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7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解恨
    通道只有三米左右的宽度,顶多就是一间卧房的大小,四周都有隔绝气息的大阵在,面对现在突然出现的祖星海,我感受到了强大的压抑。

    祖星海似乎得到了强大的实力,抚剑时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这个时候我看他又是不同,见他精神奕奕,而身上黑气蒸腾。并且原来双目的红光也不在了,似乎真把那祁天阳吃掉了的样子。

    “谁生谁死还不知道,来战!”我长剑一指,快速的念起了咒语:“千峰万峰遥相连。迎空笑步清尘烟,光阴一道如云剑,飞去天外不记年!天一道!光阴剑舞!”

    “夏一天,你还是太自大,不知天上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也罢,我先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天下仙尊!玄天一点自分明,飘然自得一神仙。时来运转风流过,谪向人间作青莲!神仙道!造化青莲!”祖星海冷笑起来,一张地仙符也从袖中摘出,清吹一口气,霎时间,一朵碧绿的莲花从符纸中飞出,滴溜溜的朝我转过来!

    我不敢怠慢。将道统直接提升到五倍,祖星海的弱点也很明显,念咒速度并不是很快,法术威力相对帝纤尘,也不是太过突出,只是我之前破阵消耗了不少的能量,现在要施展全力已然不可能,六道盘也不在我身边,这回确实颇为危险,要不然凭借玄机炮就能将祖星海打灭。

    玄机炮不能用,只能以剑法死磕对方。断了他第九把剑‘子不归’,要不然就是源源不断的后患,但不能施展玄机炮,我的光阴剑舞却是物外,在某些地方。好比狭隘的甬道中,这招优势巨大,启动后,我浑身上下发出了袅袅青烟,前方一条笔直直冲睡到底下,旁边山棱峭壁顷刻就震得旁边的墙壁坍塌,相望祖星海,他就站在我眼前的天道上!

    祖星海脸色一凝,捻起了青莲一枚花瓣,而整朵青莲立即如崩塌一般散开,一片片的青色莲叶全都飘向了我!

    我狂吼一声,在光阴剑舞下,全身黑白光交互闪烁,如同给光阴包围,使得我暂时得到了玄机炮的那‘机字诀’的力量,这一招在和帝纤尘斗法时候,占尽了先机,几乎将其劈成碎块,乃是从玄机炮中衍生出光阴之力,用泰阿谨为主武器的劈砍绝技!

    轰隆!

    和青色花瓣撞在了一起,我瞬间就劈开了那花叶,然而花叶蕴含庞大无比的能量,直接把我的光阴护罩震得抖动不已,我心下不由一惊,暗暗感到这招数的霸道威力!

    不过受到冲击,泰阿剑也展现出了恐怖的威道之力,剑芒竟暴涨了三尺!这一下,剑光真是当世睥睨,我拼尽全力连斩两剑,顿时斩破了几朵青莲花瓣,而后一路疾驰冲向了祖星海,但所到之处青莲遍生,让我仿佛冲入了雷区似的!

    祖星海表情吃惊,似乎刚才那一击就该将我杀死才对,但却仍然让我躲过了一劫,就在我前行到了他面前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退后了!

    但我根本没有打算让他离开,怒吼一声,剑芒又在三尺之上强加一尺,瞬间,叮铛一声,直接把那把子不归给削掉了一半!而祖星海脸色惨白,目光充满了不信!

    虽然融合了祁天阳,不过祖星海并没有比帝纤尘强,仅仅是稍微比一般十方境厉害罢了,我看他竟避过一劫,立即准备再次发动攻击!吗厅岁扛。

    祖星海皱了皱眉,冷道:“呵呵,想要同归于尽么?不,你的实力并不能对抗我!刑台深处锁天仙,化作云烟几秋年,今古推移旧祀后,兴亡时去落阳天!神仙道!邢台锁仙!”

    咒语念罢,祖星海双手一推,霎然间云层翻滚,遮住了他的身形,而就在我疑惑之时,数不清的绳索就卷向了我!

    “昨日云中飞南燕,秋去春来何影踪,剩水残山西风里,一剑独行玩世心,天一道!一剑独行!”我咬咬牙,看向了身边的剑芒,立即念起了咒语,这一剑联合剑芒,以一对一为切入点,做出一击必杀的攻击,在这密道里,祖星海将避无可避,硬接我这招!

    祖星海没有了剑后,威力顿然大减,我几乎把所有的法力全都用上了,而剑芒接到命令,立即围绕我飞旋,而因为旋转的角度极大,墙壁顿然给戳出了一道道狰狞的痕迹,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祖星海脸色难看,但这个时候已经是骑虎难下,一大堆捆仙绳搅向我的时候,与剑芒触及,直接给碎成了一段段,我在再无犹豫,身影一闪,化作无穷剑气,瞬间到了祖星海的背后!

    我回过头,只见祖星海闷声不吭的站在原地,随着我带出的飓风,魂体开始片片飘散!

    一个十方境加上一个九阳境,实力虽强,但和我差距还是不小,有这结果并不意外。

    “夏……夏一天……我诅咒你将……永世不得超生……”祖星海怒吼起来,随后转过身扑向了我!我喘着粗气,而剑芒瞬间冲出,将其瞬间打成了筛子!

    “你杀我师父,我便杀你,世间本就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祖星海,你的时代过去了!至于诅咒,呵呵……”我嘴里吐出这句话时,祖星海已经给囚牛含入嘴里,剑芒也趁机飞入了我的口中。

    法力耗费殆尽,我当场就坐倒在地,似乎发现祖星海死了,外面巨兽似乎狂暴起来,不断的轰击隧道,震得我坐立不安,但可能因为身躯太大,一时之间进不来,我拿出了一枚仙气块,顷刻就将其化掉吸附进身体里,但法力的恢复只是杯水车薪,我连忙奔入刚才祖星海夺取祁天阳法力的地方。

    一看之下,我倒吸一口冷气,这里面横陈了九具未着寸缕的少女尸体,看她们年龄不过十五六岁左右,应该还是处子之身,而附近,全是一些阵法器具,这祖星海早有准备,做出这阴损之事,以少女元阴勾动那祁天阳的魔魂附体,简直疯狂。

    我拿出一张符纸,丢入了大阵中,少时,火光冲天,把这些少女修士的尸体全都烧了个干净,至于她们的魂,应该早就给祁天阳给吃掉了也有可能。

    我破坏着祖星海的大阵,同时也找到了一些雷霆海的书籍,老实不客气也收入了包裹中,就在我准备继续恢复法力的时候,外边竟窸窸窣窣的传来一阵摩擦声,我想都没想就连发五道虚无剑,而很快就有一阵惨嚎和碰撞声,也不知道什么巨兽中招了。

    收起了值钱小巧的东西,我准备往外面飞离,到了外面,一只蛟龙奄奄一息,看到我还想要要人,我当即拿出了符纸,将其一击打灭。

    但就在我出了外面的时候,一群修士拦在了我面前,这些修士全是七星境和八卦境左右,而其中却有一只巨兽站在了一旁。

    “夏老魔,你……你闯入我雷霆海禁地,真……当我们雷霆海无人么?”领衔一个修士哆嗦的看着我,目光里却透着一股惧意,还有即怕死,又想要杀我的恨意。

    其他修士也怒目看我,甚至还有那着罗盘和一些法宝的修士,似乎看清楚了我,立即回报了其他的修士:“大家不用怕,我们老祖已经助我们消耗光了夏老魔的法力,我现在探法盘可以证明,他已经是强弩之末!现在不杀他,恐怕过得一阵,我们便要死无葬身之地!”其中一位拿着罗盘的修士怒道。

    “不错!大家别忘了,他身上全都是宝物,谁能将他杀了,谁就能拿到他身上的宝物!”更有不少人以利诱来驱动众人。

    “林师祖已经去主持了**困仙阵,此地封界!他的缩地术没用了!”近三十多的七星境和八卦境修士集合,这雷霆海的手笔不小,最近出现这么多的高阶修士,和前段时间凤金石棺材板丢失有关联,要不然我刚才怎么的都该察觉到点什么。

    不过也罢,这棺材板本来就丢了,过了这么久,给解体分掉实属正常,就是有些愧对惜君母亲而已。

    我当即念了缩地术的咒语,结果还真的无法借道,难免让我心中有些凛然。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