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6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禁阵
    “你的小媳妇已经在上面接应你了!你信与不信,与我何干?况且你也一定有自己的办法,对不对?”黑衣人带着调侃说道,但很快话锋一转,低沉着声音说道:“你在上面的阵地可处境不佳,眼下你家小媳妇可是孤城困守。如海上扁舟,随时一阵风刮过来都一命呜呼,自己掂量下吧。”

    “什么小媳妇。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是谁?”我本能的问起来,结果媳妇转过身,虎着眼看我,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吓得我忙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总要问清楚吧……哈哈……”

    “嘿嘿,这么快就忘了你家养的小鬼宋婉仪了?”黑衣人捏着下巴,笑得十分的阴险。

    宋婉仪有危险?我心中一惊。她在上面联系上的是外婆,她有危险,那其他人自然也难逃倾巢孵卵的结果,先不说我能不能救他们,面临这等危机,我怎么能够坐视不理?

    “现在她情况怎样?”我连忙问起来,至少先问明白具体情况,现在下界的问题还不少。

    “情况?自然很危及,知道你还有俗物要处理,但还是希望你越快越好,沉不住多久就是一场寰宇都震惊的决战。到时候主角不在,岂不是笑掉别家的大牙?群雄逐鹿,总要出个共主来,战战战,杀杀杀,从中拨乱反正,这才是你的使命呀。”黑衣人说完,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我看着凄迷的夜色,回过头走向了掌门大殿,这才想起了倪诗姑婆留下那本外公的手记,或许能够从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媳妇站在那,颇为无奈,说道:“救吧救吧。看得出你挺喜欢这丫头,手心手背都是肉呢。”

    “媳妇……”我叹了口气,心中十分的愧疚。但眼下时间也不允许我继续纠结下去,到了太极殿的案桌上,我找到了黑衣人说的那块玉诀,玉诀是诀别的意思,就是要和这一界说再见了。

    顺便拿起了那本笔记,我开始翻看关于黑衣人的那几页,结果打开后,上面其中一页被人用黑色墨迹给涂上去了,而旁边的毛笔上饱蘸墨水,显然就是黑衣人所为。

    “难道我不会问倪诗姑婆么?”我心中不满的说道,然后合上了书本,这黑衣人肯定不知道倪诗姑婆已经读过这本书了。

    既然上界的路已经有人替我打通,那我就必须赶紧的准备了,这几天我也没有白忙,好比前天,就已经将九曲血河大阵撤掉了,顺便将阴阳玄机大阵摆上,只要大阵启动,那里便成为禁区,防范别人打扰到我**的休眠。

    而代替杀气以激活我残魂和晶棺的能量,现在暂时是仙晶,毕竟六道盘的空明石现在对我还有用,以后我也不准备带上去,毕竟取之这一界,终归要还回去,带上去就有些贪婪了。

    如今这阴阳玄机大阵就差我躺上去了。

    湖面平静之极,夜光下,波纹泛滥出明晃晃的光芒,我走在了水面上,启动了大阵,而那口叫做避尘棺的晶棺浮了上来,我打开了棺椁,人躺在了里面。

    很快,我物外神游出现在了棺材旁边,看着身体平静的躺在了那,我脸上露出了一丝惆怅,这付躯壳,永远定格在了这个年龄了,而往后,我或许永远以这个形式存在天地之间,直到有一天,我像是帝纤尘一样给人唤醒。

    把包裹拿在了手里,我放上了这几天自己所准备的七种道统的书籍,平生简介,甚至自己走到九阳境,所得到一些威力无穷的法术副本。

    我还留下了其中一枚从帝纤尘道统中得到的重铸丹,我不是贪心的人,没必要什么都带走。

    媳妇站在我身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然后看向了我:“陪我走上这条路,你后悔么?”

    “你是我媳妇,我后悔什么。”我拿出雷霆海的那本道极天书,放入了自己躯体的怀中,而无量尺则放在了身边,这些东西每一样都会引来无穷无尽的仙道战争,唯有放在这里才安全。

    媳妇听了我的话,哼了一声,然后也不说话了,我合上了自己的棺椁,然后启动了阴阳玄机大阵,这大阵一旦启动,会潜入水底,而避尘棺也会暂时藏进地底,就算有人潜入湖底也无法找寻到,更何况以破阵为前提。

    仙岛的南边还有一座剑池,里面出产了南极仙岛的所有剑器,包括一些历年来寻找到的古剑,也有上千之数,我全都运来插到了湖边,而黄泉杀道的十把禁剑,也给我丢入了湖底,其中不乏有削铁如泥的稀世兵器。

    做完这一切,我启动了大阵,一时间,底下禁剑飞卷,就如同龙鱼一样在底下巡逻,若是有谁突然跳下河,将会成为剑阵的食物,虽然这行径和当年的帝纤尘无异,但谁愿意自己的肉身大白天下?况且底下还有这一界中至高无上的宝物?

    底下徘徊的剑虽然只有十把,不过这旁边还有上千把之多,闲时也没什么用,但一旦大阵启动,百剑千剑顿时会加入湖中护阵,威力也并非是几个九阳境或者几个十方境能够破除的,连我自己都未必能够毫发无伤的破解,并且我的六道盘一旦放入其中,到时候地火风水之力将灌注这天湖深渊,而无穷无尽的能量也会供应大阵,再无后顾之忧。

    现在还有神通石的使用和启动方法还没从圆慈那拿到,要不然连带神通石的阵法也刻画进去,就更是万无一失了,届时避尘棺会潜入当时神通法王用神通石构建的空间,就算破了大阵,也会给兜入神通大阵中,迷途无返。

    这里将会列为禁地,外围用的封禁法门也是得知九曲血河大阵,九道门通往这里,里面外面永世相隔。

    物外神游后,媳妇也跟着我离开,我们一起翱翔空中,最后潜入了海水中,我随手一招,六道盘立即落入手中。

    而很快一道黑影就追了过来,站在我面前婀娜的扭了下腰肢:“哼,这么久才来,累死我不说,福利也太差了,还一来就把六道盘给拿走了!”

    我笑了笑,把六道盘丢给了那黑影,说:“赵仙官,我只是要确认你没有带错路,好了,我们走吧,到时候停靠在南海区域,你负责接应天一道,我则还有点事去处理。”

    “好,你最好去久点,这六道盘我先用着,放心,我一定会吧事情办妥的!”赵仙官温柔的说道,然后轻轻抚摸六道盘,继续的去研究了。

    六道盘不止是对我有用,对谁都是修炼的好东西,她现在已经冲上了九阳境,正在往十方境冲击,而六道盘对她助益极大,因此她才主动接下了这‘好事’。

    媳妇看着赵仙官柔弱无骨的身段,不禁掩嘴扑哧一笑:“就你爱胡来,把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无奈耸耸肩,说道:“男女不都一样么?我倒是觉得女孩儿更适合他。”

    我一路上和媳妇说着一些有趣之事,逗得她咯咯直笑。

    她变成人后很是平易近人,与鬼道至尊的形态完全不一样,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但偶尔我也会在想,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跟她在一起,时间过得很快,进入了内陆,媳妇就回到了我的身体里,而因为是物外神游状态,所以进入了十万大山,返回大龙县境内也没有花去多少时间。

    在信号到达的地方打开了手机,未接来电提示倒是不少,短信也有,其中圆慈还让我查找邮件,应该是帮我找到了托他帮忙找的神通石资料。吗共台圾。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