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2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章:统御
    剑芒速度惊人,轰击时发出牛吼一样的声音,巨响之后直接劈开了那件阎王衣的腰间,把它强行撕开了一道痕迹!

    但很快我就发现,那痕迹又恢复了正常,而我没有指挥剑芒扎入衣服里是有原因的。毕竟这件衣服很像是空芥环一类的宝物。能够把攻击转向另一个地方,这么一来,剑丸如果给收了进去,我就损失了一件厉害宝物了。

    果然,那商照狡猾无比,当剑芒冲向他的时候,他立刻就用衣服兜向了剑芒,真的想把剑芒关入异空间中。如此一来,他认为就能够对付我了。我只是不断的骚扰着他。倒也不打算攻击衣服的部位,但现在问题也很明显,我竟然无法攻击到他致命之处。

    轰隆!

    就在我用剑芒试探这家伙的时候,一口棺材的盖子直接给他撞开了,没有头的那件黑色衣服晃悠悠的不动了,就跟八面龟壳一样没有弱点,我不敢用剑芒做出更激进的动作,只能游斗在旁边,伺机用起了招鬼术!

    招鬼术控制一个九阳境的鬼,势必消耗极大的法力,而且也只能是控制一瞬间,不过九阳境斗法,一瞬间就很危险了。好比我把他的手强行伸出来,剑芒立即就能将其斩去!

    商照可能太过害怕,所以开始动用起了一直没动过的棺材,虽然没炸开,但放出来也是一种威慑了,见我皱眉停下攻击,躲在衣服里的他忙说道:“夏道友,我也不打了。阴间给你还不行么?这一百零七口棺材里的鬼都还你,咱们就此收兵如何?”

    “大哥!”阮秋水在棺材里喊起来,我脸色铁青,阮秋水没有进入仙棺,一炸就死了,我看她身穿天一道的大帅铠甲,知道最近的一切侵略行径,恐怕都是她和黛眉商量来的,她对天一道而言是功臣了,当然不能让她有事,所以就停下了招鬼术和剑芒攻击。

    “先放了她们,你才有谈条件的资本,否则我一定会让七大仙门只剩下六个!”我冷冷的说完,看了眼手中那把噬法魔剑,这东西能够吸收战斗者的法力,我现在还没时间炼化,一旦给我炼化祭出,何惧这商照成缩头乌龟,吸光了法力还不跟玩儿一样把他杀了?

    “好!好!好!”商照立即命令所有的修士撤离棺材,将里面的所有鬼都放了出来。

    面对前面上百的仙修,脸色阴沉起来:“屠灭我大军,现如今还想要逃,商道友,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很响亮呀。”

    “夏道友,你手下也杀了我数十万大军,大家不过是礼尚往来,我也不是不知谈条件,说过了把阴间交给你就交给你,往后只交接,再也没有战斗,你死的十万鬼军,恐怕还是赚了的!如果我下令死命抵抗,恐怕你就是死一百万都未必能够踏平我治下!你觉得呢?”商照也很会谈生意,当即就把自己的提议说了出来。

    “呵呵,你已经介入了阴间的事物,不知道过界了么?”我冷笑起来,仙修对普通阴兵鬼将下手,这简直丧心病狂,如果成为习惯,那是相当可怕的灾难。

    商照完全无动于衷,用尖锐的声音说道:“嘿嘿,上界封锁了这一界,不动手也动手了,难道他们自己还能下来平我?而且不杀也杀了,难道还能变出来还给你?”

    我咬咬牙:“你放了我的伙伴,我知识答应谈条件,别忘了我能轻易杀了你!”

    “好吧,夏道友,你确实是天下第一的修士,不过杀了我你保证就不会再有跟我一样的修士了?你如今把阴间搞得乌烟瘴气,我知你厉害而认输告饶,赔了整个阴间秩序给你,你还待如何?”商照声音也有些抖了,他知道了我的真实实力,一挑三个九阳境不落下风,已经吓得够呛了,若不是碍于自己也是九阳境身份,早就跪下告饶了,从他脑袋掉了都不敢伸出了就可见一二。

    “要放你可以,但你炸了我天一城城主的分魂,若不拿出点东西来做赔礼,恐怕也不合适吧?以后我天一城岂不是谁都能随便过来剐一刀?”我阴冷的看着商照。

    “好,好,那夏道友想要我赔什么?”商照似乎也有些认栽。

    “以后你也不再是阴间之主了,专心治理你的鬼仙门吧,所以,把那件阎王衣脱下来,送给我天一城好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用法术将那把噬法魔剑收归己用,如果他不答应,我不介意立刻物外神游,用这东西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是我鬼仙门的无上至宝,我不可能给你!”商照怒道,觉得我要求有点过分。

    “呵呵……那就死吧。”我冷笑一声,物外神游,身体站在原地不动,而魂体已经拿着那把噬法魔剑飞出!

    “夏道友!我给!”商照大惊失色的吼起来,当即把那件阎王衣脱了,丢到了我面前。

    眼前,那商照的真面目彻底的暴露在了所有修士面前,这家伙长相猥琐,四十多岁左右,眼睛一高一低,竟不是那之前的模样,要不是我看修为无任何变化,还真以为认错人了。

    我一手接过了阎王衣,直接塞进了包裹中:“留你一条小命,不过约束好你的底下鬼修,要不然我不介意帮你彻底梳理一把。”

    “夏道友之言我商照铭记于心,这次回去一定管束好门人弟子,决不让他们再随便乱来了。”商照连忙的应承,而后怒目看了一眼所有修士,喝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只穿短裤的我么?你们还不滚!丢脸还丢得不够么?”

    一群鬼修当即一溜烟就跑了,而商照拱起手,说道:“夏道友,青山绿水有相逢,我们很快就会相见的,希望道友到时候还能如此威风八面,天下无敌。”

    我冷冷看着他,知道这家伙不是善茬,现在他缩头,是因为我比他强,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他恐怕立马翻脸夺回阴间统治权。

    不过现在先让他老实一段时间,暂时让阴间和平一阵再说,毕竟近段时间天一城闹得太凶,战争频发,只差鬼不聊生了,是时候休养一阵了。

    “大哥!”看到鬼仙门都逃了,阮秋水立即就扑了过来,我连忙伸手挡住:“别了,你不是和周璇混在一起了么?怎么又跑我这来了。”役休场技。

    “你知道的!”阮秋水腻腻的说道,她眉目含情,一副娇艳欲滴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一看她这样就连连皱眉,这女鬼鬼主意很多,当时要不是周璇性格和执念都太过硬朗,都听她的话,怕不至于兵败数次。

    论统战水平和谋略,荆云都不如她,简直就是女中诸葛,怪不得天一城的大军能势如破竹,原来都是她在从中调度。

    “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你的人啊!以前帮你,后来投周璇姐也是帮你,现在周璇姐功德圆满,已经有托付的人了,我当然回来继续帮你咯,大哥,难道说,你一直都不知道么?”阮秋水有些伤心的问我。

    我摆摆手,无力的说道:“好吧,你这么说,我确实也无言以对,那最近攻城掠地的事都是你提的意见?也是你一手促成的?”

    “哪有,大家都有出力呀,我一个新来乍到的,没有黛眉姐的支持,能抵什么用呢?怕大将们都不会听我的。”阮秋水拍了拍我肩膀上的粉尘,我连忙让开一步,这简直也是一个惹祸精。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