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5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水照
    “玄!机!炮!”我怒吼一声,双目萌生如烈阳一样炽烈的威势,而神器‘泰阿剑’也在这个时候暴涨一尺,发挥出刚猛的力量,在炮字诀下,我持剑飞出。闯入了杀道之中!

    “蔽!天!轮!”帝君司也大吼着,于滚滚红尘中冲出来。那可怕的力量,绝对不弱于玄机炮!

    力量接触的那一霎那,轰的一声巨响。杀道炸开了,两股力量对撼当场,刚猛的震动让我气血沸腾,但七倍道统之下,帝君司承受了更大的伤害,他七窍流血,但嘴角却带着诡异的微笑:“你知道。什么是蔽天轮么?你知道,为什么蔽天轮能够打败太极天书里的最强绝学太极炮么?”

    “什么太极炮?!”我把玄机炮的力量加大到了极致,轰然间,蔽天轮的罡罩啪嗒一声。就在泰阿剑的锋锐下破裂了!

    “我妹妹用的招数和你的一样。玄机炮也不过是太极天书里的太极炮换了名字而已!呵呵,我妹妹太厉害了,连道主毁了的书,她都能找到,并且学了回来,还想用太极天书的太极炮挑战我……”

    我双目一凝,如果真如他所说,那当时老祖师爷陈玄机发明了玄机炮,就是从太极天书中衍生而出的了,而他妹妹死在他手中,那就意味着一半的蔽天轮比太极炮还要强!

    “然后你用怜秋水照杀了她?”我不在犹豫,将玄机炮的力量再次冲击上极限,毕竟这一击,已经破了他的蔽天轮防御罡罩,只要泰阿剑碰到他的身体,就能将他斩杀当场!

    杀了自己的母亲,杀了自己的妹妹,虽然有个中原因在里面,但论其凶狠和杀伐,以及累累的血债,就不应该继续存在了,这样一个只知道复仇,杀戮蒙眼的人,存在下去只会引来无穷无尽的悲剧!

    “对……我当时的蔽天轮只有一半,她的太极炮,其实已经不弱于我,但怜秋水照之锋利,就跟你手中的神器太阿一样,轻易就能将她斩成两半!”帝君司嘴角渐渐扭曲,因为我的力量更加的强!

    嘭!

    长剑抵在了帝君司的喉咙上,即将触碰他的喉结!

    “呵呵……难道蔽天轮只有这样么?如果只有这样,那就死吧!解脱后就再也没有痛苦了!”我冷冷的说着,准备发动最后的攻势!吗何扔号。

    “当然不,如果只有这样,还杀不了我妹妹。”帝君司忽然笑起来,随后嘴里默默念了几个字,而这个时候,媳妇猛然的拉了我的衣角!

    我将六道盘中的至阴石和极阳石力量再次催促到极限,但这个时候,媳妇还拉扯我的衣角,我无奈之下,瞬间念动咒语直接用缩地术到了另一边!

    然而,帝君司的蔽天轮一刹那也到了我面前,再次用蔽天轮和力量和我的玄机炮力量撞击在一起!

    我猛然间发现,他的时间竟比我快了一些,瞬间,我就悟出了这蔽天轮的强横:“原来一半说的是这个!”

    “对,当时我妹妹就是这样给我劈成了两半的……而现在,你也将要死在蔽天轮之下,因为这样,我才能继续留下来,躲过了这一劫,留下来的我,才可以继续杀戮黄泉杀道的弟子,间接的为我妹妹报仇……可你若是还活着,不用多久,也一样会死,因为你……打不过帝纤尘!你知道么……你永远都打不过帝纤尘!”帝君司忽然的双目再次赤红,杀气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

    他对我的杀机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所以瞬间就用手击破了我的阴阳防御罡罩!

    六道盘的力量也不断修复防护罡罩,但我的动作,明显慢了半拍,蔽天轮真的是太极炮的升级版本,拥有着突破时间的能力!

    “你能打得过太极炮,就真以为蔽天轮比我玄机炮强么?况且还是一半?”我忽然冷笑起来,老祖师爷曾经说过,法术不求繁复,所以取其精粹,去其糟粕,因此当年自创玄机炮时,已经穷极毕生法术,以巅峰为汇总,故而纵观天下,已无古人,后不知有没有来者了,这玄机炮能够一击之下玉石俱焚,堪破日月,定世玄机,所以才给祖师爷命名为玄机炮。

    这是经过了改良的太极炮,怎么可能会弱于这蔽天轮?

    “道极阴阳!”我怒吼一声,玄机炮的阴阳交替再次加速,速度已经快到我肉眼都看不见了,一闪一闪的黑白交替,让玄机炮的速度再次猛增,这是黑夜和白天交替的极限!

    疯狂跳动的阴阳,让我的时间变快起来,而从六道盘中吸收的力量,也再次加速到了我难以想象的地步!

    蔽天轮是减缓时间的恐怖绝招,靠戾气杀气而启动,而祖师爷的玄机炮却是以阴阳轮转,加速变换时间,控制能量吸收,据而产生更为强大的力量,以压倒性的恐怖阴阳力来碾压对方!

    太极炮,是至阳,而蔽天轮,是至阴,而祖师爷的玄机炮,取其精粹,去其糟粕,更胜往昔!

    轰隆!

    玄机炮毁天灭地的力量冲到了巅峰,也只有六道盘的无穷空明石才能供给上这个力量,到了最后,我身上的罡罩已经不是黑白闪烁,而成了灰色,灰色,代表的就是混沌,阴阳交融,可堪破日月,定世玄机!

    嘭!

    泰阿剑一剑扎入了帝君司的胸膛,没有任何的迟疑!

    帝君司满脸的惊愕,双手无力的垂下来,但魁梧如同铁塔的他,仿佛生机也比一般人要强得多,喷出了一口血,随后淡淡的说道:“好……原来不是太极炮……怪不得不同……”

    “这是玄机炮!专为黄泉杀道而来!”我双目冰寒,祖师爷就是想要凭借这招回来复仇的,但他为了保护我,死在了龙玄天的天劫手中,所以站在这里的才是我。

    “很熟悉……我终于也体会到了我妹妹当时的感觉……原来……就是那么痛……咳咳……”帝君司再次吐了口血,这次他双目渐渐的无力闭起,似乎就这样要生机断绝:“我再次回来看她的时候……她的半幅躯体还静静的躺在那里,嘴角带着笑容,她应该知道……我就是她哥哥……你知道么……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游君司……是个畜生……杀了我自己母亲,杀了我的妹妹……杀了我自己的兄弟,所以我把怜秋水照丢进了这寒潭中……从此再也不用剑了,再也不用了……我要用我的双手,将黄泉杀道的人,全送入地狱……”

    “游子意是你父亲,二十岁在山外山登堂入室,是个天才剑修……你的母亲,叫做聂青衣,也是个天才剑修……是么……那你的妹妹叫什么?”我忽然想起了血衣上描述的故事。

    “呵呵……原来你知道……”游君司忽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有些意外的看着我,淡淡说道:“重要么……”

    “我净化了这里,会在这里给你一家立碑……”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认真的看着他。

    “叫游梦惜……”游君司淡淡的说完,两行血泪给新涌出来的清泪覆盖,随后断了气。

    我将他缓缓的放归这寒潭血池,静静的看着他化成血水,我暗暗发誓一定会精华这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座水晶一样的物体从水底下浮现了上来,这水晶缓慢,但却带着浓重的杀气,我看到它的第一眼,脸色为之一变,因为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