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6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绘剑
    “呔!”我大吼一声,光阴剑舞启动后,我浑身上下青烟袅袅,前方一条笔直天道直冲云端,周围山棱峭壁,遥遥相望。而帝纤尘就在那条天道上!

    “永年!雪剑!!”帝纤尘双手展开,浑身上下如同冰雪覆盖,最后凝聚成了冰封铠甲。晶莹剔透,而那把剑怜秋水照也在这时候,覆盖上一层冰霜,剑芒展开,足有两三米!他大喝一声‘永年’,预示不死,而雪剑一出,杀道寂寞,预示不死不休。杀得只剩他一人!

    七倍道统的光阴剑舞下。我全身都如同给光阴包围,身上的黑白光交互闪烁,让我暂时得到了玄机炮的那‘机字诀’的力量,这是和帝君司斗法时候悟出的光阴之力,从玄机炮中衍生而出,但用却是泰阿谨为武器!

    嗡!

    剑光一闪,我身体的阴阳之力瞬间交替,让我多了一股动力,而玄机炮那凶残的撞击力也在这一刻发出,轰然间我就直接撞上了帝纤尘!

    轰隆!

    帝纤尘和我两剑交击,惊愕的看着我,脸色陡然一变:“太极炮!?”

    “光阴剑舞!”我怒吼一声,砰砰砰的连斩了数十次,直接打得帝纤尘猝不及防,他似乎发现了我的法术威力竟提升了一倍有余。脸色骤变,但他的永年雪剑也在这个时候发动,那把雪剑也同样的劈向了我!

    两把剑互相角力,连续十数剑的对撞后,剑和剑之间的等级在这一刻也暴露了出来,那把怜秋水照崩了几个缺口!

    我狞笑起来,这一次,定然能够杀了这帝纤尘!

    然而,帝纤尘在发现了剑和剑的等级差距后,立马把雪剑改攻为游击。凭借快速无比的十方境速度,开始进行了绝地反击!

    真不愧是雪剑飞花遍仙路,凡情一洗别永年!这帝纤尘的剑术之强,举世难寻,我七倍道统的速度虽然和十方境比差了点,但也已经够快了,可在对方的剑下,仍然是顽童和大人之间的对战,我十剑中仅能劈中他一剑,他却有两三剑能砍中我的玄机炮产生的护体光阴之力!

    砰砰砰!

    砰砰砰!

    一连串的互相撞击,我们都在轰击对方的罡罩,但毕竟有泰阿剑,帝纤尘可谓吃亏到了极点,在不知道第几剑的时候,他身上给泰阿剑残余的剑气划开了一道血痕,血液沾染了他洁白的道衣,这让曾经纤尘不染的他,双目中露出了既是复杂,又像是疯狂的表情!

    “光阴一道如云剑,飞去天外不记年!”在破冰之后,我怒吼起来,要趁着这个时候将他直接轰灭在这光阴剑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帝纤尘忽然的笑了起来:“呵呵,你是有泰阿剑,还有七倍道统……啧啧,这世界太过疯狂了,竟出现你这么逆天的人!但这么打下去,你的法力还能支撑多久?来,试试这曾经踏平南极,所向睥睨的剑招!极南仙源出阴阳,道古经天不知归,我道覆仙纵横时,当年明月今何在!黄泉剑道!纵横踏仙!”

    一剑未老,再来一剑!

    我心中惊愕的同时,也着实对帝纤尘产生了佩服,在最近距离中听着他的剑咒,已经能够在心中描绘出他当年对南极仙门阴阳家的恨意,极南之处的仙缘,确实出自阴阳家,但帝纤尘却觉得,阴阳家最后仗着自己一道的正宗和古老,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心,所以,他才产生了要颠覆南极仙门的决心!这就是这纵横踏仙的由来!

    但强行变招,毁掉的法力何其多,杀气的凝聚散去再次重聚也并不容易,在狂放的吸收杀气从尸体变成十方境的有血有肉的人,再到遁入杀道,施展恐怖剑诀后,下面的血池已经淡了许多,开始出现了一部分澄清,一部分淡红的状态!

    我是强弩之末,他又能好到那里?我再次疯狂催动六道盘的力量,以三倍的道统强行快速的念起了剑咒:“三千道上砺青锋,百里山河绘剑芒,当是一场春风过,恶念金仙悲杀凉,天一道!山河绘剑!”

    轰隆!

    两股力量一瞬间就如同获得新生一般,在大家强行逆反了剑技,逆反而爆炸撞击后,都退到了很远的地方,而帝纤尘也再次以剑轰向了我,这次的纵横踏仙气息磅礴,但诡异的是,杀气居然转化了!

    原来的杀气变成了中规中矩的气息,但那股气浪,我根本不敢小瞧半分!

    “你们只知道黄泉杀道,却不知道当年并不是叫这个名字,我黄泉剑道,确实是利用杀气转化,强加于道力之上,据而能够比其他道统要强,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当我黄泉剑道的道力纯粹到极致之时,亦能炼化杀气,让杀气融入道力之中,而不仅仅是附在表面之上,这一捷横踏仙,由来于此!”帝纤尘长剑高举,猛然间周围的力量全都汇聚在他的身上,而杀气也融入了他的身体中,转化成黄泉剑道的力量,就在凝聚到最强之时,他高高跃起,这个时候剑上的力量,已经如巨大的脚丫,即将从天上踏下来!

    我脚踏北斗,长剑快速的在空气中绘制剑屠,这时候,烟云四起,气浪滔天,周围仿佛形成了剑河繁星,一枚枚的星群剑气冲天而起,仿佛一根根的立柱,在巨大的踏仙之剑下,竟死死的抵在了下面!

    轰隆!

    帝纤尘高举的剑往地面拍击了下,受到瞬间撞击的我感觉浑身气血沸腾,而这纵横踏仙,恐怕还不是一击之力,因为他的力量还在增强!

    当年的神压,确实就是如此,而帝纤尘何等的天才,创造这招剑技,当然不会仅仅就是这样!

    我再次加强了力量的凝聚,到了后面,直接拿出了六道盘,把手按在了上面!

    轰隆!

    山河绘剑再次快速的绘制出来,剑招创造至我内心,从去见媳妇开始看到红云上的祖龙星河,就产生了浩瀚之感,便数次以灵念冲入星河,在计算了这神奇幸运位置后,才悟出了这一星河列阵,也创造出了这招剑技!

    随着我绘制的剑气越来越多,数不清的剑也直入云空,而帝纤尘的第二击,已经是无穷无尽的压制下来,无数的剑气给他踏破,但也无数的剑气穿透那股恐怖的道力,没有绝对神秘莫测的剑法,再奥妙也能用力来突破,帝纤尘在数次剑技和我对轰后,杀气也吸收得一干二净了,湖水已经变得清澈,红色的位置仅仅占据不到一方的位置,这让他顿时急切起来:“呵呵,夏一天,真不知道你的力量都来至何处,整个湖水的杀气都在帮我,却仍然要动用到我身上的力量,而你,仿佛仍然无穷尽一般,可是因为这手中的玉盘?”

    “也不怕告诉你,你数次到蓬莱仙山,不但没有寻到泰阿剑,甚至连这枚蓬莱仙气来源的空明石都错过了,这枚石头落地既是仙气 ,我能够对抗你源源不断的杀气,当然少不了它的帮助,好了,山河绘剑已成,尘归尘,土归土,一念残魂,也该永逝了。”我虽然勉力在驱动法力,冲击第七倍的道统威力,但明显已经有些不继,说这句话也有意是撼动他的意志。吗贞土扛。

    “原来空明石也在你手中!”帝纤尘皱了皱眉,他当然相信这石头就是空明石,所以一瞬间杀气的凝聚竟停顿了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山河绘剑也启动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