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3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奉天
    “好了,损失虽大,但至少也算间接平定了阴间,你现在大军进行休整,然后分兵接收各大城隍吧。”我还忙着处理周善的事情,去一趟西园寺。

    “哦。本来我们是打算先攻占周围各大城隍。再围中都,但大哥这一来就解决了剩下的问题,我也没有了用武之处了,是时候该急流勇退了吧……”阮秋水叹了口气,然后默默看了我一眼:“大哥,你还记得当时和我相遇之时么?”

    “记得,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个?难道想回洞府中了么?就算没有了战争,也并不是没有了用武之处。阴间不比阳间,统一之后分化的可能性也很大。有一天我不在了,还会闹起来,战时用兵,不战时养兵,这都是很需要你的。”我笑了笑,突然对这姑娘会这么说深感意外。

    “那些事很多人和鬼都能做到,进攻是我的长项,固守却不然,大哥若是不要我了,我就带自己家的女将回洞府里了,只出来时三百,如今只有百余了,她们都是固城和攻城、管理的人才。要不是大哥这次来的及时,怕是都没有了。”阮秋水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聪明绝顶,你要真走,也就不会告诉我了,有话快说,拐着弯子做什么。”我看了她一眼后,觉得肯定有所图谋。

    “嘿嘿,大哥就是精明。如今天一城休养生息,我自然要多多修炼啊,黛眉姐可跟我说了,往后还要紧随大哥的脚步到上界去呢,到时候征战的沙场,会比这里大无数倍,大哥会带我去的吧?”阮秋水两眼发亮的问道。

    “上界凶险困难,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保护自己,更不用说保护你们了,上去之前,我会在这里留下个对大家都好的局面,不会让天一道和天一城在我走之后遇到太大的阻力的,所以你们留在下界终归才是最好的抉择,当然,我也会带上一批愿意上去接受磨难者,只看大家如何的抉择而已。”大家想上界的心情谁都懂,但不是谁都能够上去,或许更加苦难的结局就在那边,谁知道呢。

    “上界不是天堂,我们当然知道,但活着不是为了能够看到和遇到想不到的东西么。”阮秋水笑道。

    “你愿意去就去吧。”看来是劝不住她们的,不如想办法上去的时候捎上她们,外婆能带走上千人,我又有何惧呢?

    因为阮秋水为整个天一城贡献颇大,除了名利双收外,我还做法将她放入了仙棺,把棺材给她带回天一城,安置在英灵殿中。

    英灵殿的仙棺都以机关连接天坑的仙气,里面的鬼会自行升级,所以天一城的修士皆以进入仙棺为荣,因为这就好比九阳境的身外化身,就算是在外面死了,都能够在里面复活,而且因为上次师父的仙棺给祖星海阴了一次,如今已经加固了大阵,这一界里,应该没有能破此术的修士。

    阮秋水高兴之余,负责去整备大军了,而四方鬼门的仙修也赶来了,当然,大战早就结束,他们只能帮着去接收阴间其余的城隍,黛眉应该在仙棺中重生了,我倒是不担心这点,就准备前往西园寺,看看周善爷孙搞什么鬼。

    阴间易主,拉城的阴兵鬼将全都并入阮秋水的大军,现在整个内陆城隍都是天一城的了,剩下的也就是深海鬼族而已,但深海一天一变,极不容易控制,阮秋水的想法也和我一样,讨论了暂时把大军停在深海边缘三城后,我就召唤了疾行鬼,往西园寺那边进发。

    上了内陆,很快就有山外山的弟子前来接洽,似乎听说我要去西园寺,上官琼派了自己刚刚达到八卦境的弟子于良。

    “哈哈,夏前辈,我师说你好容易来一次我昆仑山的地界,让我带上弟子们供你驱策,也好带路前去西园寺。”于良之前曾经带我去上外山藏宝阁找过宝物,大家算是有过一段交情。

    西园寺没有人带路也不行,我说道:“嗯,那还要多谢令师上官道友的帮忙,还烦请几位带路。”

    于良带了七个弟子,全都过来一一跟我行礼,这些修士别看修为低,年龄都比我大,最年轻的都有四十多了,不过修玄只讲实力,一概事情皆是次要。

    有了山外山的弟子带路,我们翻山越岭,很快来到了浓云飘雪之地,那里的环境果然也不亚于山外山,于良说道:“你看,这里面便是西园寺所在,终年积雪,四季不变,常人都因为浓雾而不敢进入,但若是进了里面,却是修炼的好地方,而西园寺内里也有佛门圣地,算是和我们山外山一样也是继承了纯正血统的。”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进去吧。”我皱了皱眉,从仙棺疾行那飞下来,踏入了烟云雪地之中,开了天眼,雪更是浓重了,一路的行进,却发现有股气流不断的要改变我的行进方向,我想都没想,拿出了一张引路符丢出,随后跟着符纸前往。

    “凡人如果进来,会因为这屏障而游走外围,结果走了半圆后又穿过去,而地磁同样会使得指南等失效,是大门派常用的伎俩。”于良跟我解释起来。

    我点头之后闯入了里面,但很快就有几个僧侣走了出来,在风雪中拦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各位施主,再往前,就是我西园寺了,若是诚心向佛,可继续往前,但若是无事,请诸位施主早早离去,不要再往前了。”

    “哦,我这有请帖一张,代朋友来的。”我说着,拿出了圆慈给的请帖。

    “原来如此,那请施主跟我们来。”领头僧侣说完,就带着我们进入里面,我和于良看了一眼,都觉得意外的轻松。

    那些僧侣有混元境的修为,速度却不慢,如果是一般的修士,恐怕都会给直接拉下,并没有花去多少时间,我们就到了一座悬崖面前。

    僧侣们抬起头念了几句佛家咒语,随后悬崖竟似虚化,他们也步入其中,而里面还是狂风和飞雪,迷迷蒙蒙,完全不像是能住人的地方。

    而就在我们行进的路线上,很快不远地方,就有三两个和尚急匆匆的往外面跑,面带恐慌之色。

    带我们进去的四个僧侣开始面带异样,交头接耳起来,我皱了皱眉,断然说道:“你们四个先逃吧,里面恐怕出了什么事。”

    几个和尚面带惊容,还想说什么,但于良很快斥道:“几个守门的,夏老祖都让你们逃了,还呆在这里作甚?难道和尚都不惜命了?”

    一阵呵斥让几个和尚惊疑的看着领头者,那领头也果断,立即回头逃窜,而他刚起步,后面逃亡者更多,还有四象境和五行境的和尚。

    “你们到外围等我,我自己进去。”我说罢,立即缩地到了前方,眼前更多的逃亡僧侣,我立即拦在了一个年长的和尚面前:“发生了什么事?”

    “施主!快逃吧,里面发生了大事,天兵下界,正在屠杀我西园寺的苦修!”那僧侣急忙说道。

    “事出必有因,你们做了什么坏事?”我忙问起来。

    那僧侣摇摇头,后面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只能放开他,再次往里面行进,再大概十余里之后,竟陆续有天兵追杀西园寺的和尚,这次的天兵质量竟极高,尽数是七星境和八卦境的,怪不得跟屠猪杀狗一样的屠尽西园寺的和尚。

    飞到了一个七星境的天兵面前,背后的阴阳锁链一扯就拉住了他,手中的金剑抵在他的脖子上,用古语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尽可杀我!”那天兵面无表情,根本不打算有丝毫头透露信息的意思,我也懒得和他废话,锁链全都透过了他的身体,天兵都是魂降下来的,本体只要不死,就对他们意义不大。

    问天兵不行,只能找和尚问话了,我再次欺身其中一个和尚,那和尚本来给追杀得够呛,看我救下他,总算想到了要说实话:“长老们说要去圣地做法,不知是什么缘故,他们是全都不见了,却引来了天兵下凡!说是奉天行旨!”役冬向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