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3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蚂蚁
    “如果给人挖起来怎么办?”我扫了一眼周围,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界石给挖起来,大阵就破了。

    “不会,启动之后会有持续性,就是让整个地球的磁力都活跃起来。这样一来就能够产生一种界力,借此抵御住对方侵蚀过来的界力。而这种腐蚀性的界力,就是我们头上那种彩色的云。”赵茜点了点头上。

    一片如同霞光一样的云层同样就在我的脑袋上,都知道是天灾,但没想到赵茜会将其界石成腐朽性的界力,显然这种腐朽性的界力是某个外界的高人施展而来的,那个高人就跟现在的赵茜一样,只不过赵茜现在是救人,那高人是在害人。

    一旦等级能量达到腐朽性界力的启动,就会引发天灾,人就会灰飞烟灭,而赵茜只要能启动界力中和和破界了这股腐朽性界力,天灾也就消失了。

    “原来如此。赵茜,没想到你的竟然有这么厉害的本事,简直就是天才。”我赞叹道,相比我,能够拯救世界的赵茜确实强多了。

    “我也是无意中在一本描叙罗盘的古籍中读过关于界力这种东西,也没想过最后会真的用上,天哥,你按照我给你的位置埋完了界石后,就替我护法,保证没有人在中间把界石偷走,我会在中间做法,直至界力起效。”赵茜正在海底下钉一些东西。还有拿了画着一大堆符语的油纸摆在了海底下。

    “好,你放心就是了。”解决天灾是大事,赵茜不相信其他人理所当然,而且大阵启动的时候,也最忌有人破坏,所以我来护法,无疑是最合适人选。

    界石安全放下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了,而就在赵茜坐下要开坛那一刻,几道目光不约而同从附近射过来,我冷笑起来:“夏一天在这护法解除天灾,请诸位道友给个面子,退出十里之外。如再靠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似乎听到了我的话,感应了我的气息,那几道目光犹豫了下,旋即退后了,我暂时松了口气,问赵茜道:“做法大概要多久?”

    “地球那么大,没有半天怕是起不了效用,做法至少两三个小时吧。”赵茜拿出了罗盘。开始引导界石,我站在阵内,明显能够感觉到背包里一些宝物震荡起来,那是给地磁影响后的结果。

    “那我在阵外围护法。”我主动的说道,然后退到了后面,而赵茜那边的界石范围,大概是三四公里的宽度,在海底,已经是看不到她的人了。

    百无聊赖的我召唤了疾行鬼,命令它以大阵的范围为中心转悠起来,籍此来防范敌人到来,当然,也没忘了放出替身鬼蛊坐镇东南西北和上方,已测不全。

    万无一失后我才跟着疾行鬼移动,而刚才骚动的那群觊觎者已经不敢再过来了。

    但随着赵茜法术的引动,法阵声势渐渐大了起来,海底的水竟因为地磁和界力的发动,开始低速旋转,我让疾行鬼沿着海面游去,这不上去还没什么感觉,一看之下,周围全都是雷云,上面翻江倒海,雷光烁烁,偶尔噼啪一声,打到了海面上,真如同天地中有谁在渡劫,或者什么厉害的神物要降世一般。

    倒吸一口冷气的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来了。

    不一会,好几道气息就跟离铉箭一样狂奔而来,我站在棺材上,冷静的看着来人。

    “何方道友在南极海渡劫?”领衔的是个七星境的修士,看到我站在一口红色棺材上不显山不露水,有些好奇的看着我。

    我板着脸,瞪了一眼三人:“夏一天在此护劫,此地方圆十里内要做法消灭天灾,务必请几位道友离开十里之外。”

    “什么一天两天的,认识我们青古仙庄么?”领衔修士眉心拧成几条竖线。

    其中一个看我目光中带着寒意,立即怒道:“什么玩意?异宝现世,想要一人独占?南极海这么大,总不都是你地盘,小崽子,你哪门哪派的?”

    “呵呵,你以为什么人想要消灭天灾就消灭的?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真会往脸上贴金。”更有个**境的修士目光犀利的看着我,他们三人都身穿同款的衣服,应该是哪个地方的隐世门派了。

    大雨倾盆而下,天空给黑云遮得不投半点光,雷光一闪,方才照出人来。

    “不走的,就留下吧。”我淡淡的说道,天灾不是儿戏,以身试法者,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说话间,一枚漆黑的剑芒出现在我的口中,而我气息也在这个时候彻底的暴露出来!

    “九……九阳!”领头者惊呼出声,目光透出恐惧,连忙拉起身边两个道友到直接狂奔离开。

    我皱了皱眉,剑光嗖的一下就到了他们面前,直接擦过了三人的脖子,霎时间鲜血喷得他们自己满脸都是,两个级别低的,直接捂着脖子呜呜的叫起来,以为剑芒过来,头颅已经不在了。役余边弟。

    那七星境反应也快,立即转身跪下:“前辈饶命!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青古仙庄也不过是小地方,早年蛰伏在南极仙灵之地,如今已经与世无争了!”

    “身为玄修,都把天灾当儿戏了么?通知周围靠近者,无论海底天上,只要敢再接近,格杀勿论!”我阴沉的看着三个仙修一眼,随后缓缓再潜入海中,因为海底又有了来客。

    那三个仙修当下连连的应承,随后去周围通知同道。

    界力波及很大,周围地动山摇,恍如是天灾一样,而仙气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如同钻井成功的石油,井喷而出,周围超过方圆十里之外都是仙气蒸蒸,我竟如沐浴浓雾中,怪不得修士都要过来,如果我会看清星相,可能星命气运都已经改变了也说不定!

    轰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我感觉浑身一阵压抑,暮然间体内法力给调动到了极限,我心中不禁惊惶,立即飞向了赵茜那边:“怎么了?”

    “天哥,那高人也在做法,想要扼杀掉我们的大阵。”赵茜急忙说道。

    我干脆果决的说道:“那怎么办?有没有把握?如果没有,我们就放弃。”

    “天哥帮我护法就行,天高皇帝远,就算他再厉害,因为不在我们这一界,所作所为也是有限的。”赵茜故作镇定的说道。

    但我怎么会不知道问题所在,对方能让一界都给笼罩在浩劫天灾之下,和一个九阳境的小丫头斗,自然不会是多困难的事。

    “失败会怎样?”我尽量语气平和的说道。

    赵茜犹豫了下,笑道:“不会有事的,顶多再重来一次呗。”

    “嗯,你小心点,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九枚界石失败可能性还是不小,我当即摸出了两套凤金石的阵旗,随后命令仙棺疾行朝着外围奔走,将阵旗置入了石头之中,霎时间仙气全都给聚拢了起来,不在往外漂泊,但即便这样,周围还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的修士,简直就跟苍蝇一样麻烦。

    “前面哪位道友在做法取仙宝?与贫道分一杯羹如何?”海底深处,一个声音忽然传入了我的耳朵里,我不禁冷笑起来,剑芒瞬间就扎了过去,下一刻,那边的‘贫道’顿然惨叫起来。

    “这个时候还趁火打劫,嫌命太长了么?”我怒道,虽然不至于取人性命,不过教训肯定是少不了的,要不然谁都想要从中牟利,我根本不能集中精力去做法。

    惨痛教训似乎让这群宵小之辈的得到了教训,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在沉浸了大概俩个小时后,周围觊觎者就跟蚂蚁一样多的出现在了附近,我脸色难看,这群仙修看来都是来南极和七大仙门围剿南极黄泉杀道的,偶然看到这里气候和天象变化才跑来了这里,以为是什么仙宝降世了,真是不胜其烦。

    “夏老祖,你一人独霸天下,这个我们早有耳闻,但你总不能这世间几百年才出个仙宝,你就当天下仙修都是废物、笨蛋一样,想要独自取之吧?”一个尖厉的声音从周围传来,听得我不禁冷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