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2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圆寂
    空明石是道家无上至宝,蓬莱以前的仙物,而这神通石呢?我看着应该是可以化境,还能够连接各道的位置,而老和尚刚才想要以身上的法力所为能量供给,启动那神通石破六道中的畜生道把我抓入里面。我是否能够以空明石连接神通石。以启动六道的轮回,而地火风水属性,可以居中微调,最后形成一个穿梭系统,破界前往上界?

    拿着石头沉思,外面却已经闹哄哄的了,一群的西园寺和尚开始闹起来,怕是已经知道了神通法王给无量尺量死的结局,他以肉身前来,寿元已尽了,肉身当然圆寂,而魂体现在剩下八成,应该没有死才对,但佛门高僧变成了鬼,和死没什么区别。

    把神通石收好,和师兄到了天一道的正门。一群和尚站在那围着一个空地念咒,而还有不少弟子则在活阵外骂起来,大致意思是我杀死了神通法王,当然。弟子们肯定不信,刚才我已经进入了门派中,而神通法王还在外面,双方未曾战斗,哪来的生死?

    早知道这些西园寺和尚邪门,我用天眼看了下围住的位置,那残余的力量形态正是一串佛珠,这应该是一群和尚在一起做法,以强大的法力将我直接扯入了神通境里面,然后神通法王再籍此想要放手一搏,不过这世界就是这么公平,玩这些阴损的招数。终究是要承受自己造成的后果,如果他听我一言离开而不和我为敌死磕,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给你们十秒钟。不走就和你们那些中了魂毒的师兄弟一起成凡人好了!”我说完,噌的一声拔出了长剑,脸上全是萧杀。

    一群和尚当即脸色青白,说到修为的问题,他们哪还敢再说什么,立即逃之夭夭了。

    看着一群和尚就这么跑了,圆慈叹了口气:“就应该把他们都变成凡人,留着什么用都没有。”

    “呵呵,你师父在肯定揍你,用处肯定有的,至少威慑一些邪修和恶修,他们不敢来度化我,却敢去度化别人。”我笑道。

    “反正都是一些恶徒度化成的,本来那股子邪气就改不掉,世间不是有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么?”圆慈耸耸肩,对这些和尚似乎可没那么仁慈。

    “我以前听说是这样,想不到真是这般?”我脸色微微一变,这些家伙强行度化的思维本来就有点强人所难,果然是有这个原因在里面的。

    “你以为我之前说的假的?这些西园寺的和尚其实从小就在门中修炼的才是正统,如同那神通法王,这也是继承神通法王法号的唯一途径,以保留其血统,也就是我们说的佛性的纯洁,而那些度化的队伍,则由这些原生西园寺和尚做领头,以那些外来度化者作为队伍主力,这便是他们的阵容,你说能多有素质?”圆慈嘿嘿的说道,然后道:“你以为每个都跟我师父一样,已到大自在,大看开的程度了?无论尸身,无论人身,无论一切身,他都不在意,只要能够行善积德,终有一日能得证佛果!”

    “神僧我自然是信得过的。”我说道。

    圆慈忽然想到什么,说道:“对了,刚才回来的路上,师父跟我说,福海师叔昨晚圆寂了。”

    “什么?”我脸色微变,当年福海神僧帮我很多,救我几次于危难之中,现在居然去世了,这出乎我的想象之外。

    “嗯,师父让我过去看看,好像一些弟子发现了有些异样。”圆慈倒也没多难过,不过出家人,不怒不悲不喜,虽然不知道他们内心的真正情感到底伤心与否,但如果是圆慈的人品,我还是很信任的。

    “我也去吧,多少凭吊下,就算佛门不流行这个,但多少我因他而有今天。”我叹了口气,对老人的去世心中颇为难过,况且听圆慈的说法,似乎又有什么问题似的:“对了,这异样,是什么意思?非正常的圆寂?”

    “嗯……可能有人动了手脚。”圆慈说着,无奈的耸耸肩。

    “竟还有人对神僧下手?不为利益,不为名气,那是什么原因?”我不禁奇怪起来。

    “不知道,所以才要去看看,不早了,一天,就此别过了,处理了这段事,我就会用你给的凤金石阵旗潜心修炼了,没准修为很快就赶超你了。”圆慈说罢,看向了少梓和香菱,说道:“少梓你与我颇有缘分,而香菱日后必然与我有所交集,冲此缘分,我赠你们俩一首打油诗如何?”

    少梓和香菱互看一眼,随后都看向了我,我点点头,说道:“听听无妨,但切不可当真。”

    “是,师父。”两位同时应承,然后两眼光光的看着这高深莫测的圆慈神鬼。

    “君意卿心渺,岁月终此好,相去几万重,各在天一角。”圆慈笑嘻嘻的念起来,随后从海中摸出了两枚精致的玉,赠给了两位,说道:“清云细风从此游,飞花落叶皆自在。”

    “晚辈铭记,多谢神僧指点,赠与宝物。”少梓当即行了道门之礼,而香菱也忙谢道:“得神僧前辈厚爱,晚辈铭感五内。”役协长弟。

    说罢,圆慈双手合十,和我告别,我点点头,他却已经出了天一道之外了,想着对我而言路途并不算远,我也就任由他先离开。

    让两个弟子暂时共同相处,我拿出了神通石,到了龙十一那里,要求重新加工一下六道盘的镶嵌格子,毕竟之前的空明石也不过是用五零二胶水沾上,并不牢靠,还是要专业的人才行。

    在研究所,我补充了两只胶水,这玩意是我包裹中的常备品,凤金石的阵旗,以及一些宝物的粘合,也全靠它糊起来。

    等了一会的功夫,镶嵌的格子都已经开好了外挂的槽,毕竟在六道盘里直接开槽很容易弄坏上面的纹路,只能镶嵌在表面。

    和龙十一道别,我又去了夏姑姑那里,她如今已经步入了地仙之列,和她商议了七大仙门的事情,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相约章素离过来,并就这些问题和我细细谈了起来,我重整天下修士秩序的事情,还有以后破界离开的事情,甚至以后还有谁会前往上界,这些问题都已经开始进入了讨论,并且罗列了一些名单,至于能否上去,且行再说。

    而关于夏家的事情,天一道的应对很简单,既不帮衬,也不理会,只要不碍着天一道的发展和名声就够了,多行不义,自有恶果。

    直到晚上才有了时间,好让我前去追圆慈,他们居住的地方是座深山古刹,地处偏远,要不是天一道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和地图,也很难找到这片地方。

    今天有点降温,深山里迷雾重重,到处都是大片的树林,我在三点多的时候,凭借圆慈的气息,捕捉到了古刹所在。

    它居然藏在了快进入深山的里面,到了寺庙前面,发现这座佛寺叫‘法莲寺’,寺院破旧,清冷异常,四周的砖石都布满了青苔,扫了一眼房舍,灯火昏黄,犹如会在寒夜里随时寂灭一般。

    里面隐有诵经之声传来,应该是做法送福海和尚一程,圆慈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气息,很快就出现在了我面前,还深觉奇怪。

    “怎么连两个孩子都带过来了。”圆慈看着香菱和少梓,有些意外,不过他这不戒僧根本上和一般和尚不一样,直接就引我们进去了。

    也有两个和尚看到了,但因为是圆慈引荐,虽然诧异,但没感过来问询。

    两个孩子对这些事都很新鲜,刚才就一直闹着过来,我想着以后带着她们的机会并不多,如果能够有所历练,总要让她们见见世面的好,况且多认识点前辈高人,也为以后行走世间有很大帮助。

    里面的僧侣不多,客人倒是不少,我就让两个孩子结伴自己去玩了,我则进去看福海神僧坐化的情况。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幽幽的长叹响起,大殿里面的僧侣顿时惊叫起来,一窝蜂往外面逃!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