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4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首座
    “捣乱的就有,解决天灾的却没有几个!方景廖,钱子如,江卓云!你们三个鬼修在天灾的时候怎么没看到冒头!?有人给解决了天灾,还在这聒噪,真当我天一道是你家佣人。想要怎么的还都听你们的?”我冷冷怒斥完,转过头说道:“茜。你也不用和他们多废话,大义就是大义,何须解释?活该这些人都该死在天劫下!”

    “夏一天!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真天下无敌了?”方景廖大怒,枯槁的手指着我,双目中露出了狰狞来。

    “怎么?难道还想要斗法?”我阴沉的着脸,而方景廖见过我实力强劲,有些不敢硬碰硬,就说道:“呵呵,实力强,就这么霸道?天下玄修都给你们害了,难道你还要跟天下玄修作对么?大家应该对这霸道之人有了更甚的见解吧?商道友,汉王道友。难道你们也要看着此人的脸色?祖道友,难道你不是我们七大仙门理事会的主席?就看着这跳梁小丑在这里放肆!?”

    祖星海听说天灾解决却封了界,那个郁闷比谁都强,他身体只有一年的寿元,早就油尽灯枯,急需晋级突破上界,谁知道这下好了,上不去了,那对他而言,简直比直接杀了他都难受,修炼还有什么用?

    不过毕竟是祖星海,老谋深算的他还是说道:“方道友。解决天灾人人有责,倒也不是赵道友的原因,至于这夏一天,哼,你觉得不高兴,就按照玄修的办法去解决好了,我只想问问赵道友,可有暂时破了封界的办法。”

    赵茜自己也有些懵了,本来大大的好事,现在大家却不卖面子,还闹得差点为这事打起来,她只能尽量平复心态说道:“这……我只知道封界力的办法……至于破了封界力。我并不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当时我封界力的时候如果失败,天灾会立即降下来,到时候九阳境的修士都会直接暴露在天灾下,而且后面天灾的速度还要更快许多倍……”

    这话落音,大家都倒吸一口冷气,都庆幸赵茜当时成功了,要不然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了。不过才回头一想,所有人都目光露出了绝望。役节在技。

    “既是说……如果现在破坏界力,天灾还会降下来?我们还要死无葬身之地?”胡正逢顿时站了起来,冷汗也流了不少。

    “嗯……可以这么说……不过界力不是谁都能破的……对很多人来说,这好比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赵茜和胡正逢也是熟识,但这次事情太大,安慰什么也都要免去了,实话实说比什么都好。

    “妈的!玩儿蛋去了!本来还有一年时间,现在好了,不但被关在牢中飞升不得,一但解决那劳什子界力,我们瞬间还会灰飞烟灭,谁还能上去!?”商照顿时破口大骂起来,瞪了一眼赵茜,但见我目光杀机,他立即转移目光碎碎念起来:“帝道友,你们也太不厚道了,给赵道友这书籍,不是害了我们么?”

    看得出来,不止是这几个鬼,祖星海、左清玄,甚至包括所有修士都不大高兴,大家都或多或少有上界的理由,而倪姑婆也早就想去找外公了,而且一年的时间可以有很多变化,现在好了,天灾是解决了,但大家上不去了不是?界力也碰不得,一碰天灾就下来,简直就是死路一条呀!

    帝君泽顿时大笑:“哈哈……天灾之下,焉有谁能够躲过?解决天灾,大义所驱,我觉得赵道友这么解决也是情理之中……”

    “呵呵,利用别人的大义,最是可恨,帝君泽,我不知道你们南极仙岛想要干什么,抛出了古籍让我们上当受骗,不过最好别把狐狸尾巴露出来,要不然,别怪我为大义,先诛灭了你这伪君子。”我冷笑的打断了他的话,这让帝君泽目光中多出了一抹杀意,而他旁边的帝青,也同样难掩对我的愤恨。

    “夏道友,界力既然已经解决了天灾,我们大家也都上不去了,何须再纠结这些?如今我们应该和上界当时封界防备我们一样,也防备上界的骚扰不是?况且天下修士不再能飞升,那我们应该推选出天下的领导者来,重整天下玄修的秩序,我也听说了,夏道友最近一段时间里不也是大刀阔斧,有意要开创出更好的玄修局面么?你想想,如今我们仙修,行径作风多是以私利为先,对于天下大义弃之不顾,这是为何?就是没有领导者,而我召集诸位能代表天下修士的仙修,就是为了要解决这个问题呀!”帝君泽慷慨激昂的说道,随后扫了一眼天下群修。

    我皱了皱眉,狐狸尾巴来了,不过既然已经开了头,且听听这帝君泽还有什么说辞。

    祖星海也脸色一沉,现在他是七大仙们理事会的老大,你在老大面前选老大,谁高兴得了,而且说最近不太平,那不是扇他脸么?所以祖星海就不乐意了,立马说道:“帝道友,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吧?而且我们天下玄修,已经习惯天下共治,你们南极仙岛数百年来本就隐世苦修不问世事,对我天下共治之事了解多少?如此妄言,委实不妥!”

    “不错,天下共治也不是你们南极仙修说的算呀?”商照也帮腔说道,鬼仙门和北极仙门素来就交好,把祖星海的菜都给抢了,还有他鬼仙门的汤喝么?

    “呵呵,大家所言我们也知道,我们南极仙岛确实在数百年来就隐世苦修,但一旦天下有大事,哪一次我们南极仙门不派弟子出来?既是一界,难道还排除我们出去?孰不现实呀。”帝君泽淡淡的说道。

    “说来说去,也就是现在你们实力强,所以要统制我们吧?也行,你先开仙路让我们上去,你爱统制谁就统制谁好吧?若是不行,这事我首先是不支持你的。”钱子如很不高兴的说道,大家正在为白日飞升之路断绝而悔断肠,现在还没缓过来就谈谁是老大,这也太过急切了。

    “当然,这只是个设想,其实,虽然破界之路断绝,但修炼何尝有停?就是十方境后,也有诸多的境界不是?若想要长生,我们南极仙岛有的是办法,我们的藏书阁里,也曾经有数百年以前的经典描述如何修炼,如何达到长生的办法,共治之事,我们可以改日再谈,大家远来是客,舟车劳顿的都应该累了,要不随我去一趟藏书阁,或者一同观览一趟我们南极仙岛的景色如何?”帝君泽立即改变了策略,打算稳住我们再说。

    一群修士全都眼光发亮,听说能够随意参观藏书阁,还有达到长生的办法,甚至十方境之后的路子都有指点,顿时是兴高采烈起来,对藏书阁自然充满兴趣。

    “帝道友……这不好吧?藏书阁是各门各派的禁地,能够随意参观么?”汉王这看起来就是酒囊饭袋的家伙,居然也对这藏经阁感兴趣起来。

    “嗯,如果是藏书阁……那姑且去参观下也无妨……”方景廖也是目光灼灼,南极仙门的藏书阁当然是要看看的,毕竟连界力这种东西他们都有注释,肯定还有更厉害,闻所未闻的东西。

    所有人全都很高兴,竟都忘了谁当老大的事。然而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起来,冷笑道:“你们黄泉杀道的老祖帝纤尘,杀我阴阳居所有阴阳家,霸占了阴阳家的方丈山,如今又擅自把藏书展示出来,你们是大方,但老祖宗不知道怎么想?”

    “怎么?这里的东西都是我南极仙岛的,难道夏道友还想要拦着不成?”帝君泽冷笑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