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8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初吻
    “我就知道天哥你对女孩子纠结,我就知道我不主动,你一定会躲,但现在马上都要上界了,上去你还要继续躲么?到时候肉身都没了,可就不算是人了……”一滴灼热的液体滴到了我的脸庞上。 这是她的眼泪。

    对,我确实喜欢赵茜,这毋容置疑。她诱惑我,但我心中何尝不饱受折磨?我同样喜欢着这邻家女孩一样的她,现在无论是对于道的认识,修炼的功底。赵茜都比同辈要强上好多,然而正是这样的她,却始终如一的只喜欢我一个,这一点,我就无法和她相提并论。

    我伸出手,握住了她柔软的藕臂,让我感到致命的温暖触觉,使我深吸一口气:“茜……我是喜欢你……不过我还是不能……你知道,正因为这样,我才不能够让你受伤,而且跟着我,还会一直倒霉下去……”

    “天哥……你不要说了……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了……呵呵……”我看不到赵茜的表情,但却能够感到她言语中的失落,可就在我还准备逃离的时候,她直接就趴在了我身上:“算了。我不逗你了,但就这样让我抱抱好不好……”

    我松了口气,抱一抱倒是没什么……

    不过……不对呀!您这还光着身子呢,我连忙说道:“抱一下也没什么,但先穿衣服吧,晚上天气冷,别着凉了。”

    “我不……我就这么穿,我就是要诱惑你,你可以睁开眼了,反正也就看到我的脸。”赵茜笑嘻嘻的说着,把脸埋入了我的脖子间。

    脸颊触碰她的发梢。我心情颇为无奈的同时,心脏也跳得厉害,好在魂体操控自如,要不然一想到她一丝不挂,估摸着这生理反应也要来了。

    睁开了双眼。看着天花板,我乱成麻花一样的思绪只能整理开来,再这么抱下去,一会不想出事也要出事了,我伸手要把浴巾再给她披上,赵茜却抬起了头好奇的看着我:“天哥,你好像没什么反应呀。”

    “要……要什么反应?”我愣了下,却猛然间想起了生理反应,顿时没差点背过气,她不会因此以为我没用吧?这怎么行呢?我也是正常男人好吧?当即脱口道:“那个……我身体放在了龟岛,现在物外神游,生理反应那是可以控制的……换平时,肯定早就有生理反应了!”

    “哈哈……天哥……”赵茜在我身上笑得花枝乱颤,那鼓起的胸脯震得我魂都晃荡了,我当即才悔悟自己刚才那些话,人家这都没说生理反应呢!

    “我才不是说生理反应,我只是想问你,怎么看到我这样,却没有半点夸我的意思?”赵茜说着,双手压在我胸前,想要从沙发上坐起来。

    我怕看到不该看到的部位,连忙把她抱住:“先穿好浴巾……”

    赵茜疑惑的看着我,然后眨了眨常常的睫毛,笑道:“天哥,我穿着呢!你都想到哪里去了?你自己看吶!”

    “啊?”我目瞪口呆,穿着?什么衣服穿着还能漏出大半胸脯?

    “泳装!好看么?”赵茜坐在我身上,那硕大的胸脯上,正穿戴着紫红色的比基尼泳装,我一看之下,差点没魂体不稳七窍生烟了,这诱惑,可真是把我害惨了!

    “好……挺好看吧。”我抹了把汗,但看到她还坐在我身上,不禁心中又是一恍惚,这穿着泳装的样子,可比穿内衣诱惑要致命多了,关键是她坐在我身上的触感,让我几乎难以把持。

    赵茜笑着的时候,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妥,忙拿了浴巾,披在了身上,并且脸红红的站了起来:“这……这……是婉仪说的……说你想要看泳装,然后还说了……”

    我尴尬的坐起来,却仍然没有平复心态,只能等赵茜下一句说什么。

    “她说了,你一直就想看我穿泳装的样子,还说……我身材……那……所以呀,我就觉得就算不能……那个……但泳装还是可以的……”赵茜难为情的说道。

    “原来这样……这小妮子。”我遂想起了当时在大龙县城隍里,给宋婉仪挑选衣服的时候,宋婉仪说过要穿泳装给我看的事,这小妮子一直记着这件事呢,临了没准是她们几个女的在一起聊闺蜜之间的事时,把泳装的事曲解了给赵茜的。

    别人做不来这事,但她宋婉仪肯定是一拿一准,捉弄人的本事一流。

    不过赵茜这次诱惑差点让我着了道,反正多少害得我晚节不保了。

    我轻咳一声缓解了两人之间的狼狈,道:“我……去外面看看这桃花阵……”

    “哦……”赵茜噗哧一声笑起来,坐在沙发上,趴在靠背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吗投来血。

    我慌不择路就出了门,却隐隐听到赵茜自言自语说‘还是婉仪说的对’之类的话,我叹了口气,这宋小妮子上去了也不让我好过呀。

    过了桃花盛开的季节,别墅外的百年桃树只长出了翠绿的叶子,稀稀落落的,但却十分的好看。

    走在了卵石小径上,望着小鱼塘里已没有了鱼的水,心情难免有种失落,想着如果刚才如果真和赵茜发生了什么,其实或许也没什么,窗户纸恐怕早就薄得只剩下一毫米了,还拿修炼之人屏蔽情感,媳妇姐姐阻隔来说事,就有点太孩子气了,都已经是成年人,喜欢就是喜欢罢了。

    回过头又望向了那颗桃花,一个影子却出现在了树底下。

    我怵然一惊,但很快又恍过了神,树底下的妙人儿绑着发髻,长发及腰,身穿天一道的道袍,正伸出修长的手指,捻着一枚落下的桃叶。

    她长得倾国倾城,样貌倾尽言辞已无从说起,看着她笑看我,我脸上多了一丝难堪:“媳妇……你刚才……”

    “君若多情不烦恼,我如桃花常无言。”媳妇双手负在后面,然后转向了桃树:“我都看到了,你能为我而忍住情感的纠葛,能压制桃花阵的阵力而坐怀不乱,我已是感动,若还想要要求你什么,已是不能。”

    “坐怀不乱么?”我摇摇头,忍受和煎熬并行,这阵恐怕不止是阵那么简单,或许还代表着一种命运,否则以我七倍九阳境的实力,怎么会始终压制不住?

    “你怀运势而来,走入这命运之阵里,难免不会给波及到,有些事情,就算修为再强,再厉害,始终都无法抵挡命运轮转的倾轧,你注定就是这样的命运,我强加于你又有什么意义?”媳妇淡淡的说道。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穿着道袍的媳妇,和穿着凤冠霞帔的媳妇完全是两个人,毕竟一个和蔼而温婉,一个沉稳而凝重。

    不过她们除了样貌,却又有共同的地方,但在今晚上,我却不见她有任何表示,难道她对我已经失望了?

    “媳妇……命运是命运,我和你是我和你,我对你的情感,你应该知道的。”我连忙解释起来。

    “我知道,正是知道,才不想要你太纠结,你能为我做这么多,我也不想让你太为难。”媳妇认真的走向我,嘴角挂着的淡淡笑容里,我却读不懂她的心思。

    “我该怎么办?”我叹了口气,眼看她直至我的面前,心中无来由的一滞。

    越是靠近,就觉得越是高山仰止一般让我止步不前,圣洁的她,不存在半点可亵渎的地方,那双妙目大而闪烁干净的光芒,让我时刻目不邪视。

    她踮起了脚尖,轻扶我的肩膀,轻微启开的嘴唇印入了我的唇瓣。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