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6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命轮
    “鬼鬼祟祟!”瞬间泰阿剑到了我的手中,直接横剑劈了过去,嗡的一声,破道之剑将空间划开一条长线,那黑衣人嗖一下就到了我前面十来米的地方!

    我立即的欺身过去,顷刻又斩出一剑。结果铛的一声,我的泰阿剑给挡住了,细细一看。黑衣人重重看似无物,实则一把无形剑影就出现在了手中,我立即瞬移到了后面,而黑衣人发出了沉重的笑声:“呵呵……本事又见长了。”

    “祖龙剑?想不到杀道还有余孽,这次是要的回来报仇的么?”我看了一眼黄泉杀道,专门给鬼修穿着的黑色衣服,心道上次果然觉得眼熟,原来这盗走祖龙剑的黑衣人竟是黄泉杀道的鬼修!

    “你觉得呢?”那黑衣人反问我,忽然冲过来就是一剑。我刹那就飞到了一旁,一张纸符丢出,星火漫天,潮涌似的朝他追去!

    那黑衣人嘿嘿冷笑,剑芒一闪,嗡的一声,黑气滚滚而来,将我的星火扫去了大半,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念起了咒语。

    “仙池之南剑如茵,方丈之北渊池灵,残秋暮雨无穷思。恍若天上飞白云,黄泉剑道!白云飞梭!!”黑衣人长剑一抖,竟离手而出,随后一阵灵烟飞起,周围漫天飞叶,而我置身一处寒渊剑池!

    出道至今,大小身经百战,我早就习惯了凶险,对方剑诀一出,我已经的丢出了符纸,一时间剑气沸腾,习惯已成自然的念出了法术:“得之大道不胜难,心切求之谈何易。千道万道皆空想,一念一剑天地藏,天一道!一念一剑!”

    这一招的强。在于运用泰阿剑,以不变应对玩遍,一念而化一剑,如道空想,天地藏剑!吗共有号。

    抬起头,黑衣人正站在我的上空,剑指一点,霎时间四面八方雷雨阵阵,轰隆隆的落个不停,我半点未受影响,任由雨滴落下,而那秋雨之中,寒渊剑池长剑飞来,猛然嗖一下朝我疾射,我念头一起,嗡嗤一剑将这剑直接劈开!

    但就是这接触,让我感受到了黑衣人的实力,身为十方境,他在力量和剑技上远逊色于帝纤尘。

    就在剑气腾飞纵横时,那黑衣人也同样受到我强劲可怕的念剑,这剑能够轻松破道,所以杀道和任何滞留六道为攻击手段的法术,都对我毫无作用,我的念剑越来越苦,那黑衣人在躲避之时,也渐渐急促起来,由原本的攻击,开始变成了防御,直到后面,他已经退到了太极殿的楼顶上,站在那似乎没有发第二招的准备。

    我面对他,目光微凝:“怎么?不继续一战?”

    “嘿嘿,我已经打不过你了,这一界,应该也无人再是你对手了,即知必败,还打什么?”黑衣人笑道。

    “你到底是谁?如果还是居心叵测,就别怪我往恶意的地方去想了。”盗取祖龙剑,虽然救了夏家,又帮助了天一道一把,但也不能掩盖他当年强行篡改我命运之事。

    “我是谁重要么?当年你外公就没那么多废话。”黑衣人原本站在大殿顶上,最后竟直接坐了下来,手支着下巴看着我。

    我天眼往他脸上看去,只见其中黑气腾腾,完全看不到他面貌,那衣篷似乎有些古怪的样子。

    我原本以为他是个老者,但现在看他的动作,似乎又不像是,声音也是远近不同,颇为混淆视听,如果不是因为祖龙剑,我或许还以为换成了另一人。

    “为什么救夏家?为什么帮助我天一道。”我立即问了最近的事情。

    “皇帝降魂下来,我自然不能不管,小子,话说我帮了你们这么多,怎么你还这么不信任我?你外公可是和我一拍即合的。”黑衣人看着我说道。

    “你救多少人,显然都有所目的,随意把线头扯一扯就知道了,况且你还盗取了祖龙剑不是么?”我怒道。

    “好吧,我拿祖龙剑是为了帮你们,况且拿给你,你也不过是杀杀人,处理些难以处理的事情,倒不如给我用,还能帮上点忙不是么?”黑衣人笑起来,听着像是我太在意,而他太随意似的。

    “你拿了祖龙剑,难道还不是杀杀杀?而且你是黄泉杀道的鬼修!”我把话说道了点子上。

    “好吧,那只是我其中一种道统,难道黄泉剑道就不准有好的么?”黑衣人狡辩起来,然后又说道:“道统只是道统,能杀人,就能救人,心态不同,当然结局也不一样,就好比你们鬼道,不也争议百般么?我从来也不说我正义,但至少我觉得我也是好人,你说呢?”

    “比如把祖龙气运带下来,然后搅起浩劫天灾么?”何奈天跟我说过这件事,但现在我不得不相信了。

    “哈哈哈,不错,我带来了祖龙气运,那也是解决天灾的一种,况且,这一界的浩劫,也不止是天灾不是?我若是不带来祖龙的气运,要不将你引出来,怎么能一次解决和平定这么多事?”黑衣人大笑起来,似乎很满意自己这一手安排。

    “你利用我!”我咬咬牙,被人控制宿命,这一点都不好玩。

    “互相利用而已,我知道,你还能做更多的事,难道不是么?对了……”黑衣人拖着下巴的手拿了下来,然后忽然想到什么,说道:“而且没有我,你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媳妇儿?而且还有这么多女人围着你转?”

    轰隆!

    忽然的,我背后数十道红黑神光齐出,全都轰向了大殿!

    我脸色微变,媳妇姐姐似乎火了!

    一身深蓝道袍的媳妇目光冷凝,嗔怒道:“搅动命运,一样如置身悬崖,终有一日大祸临头!”

    黑衣人迅疾的逃向了一旁,但媳妇的神光快到看不见,在我以为要轰塌大殿的时候,又折转追了过去,直接到了那黑衣人面前,黑衣人苦笑起来,挥剑以祖龙之力劈开了那数不清的神光。

    两股力量消融,黑衣人说道:“反正命运也是宿命,总有人要解决这一团乱麻,没人去负责,没人去牺牲,秩序怎么重整?有人落子动了天下命轮,自然有人弈棋拨乱反正,棋盘一活,谁不是奔奔忙忙?”

    “你在算计我?”媳妇生气的说道。

    “嘿嘿,不敢,我只是推动了一下命运而已,至于后面的事,难道我随意拨动,就能让命运脱离轨迹了么?天机如混沌,谁能算得清?不撩动一下,怎么能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黑衣人笑道,却越飘越远,在一颗巨大的树顶上站着,远远看着我和媳妇。

    “既然是命运,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冷冷的问道。

    “天地命运,命脉,命轮,已经断成了数截,条条断线各通其事,已经乱成一团,本就成了无解的死局,若再不推动一把,如何能够再次将他们连接起来?如何能让的密布的棋盘里,留下一线生机?”黑衣人伸出手,指向了我:“夏一天,你觉得呢?”

    “关我什么事?”我皱了皱眉,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完全就没有概念可言,这话一说,媳妇回头看了我一眼,哑然失笑,而上面的黑衣人差点没噎得失足从树上摔下来。

    黑衣人冷静了好一会,才说道:“好吧,这些事,早晚你也会知道的,命轮既然已经动了,这事就由不得你去挣扎了,小子,我可没逼你做什么,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去干的,我只是在恰当的时候帮你一把,好比接下来,你不是要上界么?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地方,助你一臂之力,你且去准备吧!”

    我表情一怔,这黑衣人会这么好?居然还给我做好了偷渡上界的准备?我还待问他什么,黑衣人已经说道:“我已经在你的台上留下了一方玉诀,你觉得时机到的时候,可震碎此玉诀引我而来,届时我会替你打开上界通道。”

    “呵呵,你如何取信我?谁知道你是把我带入地狱深渊,还是带向幸福人生?”我冷笑说道,无利不起早,这种没有利益的事情,我根本就不能相信。

    谁知黑衣人反而笑起来,说了一句让我大吃一惊的话。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