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3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坏蛋
    四个神将的气息都不见了,而天一道也没再使用诛仙大炮,我立即跑向了阴间,但同样察觉不到任何九阳境存在的信息,难道已经闯入天一道了?我的心瞬间悬了起来,忙用密钥启动特别通道赶回天一道。

    道门中虽然吵杂。弟子们全都凝神戒备。但乱中有稳,并没有出现丝毫给攻击的情况,看来天一道并没有受到攻击,我忙去问夏姑姑出了什么事。

    “你走不久,天空就不知何处来了飞雷,居然一击就打灭了一位天将,我们本来认为会攻击到我们,但没想到后面每一击却全都打向了敌人。几乎是一下一个,杀得相当干脆。”夏姑姑回忆道。

    我皱了皱眉。说道:“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比如穿着一身黑衣黑袍?”

    夏姑姑摇了摇头,皱眉想了想:“可能世间不乏隐世的正义者吧,或许看不惯上界的做法?要不就是他们上界龙玄天势力能够魂降下来,上面同样也会有。”

    我点点头,和夏姑姑没法一下子说清楚,那位黑衣人才是这次关键所在,他为什么要帮我们?拿到了祖龙剑的目的又是什么?而且看他轻松杀灭九阳境的实力,恐怕对祖龙剑的了解远胜于任何人,我真不知道该把他放在敌人的位置还是同盟的位置。

    “姑姑,我妈和夏洺他们没事吧?”我连忙问起来,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也开始看向了周围留在掌门殿上的众人,而最让我好奇的是。之前蓬莱仙岛的一家子都在这里,而且看起来还有要找我说话的意思。

    之前谷氏一家到天一道报道,而我回来的时候,就曾经互相见过面,也互通过名字,老者叫谷风桥,而他儿子叫谷国力,儿媳妇梁氏弥。小孙女谷粱月,都是蓬莱仙岛的传人,现如今已经成立了自己的一个传道部门,最近弟子着实不少,而空明石也和他们说起了,不过谷风桥还是很看得开的,或许对他这遗老而言,早就没有了重建蓬莱的决心了,而天一道因为也不缺仙气,所以也让他们有了归属感。

    但这次他们举家而来,倒是让我很意外,忙问起原因来。

    “我之前看到天上魂降了天兵天将,心中也是无比的担忧,其实蓬莱仙门古籍中记载,逆天者总会有林林总总的遭遇,而蓬莱仙门当年也遭遇不乏少数,也并非没有抵御的办法,毕竟几千年的大派,存在既是道理。”谷风桥和我说道。

    “哦?谷老可有什么建议?”我连忙问起来,心中也极为感兴趣。

    “蓬莱仙门只不过丢失了仙气而逐渐消亡了而已,蓬莱岛至今却还存在这个世间,岛上有当年遗弃时,遗老遗少藏匿在岛上的部分的法宝和器具,乃至是当年防备蓬莱仙门的封门镇天石也还长眠地底,道主,我们何不去将蓬莱仙门的上古大阵封门镇天石搬来,一来可测算敌人,预知先机,二来可防止和反击入境的敌人,此乃两全其美之策呀。”谷风桥对我说道。

    我脸色微微一变,听着名头倒是威风凛凛,竟是蓬莱仙岛的镇山大阵,如果真的搬来我天一道或者天一城,那岂不是更固若金汤?

    “还希望谷老指点迷津,让我天一道不至于日里惶惶恐恐。”我连忙说道,而周围的天一道的老人们同样都是和我一样的心态。

    谷风桥见我感兴趣,当即捻须微笑:“这个道主尽可放心,我这次会立即随你前往一趟蓬莱仙门,亲自去取这些宝物,搬到天一道来,是为了我们蓬莱部的未来,也是为了天一道的未来。”

    “谷老高风亮节,我代天一道所有门人弟子感激不尽,在天一道的史书上必然有前辈的浓墨重笔。”我忙奉承起来,心中自然是喜忧参半,喜是天一城肯定多了一层宝藏,忧是南极的大战还有两天就开始了,这时间赶得及么?

    “哈哈,不用不用。”谷风桥笑了起来,连忙摆手,心中却是很高兴的,毕竟孤独在海底修道一辈子,难得受人尊敬,不过他很快就话锋一转,说道:“不过道主,虽说谷某愿意为了天一道尽力,但终究是用了蓬莱的古物,希望道主能够给我们一个承诺,立下书言,只要以后蓬莱部还有一个人,也要让蓬莱一部永存下去,不知可否?”

    谷风桥毕竟是蓬莱仙门遗老,担忧也是难免的,我当场就答应下来,并且让夏姑姑着手此事,其实蓬莱仙法是相当厉害的,相信以后也不至于没人去学。

    谷风桥也不是啰嗦的人,立即就去整理行囊了,而我打算先下阴间,见见黛眉说道,毕竟之前她给鬼仙门打灭,想来应该能够重生出来了。

    果然,还没到城隍府,黛眉就仿佛闻到我的气味,带着一群仙修和二十四司的鬼官来了。

    见我那一刻,黛眉修为已经降到了普通的鬼帝,而我专门来看她,倒也让她的委屈减了许多:“你总算是回来了。”

    “对不起,没保护好你,让你受苦了……”别看黛眉这样,其实还是相当委屈的,只不过她不表现出来罢了。

    谈论这些事情,黛眉可没有让其他鬼听去的度量,身穿一身特别的城隍袍,她一挥手就说道:“都下去吧,我还有事情,不用你们跟着。”役夹岛血。

    官员们和仙修都看向了我,我点点头,这些鬼才退走。

    我拉起了黛眉,往天一城后山飞去,她还很郁闷的说道:“你肯定是觉得有仙棺了才不管我,让我给那商照杀死了,而且最后你……你居然还放过了他……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你身边的佣人,死了就死了……呜呜……”

    “怎么会,我当时措手不及,没想到他根本没想过要谈判。”我看到黛眉哭了,心里也揪得厉害,就解释起来,然后拿出了准备好的阎王衣:“不哭了,虽然没有杀了他,但也把他们鬼仙门炼狱的至高无上法宝抢回来了,来,穿上吧,也算有个阴间阎王的样子不是?”

    “你带我来这里……就是这样哄我的?”黛眉看了一眼周围空无一鬼的林地,脸上多了一抹潮红。

    “没其他人看到,也没其他鬼,难道不好么?”我也看了一眼,没其他鬼看到,有什么不好,就把衣服要递给她。

    “哦……好吧,色狼。”黛眉英气的脸上多了一分难堪,但不知道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咬着嘴唇,居然把自己的城隍衣服给脱去了,露出了一件猩红的肚兜来,她细嫩的手掩着上围袒露的白皙肌肤,很是难为情的伸手来接我给她的衣服:“拿来,坏蛋……带我来这里就是这想法了,尽欺负我。”

    我顿时当场石化,连忙把阎王衣递过去,然后大气不敢喘的转身背对黛眉。

    “装什么装,这不是你自己要看的么?还带我来这鬼都没有的地方……”黛眉气呼呼的说道,然后拉了拉我的衣服,我连忙说道:“黛眉,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你现在是阴间的统帅了,我不想让你在大家面前哭了而已,并不是要看你换衣服!”

    “啊?你说什么!”黛眉在后面一惊,然后顷刻就到了我面前:“我才不当统帅,上次知道你牵挂多不会走我才不打算上界,这次你要走,我一定要你带我上去!”

    “好……好吧,如果有机会,我一定把你带上去。”我只能说道,现在先答应她好了,不能她做了这么多的贡献却什么都应承不了。

    “这是你说的,不许糊弄我了!”黛眉认真的说道,我只能点头,她却说道:“我要你看着我!”

    “你穿衣服了没?”我一边问一边睁开眼睛,结果黛眉还抱着那件阎王衣,那肚兜因为她低着头,胸前一片竟若隐若现,我身后立即跟着阴风大作,我吓得连忙退后移开,黛眉却笑了起来:“哼,胆小鬼。”

    我摇头苦笑,这次看她穿好衣服,才敢跟她继续聊天,这并非是害怕,而是因为不想承担太多情债,还不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