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4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手辣
    “夏一天!你!”祖星海勃然大怒,老脸上全都气红了,目光露出了杀机,而所有七大仙门的仙修全都浑身不禁一颤,估计都暗道这下玩完了。

    “嘿嘿,这破锣性子。本王喜欢!”汉王愣了下,随后笑出声来。这家伙一看就是怕天下不乱的。

    这了他们俩,整个场面顿时冷寂了下来,这转折,把所有人都吓坏了,连帝君泽后面的一群九阳境仙修都跃跃欲试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动手。

    我嘴角咧起一丝狠意,目光扫了所有的仙修一眼,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惧意,我并非托大,而是要逼出黄泉杀道的本性!

    “哈哈哈……这位是夏道友吧?果然是年轻气盛,锐不可当,这样的性格。在外面可不是安分的主,不过我们南极仙岛里,反倒是非常合适的,恣意江湖,有什么说什么,这也没什么不对呀。”帝君泽笑起来,而这下子,让所有的仙修都松了口气。

    “哎哟,夏道友,你别吓我了行不?这才跟你半天,都坐了三回过山车了,老夫可受不了了。悠着点呀你,有什么先知会我们逃好了。”上官琼密语传音给我,我看向他,他表情平静,但脸都吓绿了。

    胡正逢目光中也多了一分的侥幸,看来他也是忌惮无比的。役节斤圾。

    帝君泽看安稳住了诸位修士,当即说道:“俗世之中,杀人者偿命,欠债者还钱,我们仙修也一样,而且更有过之,匹夫一怒。血浅五步,十步之内,人尽敌国,说的便是我们修士,我理解大家的心情,当然,我们黄泉杀道自然也有我们黄泉杀道的不满,所以,我们已经把大家认为血仇累累的本岛弟子帝言仁、安如水缉拿来了。如今弟子会去提来,听后大家发落,大家觉得如何?”

    “帝岛主也不用太过客气,这小子在人间从来就横行无忌,你习惯了就好,不过你说的把帝言仁带出来,那人去哪了?我仙山瑶池可有不少弟子死在他手中,你说匹夫一怒,血浅五步,老妪不是匹夫,但因怒也要亲自将他一掌拍成肉酱,不知可否?”话音刚落,大家都看了过去,这一看都目中微微一凝,原来说话的是倪诗老姑婆。

    我心下暗笑,老姑婆也不是善茬,说很戾比我更甚。

    帝君泽眼皮一跳,说道:“要提牢中弟子,还需一会,还请诸位道友先随我进入殿中叙话如何?”

    在广场上不好说话,当即大家都转入了内殿。

    内殿中,面目狰狞的神像高达七八米,两层楼左右,就摆放在中间,神像威风凛凛,手拿长剑,掌托东皇钟,一身金色的铠甲,我远远一看,脸色微微变了,这不是太一大神是谁?

    见道统大神不拜,那就不敬了,我找了蒲团,当即跪下一拜。

    帝君泽似乎早就知道我阴阳家传人的身份,也不见奇怪,而其他人也不好问起来,毕竟谁没个道统大神,而我七大道统齐集,更是很多修士都知道的事实,倒也没问什么。

    看来黄泉杀道还没有放弃自己阴阳家的道统,而是换了个黄泉杀道的名头罢了,底子里还是阴阳家的。

    但这太一大神表情有点凶恶了,原本玉树临风,现在跟个杀神一样,可见黄泉杀道本身就戾气十足,这等邪异,藏得再好也会露出狐狸尾巴。

    到了偏殿,大家依次坐下,女弟子们纷纷上来奉茶,只有九阳境仙修才有资格坐在这里。

    就跟平日里开会似的,这黄泉杀道也是架子端足了,帝君泽坐在了主位,而祖星壶在了对面,剩下的全都随意坐了,这顿时引来了上官琼的不高兴:“哎,凭什么?我山外山仙修弟子也有上百,他祖星海什么东西?我难道不该坐在主位?”

    祖星海眼皮一挑,瞪了上官琼一眼,随后连话都懒得说半句,这更让上官琼愤怒不已,他之前还想要当下一届理事会老大呢,这么落他面子,以后还怎么在人前吭声?

    毕竟主次只有两位,看到安排不能平等,帝君泽当即说道:“上官道友,咱们这不分主次,且先解决事情要紧。”

    上官琼只能是闷哼不已,我当即传音说道:“祖星海离死不远了,死人就是曾经坐在王座上又如何?道友稍安勿躁。”

    “不是……谁坐我都没话说,这老家伙上去,我就不服,不对呀,夏道友,刚才你不是还想故意挑火么?”上官琼疑惑问我。

    还没等我回答,很快弟子就押了两个人进来了,一个身穿白衣,脸上带着愤恨,正是帝言仁。

    而一位身段婀娜,走起路来妖娆无比,处处透着女孩子家的妩媚,我一看差点没喝进去的茶水吐出来,这不是赵仙官么?这架势,看来是习惯走少女的路子了,她现在一身黑色道袍,倒是透着一股别样韵味。

    “帝言仁,安如水,你俩出去执行任务,却滥杀无辜,可知罪?”帝君泽淡淡的问着两个跪在眼前的人和鬼。

    帝言仁怒目看向了我们这群仙修,最后把目光投向了我,看来他对我的恨可不小,不过这家伙也是光棍:“岛主,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出去执行任务时,是我擅自让他们加了一条任务,就是杀光这些仙修,特别是那叫做夏一天的恶贼!有今日我早有预见,请岛主赐我一死就好,但求放过如水妹妹!”

    “言仁大哥!”赵仙官满脸都是泪花儿,要不是知道她真实身份,这娇滴滴、可怜兮兮的目光差点把我也弧了,看来这蚊子大神平素里也没少和帝言仁交流,连让人顶包都顶得这么漂亮。

    “不要说了!这事全累我!”帝言仁英雄气概的制止赵仙官继续说下去。

    赵仙官表现不俗,当场就泪崩了:“不……不不,是我们一起决定的……言仁大哥!不只是你……要杀连我也一起杀了!岛主,如水知错了,您一并罚了我们罢。”

    我突然心中想笑,不过生怕给人找到什么端倪,生生只能忍着看他们俩生死离别。

    “不用来求我,你们杀了这么多仙修,终究难逃制裁!”帝君泽板着脸,一副可惜的样子,然后面对我们这边说道:“诸位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然后我们就讨论正事吧。”

    “这……”祖星海犹豫了下,似乎考虑帝君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何会如此的干脆,而其他人都面有难色,或是和祖星海一样考虑,但也觉得眼前这对,简直就是苦命鸳鸯不是?

    不过帝言仁的所作所为毕竟摆在那,倪诗姑婆根本起不了同情心,看了一眼那帝君泽,道:“既然都……”

    “既然都不敢下手,那就由我来好了,哼,黄泉杀道反正也杀了不少了,再杀两个也不过多添点凶名!”我脸色一沉,立即从桌位移动到了帝言仁和安如水的面前,那帝言仁怒目看向我:“夏一天!你敢杀如水,我便先杀了你!”

    “慢着!”帝君泽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干脆果决,瞬间就到了我附近,临时像是改变了主意想要阻止一下,但我根本没理会,以更加迅疾的速度,将手中早就准备好的五道虚无剑当场射出!

    “你!”帝君泽嗡一下拔出了长剑,直接打飞了其中四把,但我也不是善茬,立即大喝一声:“滚!!”

    这声浪顿然震得帝君泽退后两步!双目怔怔的看着我,没想到我的实力居然如此霸道!

    而剩下一道虚无剑没有任何的悬念,当场就打穿了帝言仁的身体!

    至于其他九阳境仙修刚离席而立,就给我七倍道统怒喝出来的法力震得退了几步,而几张椅子瞬间就崩了!至于桌子,就更不用说了,垮了一地!这招也得之外婆,只是鲜少使用罢了!

    帝言仁身体当场经脉和生机都断了,倒下的时候,灵魂也跟着离体,本来还想要再逃,但毕竟是给打灭了魂后逃回来的,本来就弱得很,当场就给我伸手抓住了,一张玉牌就把他封入了里面!

    这次帝君泽想要后悔都来不及了,人都给杀了,魂也拘了,还能拿我怎么办?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