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2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自在
    “师父诈尸了!圆慈师兄快快救命!”弟子们一窝蜂的跑出来,好几个直接给后面的撞摔在了后面。

    我看这群法莲寺的僧侣全都一身灰色僧袍,不少都打了补丁的,头发有的都有一寸来长了,也没剪去,就知道法莲寺清贫了。不过别看福海神僧所在寺庙这样。觉得应该也不是什么有钱的和尚,毕竟他这样的大师,也不屑其他僧门援助建设。

    但圆慈却跟我说,老和尚可有钱了,都存了银行,光吃利息就够维持日常了。

    其实想想这些修玄和尚的用度就能发现,弟子们肯定是不懂,但主持哪有不懂的?采购法器,采购各种各样的东西下来,就是一笔不小花销,只不过不能给弟子们知道而已,免得生出了异心,再无苦修性情。

    “诈尸?”圆慈皱了皱眉,十分果敢的走向了前方,手在拿着的钵盂上轻划一个圈,然后念起了咒语。结果里面还是幽幽一阵长叹,把他吓了一跳:“根本不是诈尸!”

    我也是觉得奇怪,就跟着圆慈进入了院中,却发现的福海神僧已然站了起来。正在扭动四肢,我一看他的身体,发现生机已去,只有魂体尚且留着:“福海神僧?”

    “原来真是夏施主来了,正是贫僧。”福海神僧似乎预见我会来似的。

    “师叔……你?”圆慈也很是惊讶,连忙问起了情况:“你不是魂归西天了么?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想跟师父一样兵解修尸仙?”

    “呵呵,不是,我寿元将尽,只不过想要看看到底谁人觊觎我在引凤镇里得到的一介俗物而已。”福海神僧淡淡一笑,然后打算请我和圆慈到里面去坐。

    给一具尸体带进大殿,在寒夜里颇有些让人发毛,我们三位坐在蒲团上时。福海神僧才说道:“近些日子,贫僧收了一位外来僧当弟子,你们可知道么?”

    “师叔。你弟子这么多,人我都记不全,你新进手了谁,我咋知道呀。”圆慈摸了摸光头说道。

    “哦,那弟子俗名叫做周峰,年纪轻轻,却颇有慧根,跟着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福海神僧缓缓的说到,随后手指轻点一下里屋,很快就飞来了一方的盒子,他打开后,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难道是那周峰偷了?丢了多少钱?”圆慈问起来。

    “不是钱,而是一块石头,石头拿起时无任何异样,放下时却能让周围的一些走兽、昆虫迷途,贫僧觉得此物有异,便本着不让生灵受伤的念头,将石头带了回来。”福海神僧笑道,似乎还很怀念这东西。

    “如果我猜得不错,想必神僧之前找到的应该是块界石,引凤镇附近常年地磁混乱,但神僧走后,地磁反而又恢复了正常,看来界石已经给神僧拿走了,并且放在了这隔离磁性的盒子里。”我想了想说道,但我的方向却并非是界石,而是‘周峰’很久不曾出现的名字,虽然这个名字在世间不乏其名的,但都修玄,那就太稀少了。

    但他为什么跑去当了和尚?倒让我感觉到匪夷所思,他当然不可能是禅悟一切,准备皈依我佛。

    “原来此俗物居然有这么一个名字。”福海神僧错愕了下,然后问起了界石的情况。

    圆慈对界石如数家珍,当即把此物的来源过程都说了出来,福海神僧当即才恍然:“居然是解决天灾之物,之前他跟贫僧说起自己以往所做之罪障,求我收他为徒,贫僧虽然无猜忌之心,但已然生出了防范,奈何寿元已尽,便先行兵解了,没想到这孩子居然在贫僧死后,立即就转身拿走了此物,当真是应验了贫僧的想法,阿弥陀佛。”

    “哦!既然如此,那师叔定然是将这东西取回了吧?”圆慈想当然的说道,既然明知道有异,还看到了对方偷走界石,那肯定有了反制了。

    “没有,随他去了。”福海神僧双手合十,微微一笑。

    “这……这,为什么?”圆慈不解,虽说也是高僧,但他毕竟不如福海神僧数十年的心境修为。

    “来来去去,匆匆如来,此物并非是我的,师叔我留置何用,他若是有用,便让他拿去了,他与贫僧有师徒缘分,既不顾一切,必有起因,而此物蒙尘贫僧之所,倒不如让他带走罢了。”福海神僧解释起来。

    圆慈听完,当即也双手合十:“师叔教训得是,弟子受教了。”

    “神僧,周峰是周家的周峰么?”我当下问了起来,而福海神僧微笑看着和我,点了点头。

    看来高僧行事都出乎正常人理解,无论历史再黑暗,只要有朝一日想要向善,他们都会敞开怀抱欢迎对方。

    “他偷取了界石,去了哪儿?”我知道周峰的出现,势必带动起一些事情,而且界石有九块是可以解决天灾,但多一块就多一分把握,既然见到,就该去夺回来,免得给一些宵小之辈拿去做坏事。

    “去了西方了,贫僧已经与他言过了,他以我佛发誓说不会拿去做坏事的。”福海神僧叹息道,也不知道是可惜了这弟子还是如何。

    “对了,师叔,那你这次成了尸修,那是不是和师父一样准备远遁深山中修炼?”圆慈问起来。

    “使得。”福海神僧说道,然后站了起来:“圆慈,往后法莲寺,你就是主持了,所有一切交代,师叔我已经放在了抽屉中,你可看看。”

    “师叔要去哪?”圆慈还想要问。

    “随缘随性,大自在。”福海神僧说罢,脚尖一点,出了外面,遁入了荒山之中。

    弟子们不明就里,吓得惊叫连连,有的甚至直接趴在那不敢动弹,圆慈当即念了几句阿弥陀佛,然后开启抽屉,拿出了里面的物事。

    一封信就赫然摆在那,是让他接任法莲寺主持的简言,还有主持的信物,一张直接写着密码的银行卡,还有一些委托律师的委托书副本一类的东西。

    当然,也少不了法莲寺的宝物。

    圆慈拿出了那盒子,一枚看起来材质发黄的莲花摆在了盒子里,周边是用黄色的丝绸包囊,我差点以为是茶碗什么的,但开天眼看了下,这其中蕴育的力量颇为古怪,当然,或许道佛有别,我看不清其中的问题所在。

    不过看它标注上写着‘三品金莲’,我面上微微一怔,恐怕这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宝物,毕竟道门有阴阳家那样的逆天宝物无量尺,当然也不缺稀隐世佛门的三品金莲。

    圆慈看着这三品金莲,两眼发光,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还生怕化了似的,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在山外山找到的,外公留下的书籍《神通》,当即拿了出来,给圆慈鉴别。

    结果这小子一看就喜欢上了,爱不释手就算了,看他双目青光乱扫,已经是每段话恨不能读多几遍强记下来了:“啧啧,这个好,这个好呀,我说一天,你这又是从西园寺那搞来的?居然还有两张引道符。”役协匠圾。

    我知道他喜欢,而且佛门当然也会有双道统,就说道:“是我外公留下的,我暂时没想到用法,毕竟七种道统太过庞大,会吞噬其他道统,你喜欢的话倒也不要这样,我可以分你一张引道符,然后古籍给你用手机拍下,慢慢研究就好,也算是我恭贺你成法莲寺主持的礼物,当然,如果你研究出点什么苗头,别忘了告诉我,没准对我有益不是?”

    “你咋不早说!我都背了前面一页了!”圆慈连忙拿出了手机,立马把一本书都拍了下来。

    我无语摇头,这家伙已经在我面前早就没有佛家尊严了,真不知道他成为主持是好是坏。

    “我去找周峰去了,这家伙拿走了界石,指不定做坏事,我这就去看看。”我也不想久留,准备去追周峰,圆慈当即帮我算起了方向,我觉得事不宜迟,晚了等他出了深山,那就是鱼入大海,再也寻不着了。

    深山中找一个活人很容易,在这里也不乏兽魂怨鬼,招鬼术一出,又放出了所有的替身鬼蛊,很快就在一座独木桥上拦住了周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