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7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真意
    “系出同源,却刀剑相加,这算哪门子雷霆海修士?若是这样,我愿带弟子们离开雷霆海就是,神仙道去何处不是神仙道?”左清玄冷冷的说罢,挥手就转身离开。ww.ige

    跟着她的弟子面面相觑☆后也跟着她转身离去,而这行径却没有得到林古清的理解,他当即冷笑起来:“左清玄。你不用故作高尚,你这奸猾之辈,杀了祖师兄,见到我们这么多人。还想要找理由借口逃跑?我早就看穿你了!大家一起剿灭这败类!”

    似乎剿灭左清玄的问题比较重要,还是觉得我实力没他们想象那么厉害,大部分的修士全去杀左清玄了,只剩下那只雷霆兽以及少部分的修士过来找我麻烦。

    我再次控制剑芒攻击那雷霆兽,而自己则用噬法魔剑继续吸雷霆兽的法力,至于围过来的修士,根本引不起我的战意,三四道虚无剑就让冲过来的七星境修士殒命当下。

    左清玄擅长剑丸飞剑,白色的剑芒一出,立即重伤了前面飞来的弟子,虽然未必致死,但这彻底也让林古清有了理由,当即一边围攻左清玄,一边再次抹黑起对方,这让左清玄顿生杀机。操纵剑芒攻向对方!

    林古清手中也有飞剑,不过这把剑却不是剑丸,相对而言当然吃亏一点,根本不能和左清玄战成平手,况且他也是新晋九阳,修为还未完全的稳固,一战之下高下立见,要不是身边有众多支持者,早就给飞剑抹去了脑袋!

    随着我噬法魔剑吸收的法力越来越多,我自身也渐渐恢复了两成的法力,要施展一次剑诀已经不是什么难事。用逍遥行拉出了好几里的海域,我拿出了纸符,念起了咒语:“天一道!一念一剑!”

    一群雷霆海修士速度毕竟没那么快,冲过来的时候,我的剑法刚刚完成。瞬间念剑一起,泰阿剑就脱手而出,一念就是一剑闪过,前面冲得最快者直接给劈成了两半,而余下好几人也没能抵挡住任何一击,顷刻就给劈死了,而剑意依旧纵横,直接劈向了朝着我扑过来的雷霆兽!

    闭着眼睛的我感应着雷霆兽庞大的能量体,指挥着泰阿剑朝它劈过去,那雷霆兽身体庞大,又遭到了囚牛的截击,而且因为皮糙肉厚,平时就不注意别人的飞剑,所以没尝过泰阿剑厉害的它,居然很轻易就撞向了泰阿剑,毫无疑问,中了一剑的它怒吼起来,整个爪子都给劈飞了,惨嚎中给囚挪飞,弹飞在海中,炸起了无数的浪花!

    杀光了围过来的弟子,我的一念剑全都集中在了雷霆兽上,泰阿剑太过锋利,连宝剑都能一砍两段,对这雷霆兽自然不会差了,每一剑都劈到了肉里,要不是太过庞大,早就能将它剁成肉块了。

    雷霆兽也确实耐砍,等到剑法用老,它仍然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这是唯一能在七倍道统剑法中存活的九阳境了,不过它不算是人,倒也不甚奇怪。

    “……玄元几道荡然气,只见流光进紫宫,天一道!紫府天灯!”我趁着剑芒纠缠巨兽,再次施展了法术,把无限剑丸召唤回来后,那雷霆兽顿然朝着我冲过来,我引动剑芒,瞬间将它从头到尾贯通,一击将其神魂打穿!吗史名圾。

    失去了神魂的雷霆兽仍然惯性冲过来,囚牛在后面却张开了大嘴,猛然的往鼻子里一吸,那残魂顷刻就给它吸入腹中,而雷霆兽浑身顿然化作淤泥,沉入了海中!

    杀死了雷霆兽,我法力再次宣告枯竭,这巨兽也算是很难缠了。

    吸收了又一枚仙气块,我看向了左清玄那边,她已经陷入了苦战,而海面上也飘起了许多敌对者的尸体,还别说,她也是杀伐果敢,竟没有容情半分,把该杀的都杀了。

    不过的有林古清以及七八十位仙修在,她也没占到便宜,旁边本来跟着她的弟子,竟都一一殒落,也只剩下她一人而已,毕竟独木难支,我相信不用我吸收完第二块仙气块,她也就给林古清灭杀了。

    只要能够撑到吸收完第二枚仙气块,我对付林古清不是问题,所以左清玄在那里垂死抵抗,反而对我是极大的好处,狗咬狗,生死无怨,我也不至于受到什么良心谴责。

    “何所谓之除魔卫道?何所谓之除逆?不过是为了一己之私,不过是为了权势而已,祖师兄一辈子除魔卫道,最后却倒行逆施,引魔魂入体,即便真的除了魔,自己就不是魔了么?林古清,你要雷霆海的权势,我能给你,也能让你成为北极仙门的掌教,然而这就足够了么?你终不会满足仅仅如此,到时候要天下仙门的权势,谁又能给与你?终究不过让自己堕入黑暗,成为第二个师兄罢了!”左清玄浑身是伤,这么多法宝围攻过来,已经到了避无可避的程度,还能毫发无伤是不可能的。

    正在打坐的我缓缓的睁开双目,看着左清玄,看向了林古清等人。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天下永远不会有平衡的时候,再厉害也不过是相对制衡而已,只有这样才能让天下太平,而更强者的出现,往往会让其他的仙修产生激烈的竞争感,如同人类,不也有军备竞争么?

    只有最强者平衡一切,再放下屠刀,方能让天下太平。

    我叹了口气站起来,剑指一点,默念起了紫府天灯的咒语,霎然间剑芒飞出,直冲林古清!

    轰隆!

    林古清根本来不及抵抗,急忙躲闪下,身体直接就给轰去了一半,他面目狰狞,眼中全是恐惧,忙逃遁入孤岛中!

    我当即简直再引剑芒飞去,把剩下的魂体当场打灭!

    林古清的身外化身死了,不过**却尚在,但现在还得解决掉一群修士才行,挑了好几个怒气汹汹的,我当场用飞剑剿杀了。

    这剑芒来去,不过是几个弹指,左清玄怔了下,看向了我:“夏道友,这是何故?”

    “北极仙门弟子众多,皆有好坏,你既然已经悟出什么是真正的除魔卫道,为何不继续执掌北极仙门?却要留给那些利欲熏心之辈祸害天下?难道你这一走,天下就能太平了?就觉得自己就能明哲保身,不会给殃及池鱼了?有大能力者,保卫弱小,限制强权,这才是维护和平的道理,难道你会不知道?”我淡淡的问道。

    左清玄愣了一下:“你不是要杀光我北极仙门么?”

    “要杀我早杀光了,南极仙门行邪魔之道,我仍将无辜者留下,他们难道不是耳濡目染?让该得到惩罚的人受到惩罚,让未犯罪之人存一丝警醒,让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的人能引来共鸣和助力,不该么?长此以往,做好事有人帮忙,做坏事有人惩罚,和平的人更加的和期望平,至于想要做坏事者,就没有了生存的土壤,如此一来,天下就太平了。”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左清玄的没有说话,而一群修士此时此刻已经群龙无首,再无战心,甚至有些弟子干脆过去哀求左清玄的谅解,还有部分弟子丢下了武器和法宝,已经放弃了抵抗。

    “这一步迈出去,或许就是重建北极仙门的时候了,我无意和你们仙门争夺什么霸权,我马上就要飞升离开,没有了我,或许天下玄修将会迎来长时间的太平,对吧?”我笑了笑,收起了泰阿剑,转身离开。

    “夏道友,你这是真心真意的么?”左清玄不信的问我。

    “为何不是真的?恶者皆杀光了,剩下的若还有恶者,就由你们仙们自己去处置,至于我这一走,或许就不打算回头了。”我淡淡说道,随后捏了下缩地术咒语,竟已经解锁了,看来林古清已经清醒,想要逃亡了,但无论如何,我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必要,这也不是我该呆的地方。

    “夏道友大恩,左清玄铭记于心,往后定会为天下正道贡献一己之力!”左清玄认真的说道,我沉默一下,不再逗留,远遁南边。

    结果还没踏出雷霆海,左清玄就从后面追了上来。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