,竟都给困在了什么地方似的,除了彩色的天地溶解,再无其他的景象!

    媳妇猛的扯了我的衣角:“你想要堕入畜生道跟他们玩么?还不动手!”

    “神通法王,汝寿元共两百载俩个月七天,如今汝余寿三十载四个月零八天,吾替汝裁去寿元三成,余寿已无,自去西天取大乘佛经吧。”我阴沉一笑,按照无量尺上显示出来的一簇簇文字念出,并以无量尺再次挥出,这个时候,无数的文字顿时包围起了神通法王,随后顷刻间将其打灭!

    原本黑沉沉的空间朝我压境而来,但还没的收拢到我这里,立即就消失不见了,随后幻境消失,周围再次恢复了正常。

    “哼,妄图毁去自身,借神通石动用六道之力将我关入异空间,倒是个厉害的对手。”我用手摸去了冷汗,而这个时候,圆慈和师兄,还有少梓、香菱都在愣愣的看着我,不知道我突然说这句话做什么。

    “师父,你怎么了?满头大汗的。”香菱关切的说道,而少梓已经拿出了手绢,帮我擦拭汗水,这似乎让香菱目光中多了一分的异样。

    我看着不对,就自己接过了手帕,别让这新徒弟以为我们搞师徒恋才行。

    而就在这个时候,空间忽然一阵抖动,一枚灰色的珠子从空间中给震了出来。

    我立即的接了过来,然后瞅了一会,两个弟子不明所以,而圆慈和海师兄脸都绿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这不是那神通和尚胸前挂着的珠子么?难道你刚才说话间,已经身外飞身取了对方的首级?啧啧啧,这似乎有点……”海师兄惊悚莫名,毕竟砍杀了神通法王,那就是捅了马蜂窝,极不好收拾。

    “不可能吧,我听师父说,身外飞身也不能这么神妙呀,毕竟刚才还跟我们说话!”圆慈连忙说道。

    听他们的意思,我刚才和那和尚比斗了这么久,竟只是瞬息之间?那这神通石,岂不是厉害得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