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2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嗜法
    “当时给打发回来那批弟子修为低了点也是事实,也别说,这姓夏的小子本事不大,给送回来的弟子门人却每每说起这小子对我们不甚看得起,竟就这么打发了我们地渊的鬼修,周瑛的本领没学会。傲气就学了十全十。”姓项的九阳境鬼仙鄙夷的上下打量我:“不过倒是九阳境了。真不知道怎么修炼得那么快,难道是抽取了我们那的仙气有如此逆天的效果?”

    “这我可不知道,项道友,咱们真要对付那小子?如果有机会飞升上界,碰上了周瑛,怕不好办吧?周瑛没准到了上面,稳压我们一头也说不定。”姓殷的鬼修说道,而话音落下。我看了一眼他身后,已经多了百几十个鬼仙。这么多修士,集合起来的力量非同凡响。

    “想那么多,至少商道友也许了我们要的东西,面对这么一个没有可能的小家伙,能不能上去还是个问题,且先干掉他好了,反正到时候真能上界,周瑛找来,推个干净再说,老子又没见过他,打死了就打死了。”姓项的鬼修冷哼道。

    “哈哈,项老鬼,你可真有你的。就那么办,哼,周瑛和闵老鬼能做到的,我们自然也不差了,今天先打灭了这小子,咱们再说其他。”殷老鬼狠笑起来,两指指着我道:“小子,算你命不好。一打三你没有任何胜的可能,怪只怪你欺鬼太甚!”

    “原来是地渊的鬼族,也好,今天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杀我的同伴!”我冷冷的说完,拨动了六道盘,霎时间浑身的力量就提高到了极限:“玄!”

    玄机炮的威力足够轰杀九阳境的仙修,现在对付这三个自然是最佳法术,我念起了玄字诀,快速的抽取六道盘的力量,我浑身上下如同着火了一样,力量大得三位鬼修面色剧变。

    “不好!是玄机炮!不要让他放出这招!我的弟子们曾经跟我说过,这东西九阳境也不能硬抗!项道友你用你的噬法魔剑封杀他的法力!我会用七鬼追魂爪缚住他!商道友!你有阎王衣,快去夺走他手中的那古怪玩意!”殷老鬼大声说道。

    我冷笑起来,嘴巴微微张开,一枚黑墨一样的剑芒忽然重口中飞出,轰隆一声巨响,就跟炮弹一样直冲殷老鬼!

    无限剑丸和乾坤道的剑魂剑丸几近相同,没有主人也能够自我控制,所以剑芒能够瞬间绕开棺材,直接去斩杀那些不会造成投鼠忌器的鬼,并且还追着殷老鬼而去。

    那殷老鬼看起来就跟七十岁左右的老者,满脸都是枯槁的肌肤,却感觉不到任何鬼气了,这九阳境的鬼不说自己是鬼,恐怕别人轻易也认不出来,几乎就是纯粹的能量体了。

    而那商照身上的黑金法袍,居然是叫做阎王衣的鬼道至宝。

    我曾经在胡正逢那了解过,六大仙门能够建立成仙门,其中就是因为各有一件,甚至两件无上至宝,好比雷霆海的道极天书,山外山的山河图,仙山瑶池的瑶池镜,帝仙宫的帝仙幡,鬼仙门炼狱的阎王衣,至于深海鬼族,听说曾有两件面世,但因为年代古老,在大战中遗失更名,已经不知道是哪一门哪一派继承了去,近数百年再无消息。

    现在我天一道成为第七大仙门,很大一部分因为有无量尺在,这尺子是阴阳家的秘宝,可丈量天地,人命。

    凭借阎王衣,那商照瞬间就转移到了我面前,伸出了鬼爪,并虚化成人般大小,朝着我猛然抓来!

    我冷笑一声,念起了机字诀:“机!”

    轰隆!

    瞬间,所有吸收至六道盘的恐怖力量一瞬间就爆发了出来,这一收一爆,瞬间产生了剧烈的爆炸,直接震飞了商照!把他的脑袋直接炸飞了!役休名血。

    趁着他身形不稳,我伸出手念起了最后的炮字诀,并且释放了出去,没有了脑袋的商照大惊失色,往后面逃去!

    “炮!”我大吼一声,整个人收到黑白之光照耀,瞬间冲了出去,手中的无量尺如剑指出,率先到了商照身后,直接穿透了他!

    而余波不绝,我再次撞到项老鬼的身前,一手直接压了过去!

    那项老鬼手中有一把恍若匕首一样的猩红的小剑,看起来十分的袖珍,他单手捧着,轻轻一递就飘向了自己身前,随后发出嗡嗡的乱响声!

    在玄机炮的外层力量下,一切能量都不过齑粉,但这把噬法魔剑却让我忽然间脸色一变,因为在我肆无忌惮靠近之后,法力竟源源不断的给它吸收走了!看来也是了不得的恐怖宝物,若是对敌放出,立马能够吸光对方的法力,以力卸力,委实逆天!

    不过就算吸收再厉害,对六道盘而言完全没有作用,黑白两种光芒交替一下,确实给噬法魔剑吸收得暗淡一分,但每次再闪起时,又恢复了如同太阳和黑夜一样的色彩,这让项老鬼脸色骤变:“不对!不对!他的那鬼东西碟子有古怪!我明明吸收了他力量,但顷刻又满了,难道他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不成?!”

    “没想明白就算了,死吧。”我冷笑一声,手掌伸出,直接抓住了项老鬼的脸!

    那项老鬼震惊莫名,他发现自己的护身罡罩和逃命本事,竟然在这一刻完全无效!

    “哼!你还嫩着呢!七鬼追魂爪!”殷老鬼的怒哼,手中摸着看起来像一盘沙子的东西,毫不犹豫抛向了空中!

    就在我要前进把项老鬼极尽实体的魂捏爆的时候,忽然身后空气中忽然钻出七只很长的鬼爪,把我往一处空间抓去,但我早有过预料,再次把六道盘催促到了极限,力量庞大超过了对方宝物所能承受极限后,没有意外,第一道锁链断裂,紧接着是第二、第三、第四道,最终全都没有挡住我,而在玄机炮的绝强阴阳接力下,项老鬼成为了第一个死在玄机炮下的九阳境鬼修!

    我施展玄机炮的能量根本来至六道盘,和老祖师爷以自身力量轰出不同,而六道盘用的则是蓬莱仙山留下的空明石力量,其能量源源不断,噬法魔剑吸收别的法术再厉害,又怎么能吸收完异界的仙气?

    “你!你!”殷老鬼惊骇万分,宝物也跟着放了出来,竟是一个奇形怪状的鬼头,这鬼头七窍都钻出了七道小小的枯手,那枯瘦一动,我背后就再次凭空冒出七鬼追魂爪,搭在了我身上。

    而这个时候,剑芒已经到了殷老鬼那,一剑轰向了对方!剑芒虽然没有时间祭炼,但毕竟是削铁如泥,又有强大囚牛剑魂,殷老鬼根本不敢硬接,猛地往后面逃去:“夏道友,你已经杀死了项囷道友,证明了自己强大的实力,我殷格服你了,不要再打了!”

    “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那么容易!?”我冷冷说道,根本不理他的告饶,连忙指挥囚牛再次用剑轰他!

    那殷格逃得跟飞似的,速度快得很,而七只鬼手已经不敢来抓我,而是拖住了剑芒,自己没命的逃起来!

    看来七鬼追魂爪虽然没有什么攻击能力,还是有它可圈点的作用的,但凡能动的东西,它都能够抓住,是件厉害的辅助法宝,我的剑芒追不上他,只能任由他逃走了,毕竟九阳境如果不是突然用玄机炮轰杀,平常战法恐怕都很难杀死,哪怕我现在的七倍道统,对方同样有好比七鬼追魂爪一样的逃跑秘宝。

    眼看剑芒追不上他,我当即回椒向逃跑的无头商照,这家伙没有了脑袋,竟然修为无损,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