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5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怜秋
    帝君司飞步到了我面前,双目中带着复杂之色,说道:“你真以为能救了这两个孩子么?”

    “为什么不能?”我冷冷的看着他,然而就在这时候,我身边两个孩子却痛苦的扭曲起来,我探入了一道气息进入了孩子身体。

    果然。和帝君司说的一样,我发觉力量给孩子身体里的一股杀气冲撞了一下!我顿时加大力量去抵抗这股杀气。然而杀气给暂时压制后,在我收回自己力量的时候,又再次反扑了回来!

    “我不占你便宜。把他们丢入湖中吧,这些孩子接触过血湖,已经让下面的晶棺污染了。”帝君司淡淡的说道,目光里没有任何的同情。

    “什么是晶棺?”我当即问起来,但说话的功夫,周围好几座门还是偶尔的有孩子进入这里,他们才刚踏入这里。就给化成血水,没有人能活下来。

    这片地方渐渐给血湖给淹没,但我不能让这两个孩子就这么死在湖中,就拿出了一张符纸。想要把赵茜叫回来。但就在这个时候,这两个孩子忽然双目赤红,张嘴就朝我咬来!

    我当即要切断他们的杀气,但就在这个时候,帝君司立即念起咒语冲向了我!

    轰隆!

    我闪到了一边,再次引气探向了这两个孩子的身体,本来还想要压制住他们的杀气,但竟发现魂体都给污染了!这就好像我剑毒,能够兀然魂体。

    惊诧莫名的我看向这两个孩子,发现他们已经没有了救助的可能,只要碰到血水,那就是死路一条!

    轰隆!

    又是隔空一击,那帝君司一拳就炸得湖水如血花一样飞溅上来,我想要再次缩地术离开,但两个孩子却在我身体中不停的挣扎,还想着要来撕咬我!

    眼看漫天的血水溅得到处都是,我只能再次缩地术跳到了湖边,而这个时候,两个孩子已经没有救了,他们连身体和魂体全都烧灼了起来,甚至若不是我的护身罡罩在,连我也要给血水化掉!

    看两个孩子已经身亡,我怒气上涌,当也只能将他们的尸体放回了湖中,而帝君司这个时候看向了我,说道:“趁着还有点时间,咱们斗一斗?”

    “难道你不想要阻止这场悲剧么?”我连忙说道。

    “阻止?怎么阻止?填了这么多杀气进去,很快晶棺就要启动了,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灭门,有那么好灭么?”帝君司冷笑起来,随后说道:“黄泉杀道数百年前到如今,早就变味了,就跟外面说的邪教徒一样,疯狂,自大!非我一族,都不过猪狗牛羊!我也想他灭门,不过这不是一人之力所能为的!你一个人走到这一步,我确实也很佩服你,不过,你也走不出死亡的下场!”

    “什么意思?”我面色一变,这帝君司从刚才就表现出异于常人的一面,想不到他居然会愿意说出这些事。

    “打赢我,我就告诉你,嘿嘿。”帝君司笑嘻嘻的说着,两手互相一击,随后在半空拉开架势,嘴里接着说:“你不是要试试蔽天轮么!但我这只有一半,你要尝尝么?”吗何贞血。

    “好!来战!”我双目一眯,长剑伸出,另一只手在前面一划,三张地仙符出现在了眼前,悬浮空中!

    帝君司看了一眼,随后停止了念咒说道:“不够,你应该有更厉害的招数吧?如果仅仅这样,会死的,还是用你所会的最厉害招数。”

    我倒吸一口冷气,蔽天轮一半就这么厉害?我本来想用剑诀来对抗,但对方居然没等我出招就说不行,难道真那么强?

    “我和他们一样,我也杀了很多的人,并且竭尽所能在黄泉杀道惹事,甚至约战戮仙台也是常有,死在我手上的弟子,自然也多不胜数,不过我和他们也不一样,因为我是从根本上恨黄泉杀道!”帝君司笑了起来,双目中带着自嘲。

    “既然恨,那为何不离开这里?”我皱了皱眉,想不到这里竟也能遇到了个正常的。

    “离开又有什么用?难道就不回来了?我一样要杀黄泉杀道的人,所以留下不是刚好么?”帝君司反问起我。

    “……”我沉默的看着他,拿出了六道盘,随后启动了空明石的力量,霎时间地火风水的力量源源不断的灌溉我身体,四肢百骸无不充斥力量。

    帝君司眼前一亮,但笑了笑又接着说起来:“其实我很羡慕你这样的人,既强得离谱,又没有背负任何的杀债。”

    “谁人没有杀债?”我淡淡的反驳他,然后念起了玄机炮的玄字诀。

    “呵呵,你的杀债,比起我差得远了,在你这个年纪时,我确实也曾经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够走出外面,留在外面,但当我把这件事说出来的时候,我师父却跟我说,我其实曾经亲手杀了我的妹妹,还有我的母亲,当时我就疯狂了,抓着他猛的问起来。”帝君司淡如秋水的述说起来。

    我听罢,瞳孔也为之一缩,念起了‘机’字诀,这些事,我从之前胡正逢找到的血衣中就了解了一些:“然后呢?”

    “我不信,因为我师父待我挺好的,什么都愿意教我,包括别人都无法学会的蔽天轮也教了我,我曾经就觉得我很幸运,因为在这里,所有的长辈都对我很好,我想要的一切,他们都会满足我,我为了报答了他们,年纪轻轻也已经九阳境了,并开始禅悟别人都无法参透的蔽天轮!但你知道么,我师父说他有证据,因为一切都是他安排的,他把我的母亲抱着我的照片,还有抱着我妹妹的照片给了我看,还说,当时我杀我母亲的时候,他们用我妹妹的生命威胁我母亲,让她不能和我相认……”帝君司继续述说着,随后两只手以手掌的姿势,在正前方挪动,和我的玄机炮一样,虚画出了一个太极:“蔽!天!”

    我倒吸一口冷气,蔽天轮,和玄机炮的起手何等的相似!难道当时老祖师爷也是从蔽天轮中创出了玄机炮?

    “我把剑扎入了我母亲的胸膛时,呵呵……她无声的用嘴说出了两个字,但当时我不屑一顾,连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以为她不过是死前的挣扎罢了,可直到我师父说起她是我母亲,我才猛然想起,那时候那两个字,其实是‘儿子’……”帝君司摇摇头,目光中露出了一丝的无奈,而他的蔽天轮念出了‘蔽天’时,整个人彻底进入了杀道中,并且浑身上下的杀气爆发到了极致!

    就好像玄机炮,潜入阴阳,以恐怖的阴阳之力,轰碎天地间的一切!

    “那你如何杀死了你的妹妹?”我叹息一声,开始颂唱炮字诀的咒文。

    而帝君司此时此刻,也同时开始念到了咒语的接下来最后一段,这个时候的他,在这里所吸收的恐怖杀气,已经足够让我惊骇了,毕竟这里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人死前那种杀机!

    “你知道么……师父和我说起的时候,我竟忘了我当时是怎么杀死我妹妹的,后来,他给我看了我妹妹的照片……我发现她长得可爱极了,只不过小我几岁而已……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尖尖的下巴,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比谁都漂亮……”帝君司双目赤红,血从他的眼中流淌下来,可见他这时候愤怒和杀机都冲到了头顶!

    也正是这个时候,杀道中的气流也彻底的卷动了起来,里面风起云涌,几乎将我也卷入了杀道里!

    我倒吸了一口寒气,我有六道盘,其中无穷无尽的力量灌入我身体,但帝君司在这杀气汇聚的可怕禁地里,所得到的加持也不亚于我!

    “我当时有把漂亮的剑,它如一汪秋水那么漂亮,是有别大家红紫长剑的所在,听说这把剑并非来至剑池,而是来至外海……它有个美丽的名字,叫‘怜秋水照’,师父说,整个黄泉杀道,只有我配用它……也只有我能用它……”帝君司摇了摇头,而嘴里也在这一刻,念出了蔽天轮的总纲!

    两股恐怖无比的力量即将对轰,谁生谁死,或许就在这一线之间!我七倍道统一瞬间也提到了极限,念起了玄机炮的总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