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3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天规
    “我们在解决天灾,什么叫仙宝降世,你们修炼得脑子都糊涂了么?”我怒而回答,剑芒想都没想就扎向了对方的方向,结果似乎因为距离的缘故,或者障眼法什么的。竟让囚牛射偏了,没有打中对方。让对方的声音再次传来。

    “呵呵,给本道一语中的了吧?这天下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天下,蚂蚁多了还咬死人呢,仙宝收纳,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如我们共同戮力,一齐夺宝得了,最后各凭手段,或者都有份额,才不失你大师作风吧?”那跳梁小丑继续说道。

    “夏一天!别说你九阳境有多厉害,这世界上还有祖老等高人坐镇呢!你如今强势如此,真不怕天下九阳境都与你为敌?”粗狂的声音是另外一个人的。似乎在策应刚才那尖锐的声音,引来群体围攻。

    我驾驭疾行鬼到了赵茜那里,但却发现她面色惨白,似乎遭遇的反噬十分强烈,这可以理解,毕竟和神斗并不容易。

    赵茜也知道上面那群人的难缠,所以百忙中说道:“我没事天哥,你先让上面的仙修离开吧,要不然没完没了的,不过切忌不要杀了他们,毕竟他们要么都是隐修,要么是某些小仙门的修士。招惹上都很麻烦,不怕贼上门,就怕贼惦记,杀他们一个,他们会不按牌理出牌的乱杀我们天一道的弟子。”

    “嗯,我知道怎么处理。”我颇为愤怒的同时,也压制了怒火,然后拿出了六道盘:“茜茜,这个六道盘威力惊人,我用阵法将它安置在这里,能够让你的实力倍增,对抵御上界的罪魁祸首会有帮助。”

    赵茜感激的点点头。而我则立即上岸,这不上去不知道,才刚到了上面,发现电闪雷鸣都不能制止这些贪婪的家伙来觊觎所谓的重宝。

    大致上数了数数量,竟有上百仙修之多,人修有之,鬼修也有,尸仙都不少,同样的。妖修也来了,还有不少仙门的修士,都是静静的看着我。

    “夏老祖,你总算肯出来了,这仙宝不好拿吧?我就说了,咱们该谈谈怎么去平分它,个人的力量毕竟也是有限对不对?”那尖锐的声音来至看似刻薄的老者,这人穿着一身黄袍,面如涂粉抹脂,身后背着一把长剑,倒也有不世出高人的身份。

    “白道友,你们青云仙山也是不小的隐世仙门了,不过劝你还是不要乱说话,夏老祖可是七大仙门之一,九阳境的大修士呢。”刚才粗狂的声音又如平地惊雷一样响起,我看了过去,这人也带了不少的弟子来,和那姓白的老者一样,都是八卦境的修士。役余央号。

    “呵呵,仙宝?我说解决天灾,你们硬说是宝物,我和你们说,离开此地方圆十里之外,你们还敢走进来,都不要命了是么?既然来了这么多人,那我就再说一次,离开这片区域十公里!无论是海底,无论是海上!如有违反的,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我冷笑起来,扫了一眼上百的修士,心中战意一下子的旺盛了起来!

    而话音刚落,我背后似乎感觉一道威光闪过,我猛然的看向了天空,而周围的仙修同样也感觉到了天空的异样,甚至还以为有仙宝临世,全都骚动了起来。

    “好像是仙宝破界!?”

    “嗯,必然的,事出反差必有妖,你看看这里的仙气就知道了,这么猛烈仙气,如果不是上界宝物临世,我都不相信!妈蛋的,姓夏的要独吞宝物!”

    “早知道他夺走了北极的浑天罗盘和几件宝物后就鼻子高翘了,想不到这次一见,果然如此,恃才傲物呀。”

    “离开十公里?真好笑,这世界是他的不成?”

    “各位都在天灾之下苟存,我天一道破天灾而做法此地,不需要你们帮忙,也不需要你们贡献什么,只要求你们暂时离开十公里开外,让我的同伴能够解决掉天灾而已,你们在这里认为仙宝临世,殊不知上界已经知晓了我们在消除天灾的决心,我的同伴取界石抗拒天灾,做法都危难在即,你们如此威逼,甚至还想要破坏,难道真当我夏一天平素太好说话不成?”我伸出手,引剑芒而出,杀气腾腾的看着一干人:“三秒之后,留在范围内的,我必杀之!希望列位珍惜生命!”

    言罢,山外山的弟子和仙山瑶池的弟子主动退开,他们都不是先头部队,应该是后勤补充的队伍,等级都在**境往下,而帝仙宫也没什么尸仙了,给黄泉杀道乱杀一通后,剩下的多是一些分散在外的诸侯,现在帝仙宫尸仙不会超过三位数,而且好些尸仙都知道我的厉害,当即走的干净。

    鬼仙门炼狱的刚在西北吃了我的亏,这次不敢和我作对,也走了,北极仙门之前几乎给我灭门,但雷霆海却保存了下来,加上当时是祖龙表演的戏份,他们觉得我不过如此,当然还想要尝试下。

    至于剩下的深海鬼族,这些的鬼族似乎完全不怕我,真是无知无畏。

    这么一来,走的只有二十多而已,剩下的也还是近百,而且叫嚣更甚。

    “大家其利断金!共同打击这独食的家伙!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吃素的!”

    “不错,简直丧心病狂!真把我们当傻子哄了,明明天上刚才空间就裂开一缝隙,他还敢睁着眼说瞎话!”

    “哼,骗人也找点好的理由!都不择脸面了!”

    我现在总算知道了,无论我是数到三还是数到一百,他们都不会走,若不是我九阳境,怕他们早就杀过来了。

    “大家上!不用和他废话!”果然,刚才声音尖锐的白姓老者立即就先发难了,他手指一点,剑光瞬间就飞了过来!

    这一攻击,果然引得另一个八卦境的壮汉跟着攻击了,接着就像是给带动了一般,数不清的法术狂风落叶的都涌向了我,解除天灾没有一个肯冲在牵头,一听说利益,就巴不得先杀人再夺宝,玄修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若关己,老天他都能给你逆了。

    “很好!那就怪不得我了!”我伸出手,捏了几个法诀,剑芒顿时飞射而出,轰一声直接把那姓白老者打了个透心凉,胸口赫然出现了一个血洞。

    一群已经发动攻击者,目露惊骇之色,这才知道撞上了铁板,有些灵便的,攻击本来就是试探的,干脆都逃了,我面色阴沉,有心杀人夺宝,到头就想要逃,哪有那么容易?

    嗡!

    剑芒再次飞出,轰的一下将几个逃走的直接轰杀当场!

    数十个仙修的法术这才如同慢动作一样到了我跟前,我想都没想,直接缩地术到了他们身后,一张银符从袖子里飞出来,我快速用手指凝聚仙力虚画咒符:“同生寸心凉秋雨,千念悲风成片云,故欲脱凡无情世,剑魂幽毒伴沧零!天一道,幽冥毒剑!”

    咒语念完,前方很大一片都给笼罩在了子母剑球中,而球体炸开,十几个修士逃不急都中了魂毒,除了痛苦惨嚎外,修为也急速的降了下来,剩下不少高阶的修士反应也快,跟着念起了自家的密咒,准备继续死磕,或许觉得现在反正骑虎难下,舍得一身剐阎王拉下马。

    对于这类投机分子,我也失去了怜悯之心,直接剑芒飞过,卷走了他们的头颅!

    而之前声如洪钟的中年大汉叫得虽然厉害,但逃的更是厉害,一瞬间就跑到了理我很远的地方,这家伙煽动修士过来,我并不打算给他机会,直接缩地术就到了他面前,五把虚无剑全都打进了他体内,在冰封中,他魂体碎成块状,漂浮在海上。

    一连串的杀戮让所有修士总算惶然,或许才在这个时候想起九阳境到底意味着什么,纷纷求饶起来。

    “刚才不厌其烦劝你们走,却留下来想要杀人夺宝,现在再告饶,不觉太晚了么?”我怒目而视,继续念起了魂毒之咒,要将这些修士都废了再说!

    可就在这个时候,上方一个熟悉而雄厚的声音压了下来:“夏一天!你屡犯天规!当我龙玄天不存在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