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8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战争
    我双目圆瞪,一时间,觉得天旋地转,浑身飘飘欲仙,她唇瓣的触感让我几如腾云,而且出其不意。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甚至该说点什么,该如何去迎合她。

    所以。在这一瞬间,我彻底的愣住了,一辈子从未有过的经历,却在这一刻。在这桃花树下发生了。

    我被媳妇强吻了。

    那种酸楚,那种委屈,让我泪水禁不住落下,二十年的岁月过去了,媳妇终于算是承认了我,终于跨出了这一步,我心中既是沉重,却也是感到一丝不信。

    虚无缥缈,镜中花月,仿佛都不足以形容我飘忽的心情。

    她身上淡入我呼吸中的清香,让我如痴如醉,便如一瞬间的永恒一般,是呀……我想起来了,这个时候,我应该搂住她!

    然而。即便我地仙九重,又有什么用?在媳妇面前,她永远至高无上,而我,不过是笨手笨脚的孩子,还未等我伸手去抱她,她已经离开了我的怀抱,偏着头笑道:“如何?”吗投帅亡。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但看到她装可爱的样子,我心中不禁窒息,脱口而出:“甜……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应总算从惊涛骇浪中跳了回来,从而猛然看向了门口的位置。

    赵茜此时此刻就站在那里,看着我们两人,目光里充满了一丝的不信,一丝的不甘。甚至是一丝的怅意。

    “茜?”我彻底的回过头,心情难免是复杂的,抉择永远都是不公的,否则就不是抉择了,深知这一点,所以对赵茜我都若即若离,就是不想要抉择,不想要失去她。

    然而现在,恐怕不抉择已经是不行,媳妇和我接吻那一幕,已经落入了她的眼中,难道能够让时光倒流,能够再次重返刚才那时候?

    毫无疑问,如果让我选择,我恐怕也会凌乱。

    但无论如何,我到底是喜欢媳妇多一些的,我没有了动静,怔怔的看着她,随后转过来看向了媳妇。

    这个时候的媳妇双目里带着一丝挑衅,这股子霸气,似乎在彰显自己的主权,让我瞬间就能把当时她出场时凤冠霞衣,前方一切敌人皆望者睥睨的模样重合在了一起。

    看来作为人的媳妇,和作为鬼道至尊的媳妇,终归是同一个人,在情感面前,她也是不容质疑的会去吃醋,会宣示自己的绝对主权。

    “……”赵茜一句话都没说,似乎也无从说起,她手指点着下巴似乎陷入了思考,而刚才的不敢和惆怅之意,竟忽然的烟消云散了,似乎从来就没发生过一般。

    我一瞬间就懵了,不过也仅仅是一晃的功夫,我就知道如今的赵茜,已经不是当年那总是会哭鼻子的赵茜了,现在的她早就沉稳干练了起来。

    赵茜淡淡一笑,走过来说道:“姐姐,你没有被阵法影响到吧?”

    我心下一惊,赵茜倒是有些胆色呀,媳妇则表现得莫名其妙,随后道:“没感觉有什么呢,妹妹难道受了影响?”

    赵茜微微一怔,估计也没料到媳妇姐姐会直接反击得这么干脆,不过她今天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竟也不打算让步的样子,或许因为重要的东西被夺,或许是别的原因,总而言之,我是没法子明白这两个女子的想法了。

    “这大阵是师父当年在太青门学来的禁法之一,传说来至于上界,能撬动命运,暗含玄机,我也是用浑天罗盘探测出了它的奥妙,随后去了一趟太青门,方才得来了这个消息,进入此阵的人,会加速命运的推进……而副作用,也很明显,受到命运所纠缠的人,会在这个阵中加速命运的波动,好比情之一劫,所以姐姐才会情不自禁如此……”赵茜平静的说道,似乎刚才我给媳妇姐姐强吻的影响,又直接从她脑海中抹消了。

    不过言语中的意思却很明白了,意思是这情节的推进,不按常理,全是这桃花阵作祟,而且似乎再说虚浮不矜持了,竟有些情不自禁。

    上界大阵,没准又是这黑衣人搞的鬼,这太青道之前就有这家伙的影子,难保不是他作祟。

    “我不受命运所掌控,我所作所为,自然是由我意愿而来,况且故意为之,又如何?”媳妇笑道,随后看向了我。

    “这……这事……”我百口莫辩,今晚媳妇的举动出乎意料,我根本没准备好应对,况且还让赵茜看在了眼中,眼下赵茜又有不甘,如果是刚才她要强吻我,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她却没有,而转头出来,媳妇却把这事给办了,生气和不甘就在所难免了。

    只不过我和媳妇却是夫妻关系,赵茜又有些不知该如何去抵抗这层关联,以至于媳妇直接了当的一击,让她也无言语对。

    “时间不……不早了,我去洗个澡,回头就去准备上界的事吧,倪姑婆应该也等急了……”我看两人眼中都冒着战火,这事实在也不好调节,且冷冷,赵茜此时是不能受打击的,媳妇的尊严也不容侵犯,唯有我遁去才是正确选择。

    “天哥,物外神游,洗什么澡呀?”赵茜说道。

    “我……我有洁癖……”我夺门而入,跑进了浴室中,我对这战斗,实在是无力得很,脱了衣服,我打开了冷水冲洗起来,一面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比如两人会不会吵起来,或者打起来什么的,到时候吃亏的可就是赵茜了,而且媳妇言辞犀利,也不好对付,吃亏的还是赵茜。

    到时候我还得保媳妇,赵茜可就委屈了,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过了十来分钟,觉得大家情绪也稳定了,我就出了门,结果看到两人还站在外面大眼瞪小眼,当即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好了,外面冷,先进来说话吧,什么都怨我好了。”我实在没办法,过去就拉起了媳妇的手进来,这次媳妇倒也没拒绝,我发现她的手软滑无比,让人触之心动。

    而赵茜直接就拉住了我的袖子,一副我不拉她,她也要拉我的表情。

    我没想过,竟这么快就陷入了战斗中,这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呀。

    “看来这大阵又是黑衣人弄出来的东西,估摸着还算好了这事,好了,前事咱们就不说了,怎么的该上去了,茜,你手里的玉诀,也该震碎了,看看那家伙怎么回事,咱们抓了他当面问问。”我义正凛然的说道,并且打算这趟布阵把这黑衣人拿下来。

    赵茜看了媳妇一眼,媳妇点点头,表示同意的样子,我看得脸色一变:不是吧?这两女子刚才我不在,又有什么变化了么?和谐了?

    我轻咳两声,说道:“没……那玉诀……”

    “在这,那就捏碎了?”赵茜问我,然后从背后包裹里拿出了玉诀,想了想,随后手中忽然出现一股青色的能量,嘭的一声就把玉诀震个粉碎。

    “一会媳妇你在我后面,茜用浑天罗盘困住他,我们三人齐心合力先拿住他,我就不信逼不出什么来。”我咬牙切齿的说道,媳妇和赵茜却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我心中悬得厉害,总觉被这两人看大戏了似的。

    赵茜倒是拿出了罗盘,而媳妇不置可否,我们三人就尴尬而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然而大概几分钟过去,那黑衣人始终没有出现。

    我们的处境越来越不和谐了,因为两个女子都是一言不发,却也不争吵的状态,实在让我郁闷得很。

    终于,我们的沉默还是打破了,外间一阵笑声传来,把我拉回了现实。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