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5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血湖
    所有九阳境修士全都朝我追过来,赵茜二话不说就启动了浑天罗盘,把我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眼前都是冰川和大雪,整个天地都如同覆盖了一层白色的被子,我身体也不难感到微微的寒冷,而看向那群九阳境的修士给拉开了看不见的距离。我心中也暂时平静了起来,但赵茜却妙目带着凝重。可见接下来应该会让我看到一些难以想象的东西。

    赵茜休息了下,再次动用罗盘,而这次。我却来到了一片血红之地。

    周围都是坑坑洼洼的寒冷冰层,冰川又深又冷,而沟壑中却流淌着淡红色的液体,我心中一震,而赵茜立即拉着我过去,指向了那条看起来像是血河一样的东西:“天哥你看底下!”

    我心中一凛,凝气聚目力穿透河流。而看到下面竟是一具具残缺的尸体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下面是一个个的孩子尸体,有的头颅没了,有的手脚给砍断了。穿着上有南极仙岛的。也有一些衣着破烂的,这些孩子年龄都不是特别大,有的七岁,大也不过十二三岁,而且男女都有,但看他们的伤痕情况,却不像是多厉害伤害造成的,更多都是一些入道期或者悟道期所打出的伤口,我看着河流的方向,心中又是一惊:“上游?”

    赵茜当即点头,说道:“对,胡正逢道友和其他道友都在上面的禁地,这些河流里的尸体,都是从上面飘下来的。”

    “什么?”我惊道,这里看起来至少也有百来具尸体,那上游肯定更多。

    “天哥,我们走,上面才是禁地!”赵茜也不继续解释,直接把我带入了禁地。

    一阵紫光后,我们出现在了一片红色冰层那里,看到周围的一幕,我惊呆了。

    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平顶山的山顶,中间有着一汪天湖,湖中的水是淡红色的,而湖边的尸体到处都是,穿着什么样道袍的都有,也有古代衣服的死人,一堆堆,一片片的就摆在那里,而此地血气沸腾,有股杀机感就这么从周边放出,而我的手心忽然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股刚猛无比的剑气竟扎得我手心剧痛!

    我连忙看向了手中,一枚尖锐的黑色能量似乎要从里面射出!

    是泰阿剑?

    震惊的同时,我喜忧参半,毕竟其一无法控制这股能量,第二也不知道它的存在到底是好是坏,这对我而言无疑很危险。

    “夏道友!你看看,全都是尸体!真不知道这黄泉杀道哪来这么多的尸体,我粗略算了下,最少也上千!”胡正逢没有飞过湖面,而是从圆形的湖边那飞过来,而另一面,上官琼和李秀芝也双目中带着惊愕飞向这里。

    “妈的,简直就是尸山血海,你看看,好多门派的都有,还有以前我们山外山数百年前的一些师祖的尸首!”上官琼惊怒交加。

    “你怎么知道是数百年前的一些师祖?”我连忙问起来,想要用逍遥行飞跃湖面迎向了他们,但给赵茜一把拉住:“不要飞上去,下面有妖异,一上去就会照出自己死亡的梦境,而且湖深不见底,有剑光闪耀,或许底下有什么机关,能瞬间杀了飞过湖面的人。”

    我有些疑惑起来,而倪诗姑婆见我不信,一脚把一只随手摆在那的断手踢向了湖面,但这手还没到湖底,就一道剑光串了上来,嗤的一声把断手切成两半,随后才掉入了湖中。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惊讶,这剑光杀气冲天,并且快如疾风,就好似剑丸一般避无可避!

    “怎么不知道?他们穿的衣服就是我们山外山以前老祖师爷们穿的,而且好多门派的都有,看衣服的破旧程度,肯定是给他们掳来一段时间了,受了一定的折磨后才死的!”上官琼怒道。

    “我刚才看到一修士死的诡异,捂着他的衣服在那笑,我就扯下了他的衣服,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么?”胡正逢拿着一件外面看着没什么,里面却写着血字的衣服。

    我忙问了起来,包括赵茜也很是好奇,胡正逢也不卖关子,说:“那人说,他叫游子意,自小修仙,二十岁已经在山外山登堂入室,是个天才剑修,而她有个妻子,叫做聂青衣,也是个天才剑修,同来至山外山,俩夫妻在九阳境的时候,带孩子游历天下,不幸给这些黄泉杀道掳来了这里,孩子给扣押了,成了黄泉杀道的弟子,而他们自己虽然在一起,却也时常要来这里给黄泉杀道的孩子们喂剑,后来陆续还生下了几个孩子,他甚至亲眼看过自己的两个孩子,为了争夺出线权,哥哥杀了妹妹……”

    “什么出线权?”我愣了一下。

    “山外山的弟子,修炼黄泉杀道,本来竞争就十分激烈,通常弟子切磋,无不是真刀真枪,而到了七岁,十四岁,二十一岁这三个阶段,都要和自己的同龄人进行一场生死决斗,所以这里死去的孩子会这么多。”胡正逢接着说道。吗找妖弟。

    上官琼咬咬牙,怒道:“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状况,而且看情况,雷霆海和其他门派都有,这黄泉杀道,简直丧心病狂。”

    “后来游子意前辈和聂青衣前辈怎样了?还有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赵茜充其量也不过是女孩儿,当然对这些事更关心点。

    “两位能者诞下的孩子都很厉害,但黄泉杀道里,总有更厉害的,到最后能够成为真正弟子的,只有一个而已,而他们夫妇因为只培养出了一位孩子,也只能用孩子换取一个人活下,也就是夫妻二人,只能留下一个,在决斗前的一天,游子意前辈用血写下了这血衣,然后死在了自己妻子的手底,而妻子和儿子之间,至始至终应该都不认识对方,也算颇为可悲吧,至于聂青衣前辈最后如何了,无人得知,因为血书就描述到了这里。”胡正逢叹息说道。

    “原来他们也在求生,求生就会诞下子嗣,唉,有多少孩子会是以这样目的来到世间?又有多少成为了南极仙门的弟子?”可以看出赵茜很难过,我听闻后也是同样的感慨,而胡正逢又说道:“其实我也发现了一点,除了游子意,还有不少负责给孩子们喂剑的人,都有入魔的征状。”

    我们都是心中一凛,但想一想,就能够的通透了,毕竟潜入杀道深浅,全凭戾气多寡,戾气越强,入魔会越快,游子意本身就是给一群孩子喂剑,做指导的,加上长期的压抑下,难免就走火入魔了,这倒是很正常。

    我走到了一具冻僵的女孩儿尸体前面,眼前的她跪坐在那儿,嘴角躺着血,胸口插着剑,她是自杀的。

    而她前面,还躺着个女孩,样貌酷似她,死去也不知多少年了,这两个孩子之间,或许也存留了无数的故事吧。

    黄泉杀道存在数百年,死者已经不可计数了,到处断肢残骸摆在禁地中,这里的尸体也不会腐烂,让这累累血海,仇恨滔天得见天日,也让这里透着一股恐怖的杀意。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伤天害理,驱兄弟姐妹、亲朋好友互相屠戮,用上杀人如麻,都不足以形容。

    我愤怒之极,但就在我们刚停下交流的那时候,帝君泽就带着一群仙修进入了禁地!

    祖星海和商照等修士并没有上来,看来这帝君泽还是忌讳这些事的,毕竟这片可怕的禁地,终归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

    我看向了天空,发现祖星海和左清玄都在空中,但明明就在附近,却像是没看到我们一般,我瞬间就想到了是障眼法的大阵,让他们就在站在外面,也看不清我们这里的状况。

    也只有赵茜才能够凭借浑天罗盘轻松进来了。

    帝君泽扫了一眼周围的尸山血海,嘴角冒出了一丝的狠意:“看到了又如何?你们觉得能够带着这个秘密走出我南极仙岛么?”

    “茜,带其他人先走,我不杀光他们,誓不为人!”我看着一个个孩子的尸体,看着阴阳家的断肢残骸,心中的愤怒瞬间点燃,而掌心那道剑气,轰隆一声扎入了地面!

    泰阿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