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6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死战
    星河剑图如九曲黄河,如万里黄沙,更像是还浪淘风,瀚海拍岸,此剑图直上云霄,罗织出一副浩瀚山河。我挥剑而去,长歌踏浪,绘制出的剑河一瞬间淹没了天地。星光漫天,把帝纤尘的磅礴的踏仙之力冲上了云端!渐行渐远!

    然而帝纤尘并不甘心就这样给我推开,他把法力提升到了极限,还想要倒尽全力翻云压落下来,但等他再次踏过来时,那九曲星河又再次将他顶上天空,七倍道统威力全力施为,六道盘更是源源不断的提供仙力,人的法力有穷尽之时。我的法力彻底的打空了,而帝纤尘银牙紧咬,双目冒出血丝,还想要再逆转攻击,但他的法力也有枯竭的一刻!

    霎时间,山河绘剑将他击穿,一道道的剑气猛烈划破他的身体,然而帝纤尘并非省油的灯,连续数次用怜秋水照挡住了致命一击,随后念了咒语,顷刻钻入了龙卷湖水之中!

    然而人是躲进去了。那把本来给泰阿剑砍缺了几个口子的怜秋水照,终于抵御不住山河绘剑而断裂,在九曲血河大阵下,整个龙卷就跟新闻中的龙吸水一样恐怖,而我们两人置身其中,谁都进不来!只要进不来,这帝纤尘就无法获得杀气,而我也将依靠空明石将他打败!

    “哈哈……帝纤尘,你真的是帝纤尘么?果然不过是残魂一缕,临到大败就躲入了水里,如果你还是那杀光我南极阴阳家而纤尘不染的帝纤尘,就赶紧出来!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我大笑起来。伸出长剑,指向了水里化作黑影飞遁的帝纤尘!

    但就在这个时候,帝纤尘怒吼一声。瞬间,血河崩塌,哗啦一下就冲着我这里塌落下来,我脸色凝重,暗道不好,顿时缩地术到了天空中,而这个时候,帝纤尘猛然也到了我面前,断剑直接劈向了我,我连忙一剑劈开,结果啪嗒一声把他的剑砍成了两段!

    帝纤尘似乎早有预谋,冷笑一声伸出手,忽然间轰的一声就震出了一个血红的太极,我没有犹豫,另一只手也打出了符纸,一张阴阳轮就此出现,和他硬撼一招,我整个震飞出去,可见他的力量之强劲,远超我想象!

    三倍道统虽然厉害,但毕竟不像是我的天一道强行融合,威力也不能同日而语,所以帝纤尘就算用最强道统跟我硬抗,也无法和我对撼,所以这一击打在我护照上,我只是退了十来米的距离,他整个人狂吐一口血沫,再次撞入了崩塌的湖水中!

    然而湖水塌陷后,竟蔓延而下,这下山顶大阵再也无法禁锢这汹涌的河流,我愣了下,但很快心下惊怒,怒道:“畜生!你的徒子徒孙!子嗣后代还在下面!”

    哗啦!

    大阵终于给帝纤尘轰碎,一大泼的湖水撞落下去,似同万马齐奔,撞到什么都直接湮灭,什么都没有剩下!

    我立即烧符让赵茜他们预警,自己也从空中俯冲下来,只想救出更多的无辜弟子!

    但是面对山崩海啸,人力所能做到的都有极限,湖水顺流而下,淹没了寒冰,于下方的河流百纳汇川,再次把底下的尸体化成了杀气,而原本刚救下来的一群弟子和门人,在海啸一样的恐怖‘灾难’下,绝望的面对,并且成为他们祖先帝纤尘的力量和养分!

    赵茜的罗盘把一大堆的孩子转移到了另一座冰山上,而其他人也各救了几个,还有一些有点修为的,也逃出去了,但大部分原地休息的老幼妇孺却给这汹涌澎湃的湖水溅射到,或者干脆湮灭而变成了杀气!

    帝纤尘浑身红光湛湛,而洁白的道衣已经给我砍成了布条,到处都是创口和血,整个人如今就跟浴血魔头一样可怕,他双目猩红看着我,又看向了周围化作血水的后代子孙。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放过他们么?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比畜生聪明,你却不曾知道,人本能中是排斥异类的,就算他们活了下来,面对你们这么多自诽正义的胜利者,能够拥有什么样的生活?什么都不会有,况且如此活着,与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对,或许你能够保证给他们平等的待遇,但那又有什么用呢?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相信我的后代,没有一个是任人奴役的,到时候,你杀了一个,难道不想着再株连下去?我不相信!”帝纤尘瞳孔中带着一丝决然,但最后竟笑了起来:“夏一天,如果你也生在那个时代,你也和我一样,遭遇到人间之悲剧,你或许比我还要残酷,人生在世,仗剑而行,你不杀我,我必杀你!只是谁灭谁罢了,当年我师父,不也是给阴阳居的畜生打成了齑粉?当年我的兄弟,姐妹,不也是死无葬身之所?”

    我双目瞳孔一缩,虽然知道帝纤尘本来就是个悲剧人物,但却没想到他的遭遇竟如此悲凉,不过,这并不是能够继续为恶的理由。

    “逆天者……只要走上这条路,势必逆天而行,故而生死由天定,是事在人为,优胜略汰而已,此自古有之!”帝纤尘冷冷说道。

    我皱了皱眉,当即说道:“弟杀兄,兄杀妹,子杀父母,这就是你的优胜略汰?何等可笑!**不断,就是你心中世界的道义?何等可悲!”

    帝纤尘在狂放的吸收刚刚炼化的血河杀气,而我何尝不是,吸收空明石中源源不断的仙气,甚至背着的一只手还在双倍吸收仙晶的能量,下一刻出手,势必惊天地泣鬼神,也是生死一击,如今能够储蓄越多的力量越好!吗巨有技。

    “呵呵……不清理掉败类,怎么重整规矩?我帝纤尘,纵横踏仙而来,杀南极阴阳居,戮阴海深渊岛,震惊天下宵小,留下累累记录,安定天下数百年,这便是大义!为此大义,弟杀兄,兄杀妹,子杀父母,又当如何?舍身取其大义,行剑正天道罢了!”帝纤尘冷冷说道。

    “变白以为黑,倒上以为下,如此不顾一切狂热行径建立起来的秩序,难道就能够为世界带来和平?上正脊梁,方有后代傲骨,理性思考后的行为才是正义,疯狂行为根本就是邪教,数百年的时间,天下玄修再次混乱如此,难道还不能说明你帝纤尘当年的失败么?人类文明,能够有几个数百年?”我怒斥说道,身体的力量渐渐回暖,恢复了大概百分之五六十的法力。

    而帝纤尘也似乎再次把血气吸收到了极限,因为血河竟开始发白,俨然又给他炼化了,而这次我已经没有任何的犹豫,不杀他帝纤尘,整个玄修世界将再次陷入这种混乱中!

    “呵呵……什么文明?从天地伊始,直到如今,何处不荒蛮?何处不战争?何处不无统治?当然,如果你杀了我,这世界当然是你统治,你爱如何,皆不过是你金口玉言,但如果我杀了你,那我黄泉剑道,仍然行此大义,区别是谁更顺眼而已,数百年不行,就千年!”帝纤尘双手一展,大喝一声,磅礴的气息再次降临,但这次绝不是当时游君司的蔽天轮,因为根本没有杀气泄露而出!

    我心中凛然,但很快深吸一口气,说道:“也好,来战!”

    帝纤尘扎好马步,整个人都囊在了紫红光芒中!而我,浑身也是黑白交替,能量提升到了极致,法力也跟泄气的皮球,瞬间就给拉去了一大截,而作为主要攻击力量的六道盘,同样地火风水属性狂转,充入我的护身罡罩里,威力越聚越大,把周围的冰块都震得到处乱飞!

    “蔽!天!轮!”帝纤尘怒吼一声,红紫神光交互闪烁,我忽然感觉身体凝重,而他整个人的速度却变快了起来!

    这就是完整体的蔽天轮!红光代表无穷戾气,而紫光则是他的本源道统力量,两股力量交融,产生的绝对力量让时间停止了!

    要不是我的玄机炮同样施展,以阴阳交替改变时间运行,恐怕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以蔽天轮轰杀过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