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4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十卫
    剑声如雷霆咆哮,一剑可遮天蔽日,这就是威道之剑,我心脏随着那把剑剧烈的震动起来,似乎浑然一体般,我的心脏跳动越快。它震动的频率也越快!

    就仿佛是我的心脏!

    我看着眼前的所有能量已经给威道之剑劈开,忍不住伸出手。去抓那把剑的把柄,这一触及,我浑身忍不住巨震,一股剧痛瞬间钻入心房,剑居然不见了!

    我左右一看,哪还有剑的影子,只有剩下的三四十个天将愕然看着眼前一切!

    龙玄天已经给我的紫府天灯一击打灭,而玄天四将则给威道之剑劈成两半,滚回了上界,剩下的喽啰,根本不足为惧,而仙山瑶池和山外山的修士一齐赶到。我也再次召唤会了作为天灯轰出的剑芒,再次前去收割天地正神的魂体!

    攻击顷刻展开,而我的感应中,周围的大批捣蛋散修却不断的消失,我脸色骤变,这怎么可能?难道有什么强大的正义修士介入了战场?是拿祖龙剑的黑袍修士?

    不过我并没有感应到祖龙的气息才对,那对方到底是谁?

    我没有继续再纠结下去,再次施展剑诀攻击,很快杀得一群天将抱头鼠窜,四散而逃,大部分逃出攻击范围后,立即念起了法术逃回了上界。毕竟没有了龙玄天,他们不过都是没头苍蝇,所以我和山外山、仙山瑶池解决得很顺利,杀了十几个,剩下的全都逃走了。

    这里的战场结束了战斗,胡正逢和上官琼都派了弟子去周边护法,而我得以停下来时,赵茜的法术也即将完毕,现在只要等待她完成最后的步骤而已。

    有暇顾看自己的手心,我发现多了一点黑痣一样的点,心中不禁感到惊疑,难道那把黑疥入了我的身体里?

    我赶紧召唤了疾行鬼。嘱托了胡正逢和上官琼守住赵茜,自己就上了岸,坐在棺材上,我打坐开始内视身体的状况。

    结果找了大半天,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那把黑剑完全没有了踪影,让我一时有些坐立不安,这把黑剑,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泰阿?

    但不应该是实体的宝剑么?现在钻入了我的躯体。那岂不是和剑丸一样了?可为什么现在看不到它?

    没有感应到那把黑剑,我心中还是感到一丝的不自在,谁喜欢有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

    不过既然连我这九阳境都找不到,恐怕它的力量远远超脱我的想象,恐怕某些方面,比现在没有了祖龙魂的祖龙剑要厉害都不奇怪。

    我本来想要再次潜入水中,但忽然间,海水竟猛然以赵茜为中心旋转,渐渐开始越转越强,过了才一会儿,布阵的九枚界石位置中间的地方全都空了,海底的人和物干脆就这么出现在我面前。

    成功了?

    我心中疑惑,从防水背包里拿出了手机,开启后,地磁的作用下,本来手机的画面如同给磁化了一般,但现在竟缩成了一点,到赵茜收功的时候,画面竟也恢复了正常!

    不过海底找到这么强大的压力,往回倾倒的时候几乎也是排山倒海的,不过显然难不倒赵茜,她罗盘一转,直接上了岸,这跟我的缩地术差不多,只不过她的是置换,我的是拉伸。

    “时间不会太久,天灾马上就要被屏蔽了。”赵茜看向了天空,而我也松了口气,跟着她看向了自己的头顶,现在看起来,头上的彩云竟渐渐消散了,南极仙门的办法还是很有效的,只看后续的情况如何了。

    上官琼和李秀芝、胡正逢、倪诗都上来了,四人也看着头顶的天灾消逝,互相松了口气。

    李秀芝刚刚赶过来的,我发现这次她居然也九阳境了,也不忘了出言恭喜一番:“想不到李道友一段时间不见,也晋级九阳境了,恭喜恭喜。”

    “唉,还是差了左清玄一步,我本来就该九阳境才是,未曾想当年一次暗伤,导致身体修炼的功法有所缺憾,以至于一直都没有冲上九阳境。”李秀芝虽然叹气,但目光中的喜悦是由心而发的,她是剑修,拥有一枚和我一样漆黑的剑丸,现在她晋级,对于山外山而言非常的重要,昭示已经和雷霆海分庭抗礼,甚至在弟子人数上已经远远的超越了雷霆海。

    “这次清理了北极仙门,我们七大仙门会再召开一次常务理事会,就以后的情况会重新安排常务成员,李师妹九阳境,对我们山外山也是一大助力呀。”上官琼捻须微笑,看着胡正逢不知道心中想着什么。

    胡正逢轻哼一声,说道:“综合实力而言,你山外山当常务会老大也是板上钉钉了,我可以投你的票,不过我们有什么好处?”

    “老伙计,怎么说话呢?什么老大不老大的,都是同伴,我们整理秩序,当然是人越多越好是不是?你们妖修虽然上次也跟我们一样靠夏道友避过了一劫,但终归基数没有我们大对吧?”上官琼不改笑容,心中当然十分的高兴。

    上官琼爱现,这个是众所周知,但不代表他不做事,作为昆仑山仙门的老大,他还是称职的,正义感也不缺少,要不然也不会反对雷霆海的无情作风了。

    “无论如何,天灾也算是解决了,现在就看看南极仙门的情况吧,对了,刚才在那一路清理散修的是山外山哪个修士?”倪诗姑婆皱了皱眉头问道。

    “不是我们山外山的呀……我以为是你们仙山瑶池或者其他仙门的呢……”上官琼怵然一惊的看向了海底,而李秀芝还想要过去看看情况,但很快就站住了,因为下面的人好像把散修杀光后,当下往这里过来了!

    随着对方靠近,我对气息的把握也越来越精准,但确认对方身份的时候,心中仍然不禁一凛:“黄泉杀道!”

    所有人都是震惊,李秀芝更是把剑芒也召唤了出来:“哼!来的正好!我正愁没地方报上次的仇呢!”

    “师妹且慢,看看如何再说。”上官琼看我都没出手,他当然不舍得让自己的爱将出战,当下就拦住了李秀芝。

    胡正逢和倪姑婆也冷冷看着那位置,敢于面对我们五个九阳境还飞冲上来的人,绝对不简单!

    哗啦!

    海水炸起一团水花,来人凌空踏浪,瞬间就到了我们面前,我一看之下,竟是个八卦境的二十七八青年。役帅找技。

    我和胡正逢几位都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上官琼先说话的:“呵呵,黄泉杀道,杀我七大仙门、天下散修无数,眼看着就要给剿灭了,现在出来是几个意思呀?”

    “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在下帝言勇,黄泉杀道十卫之一,几位前辈或有所不知,黄泉杀道一直世代安居南极,数百年来,行的也是天下正义,寥寥出去几次派弟子出山完成任务,都是为了天下大义,解决危及天下存亡的灾厄,然而这次却未曾料到引来诸多仙门迁恶,也是唯独这次损失最为惨重,导致仁义礼智信五位兄弟尽皆陨落。”来人拱手说道,把头低得很低,似乎有认错之心。

    “你想说什么?”我皱眉问道,心道这南极仙魔难道想要洗白不成?

    “呵呵,就这样?你认为杀了天下诸仙,还能免于问责?”胡正逢拿出了一根烟,点着后不屑的看着这叫做帝言勇的青年。

    “前辈,我黄泉十卫自小一起成长,情同兄弟,或有的本就是一母而生,故而一人亡,其余人自怒火冲天,难免另外几位做出过激的反应,他们或有不对,或有不分青红皂白,但如今事态覆水难收,连老祖都觉得心有戚戚然,之后就严令我们剩下的五卫不准复仇,不准滋事,更不准出山,故而才有现在的局面,加之既然大家皆为天下大义,我想何不一起放下仇恨,放弃以前的成见走在同道之上?”帝言勇不卑不亢,把话说得十分漂亮。

    “嘿嘿,眼看着天下群仙围剿,倾巢覆卵之下就想着要告饶了?有那么容易么?”上官琼阴沉的笑起来,他昆仑山的弟子死伤无数,谁肯善罢甘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