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8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悠哉
    “齐人之福,齐人之福呀!哈哈……这大阵摆得妙极,不知道是那位高人的手笔?”黑衣人独特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我给赵茜使了个眼色,而媳妇表情平静的站了起来,伸出手。身边的温度骤然降低了下来!

    我点点头,赵茜瞬间就用罗盘将我们所有人都转到了大龙县的三岔公路那边!这里是一片坟地,到了夜晚,一个人都没有。阴森森的颇有些惊悚气氛。

    “嘿嘿,你们就这么来欢迎我的么?”黑衣人扫了一眼周边环境,仍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是你自己束手就擒,还是我们三个来抓你?能逃出我们三个人的,这世间可未必有。”我冷冷的说着,负在后面的手已经捏好了缩地术的法术。

    赵茜嘴里默念着什么,至于媳妇,虽然第一次配合,不过我却感觉到她似乎很有把握抓住黑衣人。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么快就连成一片了么?大小可有分出了?”黑衣人手支着下巴,端详着我们三个人。

    “拿下!”我当即发动命令,而那黑衣人这才有些紧张似的,迅速的飘往林中。

    赵茜罗盘一转。本来飘向了林中的黑衣人立即又给转了回来,而媳妇从地上飞了起来,手一挥,立即几道黑色的光剑飞出,砰砰砰的几声,将男黑衣人直接困住!

    我缩地术过去,背后数不清的追仙锁立即困向了黑衣人。

    这一轮攻击,配合也算恰当。不过追仙锁一出,这黑衣人反应极快,马上就躲入了杀道中。锁链直接撞到了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啧啧,看来就我这外人不受欢迎呀。喂,小子,难道你就真不打算上界了么?”黑衣人看着我们将他困住,似乎有些不高兴起来。

    “真以为我一定要求你?和你说罢,我确实不怎么喜欢你,神神叨叨也就罢了,至少没有任何证明能够让我相信你就是和上界婉仪他们有联系,既然这样,我明明还留有后手,为何要跟你上去?”我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打算从炼狱那边走,不走我直接破界的路了?嘿嘿。”黑衣人冷笑起来,似乎看穿了我们的意图。

    “目前是这么打算的,撩拨命运,我可没那么好掌控。”我平静的说道。

    “舍近求远,何必如此?”黑衣人看了赵茜和媳妇一眼,说道:“就算你们摆脱了我的推动,又能如何?命运就是一条线,就算再曲折,到了最后还是会走到同一个点,与其这么折腾,导致其他的路堵死,甚至你的同伴夭亡,不如听我一言,先救所救,再折腾自己能折腾的事,不好么?”

    “你说的是有道理,不过这些看不见的命运,你就真的能够看到了么?摸着石头过河,谁知道前路不是坑?或许我走的路就是对的呢?”我毫不犹豫的说道,这家伙的性格可不是太让人相信。记呆引亡。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然而,黑衣人却仿佛什么都知道的语气,伸出手拿出了一张金色的纸符:“你可看好了,就知道你小子幺蛾子多,这次别眨眼。”

    金符我是见过,这种符纸消耗巨大,念咒也慢的可以,通常大阵使用,亦或者做特别作用,要斗法用还不如银符速度快,威力也不缺。

    黑衣人长长的念了一大堆的咒语,很快周围就陷入了一片的氤氲之中,我心中一惊的同时,却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无论是在当时活阵上,还是在青天鼎上都见过了,看来以前遭遇的一切,恐怕都是他的手笔,细思极恐,就是对这黑衣人的印象。

    如果他很早以前,就把金符贴在了活阵上,或者青天鼎上,那很可能一切命运都是他来诱导的,这还是能够看到的,看不到的呢?

    一身的黑袍,脸总是藏在黑暗中,就仿佛黑暗中的一只大手,一直的引导我前进,甚至引导别人走到我跟前。

    烟雾缭绕战场,景象一片的哀鸿,大军相互碰撞,厮杀惨烈,我看向金色铠甲那里,战鼓轰天,为首大将横刀立马,威风凛凛,士兵给他指挥得如同手臂一样,指哪打哪,而另一方身穿碧清铠甲,则四散败退。

    金色的大军自然是狗皇帝的军队,而绿色的军队是谁的大军?我拨动氤氲,寻找我所熟悉的人。

    然而乱军之中要找一人何其困难,找了好久,始终没有找到我要找的人,但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赵茜忽然叫了声‘婉仪’!

    我猛然的看了过去,果然,一小撮酣战的人中,竟出现了婉仪的身影,但她身边,还有个身穿帅铠的大将,那大将长相英伟,但此刻因为吃了败仗,有些怒不可为的样子:“虞公主!你跟着其他将领先走!运气太背了!居然给偷袭了!你们这帮家伙,布防如此稀疏,斥候不见回来也不回报!回去等着领军法!”

    一群的将领面有急色,护着婉仪沿着一片云层那逃离,然而,我本以为婉仪会因为大将留守殿后而感动,但却没想到婉仪却怒道:“若早听我的,怎么会陷入这般地步?回去我便在祖母面前参你季思平一本!”

    “虞公主,敌人过于强大,我们守土有失,怎么都成了我责任了?这么多大将,你也不该这么落我季思平面子吧?说到底,我还算不算你堂兄了?我一族冒着生命危险到了前线来,不是为了要看你耍性子的!”那为首大将颇为恼怒的说道,而他身后连忙站过来一位看着像是幕僚的官员,窸窸窣窣的赶紧的劝诫那为首大将。

    那大将停了幕僚的话,情绪立即缓和了下来,然而婉仪这性子,一听这话,顿时就火头上了:“什么堂兄不堂兄,我数次劝诫你们要往那边布防,你们始终认为我目光短浅,殊不知自己就是生手,到了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不就是认为听了我的,显不出你们大男子气概嘛,现在成败兵之将了,难道就威风了?”

    “呵呵,虞公主,知道你转世数次,如今仍身份尊贵,不过不也没有继承和引导到麒麟之力嘛,也就是和我一样出来历练的,不单单是主次要分清楚,就算拍到辈分上,你也该听我的,留着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呢?”季思平冷冷的说完,伸出手命令一群大将继续撤退,并且保护宋婉仪的安全。

    说是保护,实则跟监视没多大的区别,现在的宋婉仪虽然身份尊贵,但实则半点权利都没有,连个能说得上话的人也未曾见到,实在也是可怜。

    眼看着宋婉仪刚走,那季思平立即就说道:“回头对下口径,别说漏了,公主乱指挥,以至于大军溃败,知道了没?”

    众将目瞪口呆,然而剑那季思平怒目环视,余下者只能纷纷应诺。

    赵茜看着颇为愤慨,而我紧皱着眉,媳妇倒是没有任何波澜,似乎见惯了这一切一般。

    氤氲散去,结果并没有显示出来,反倒是坟地旁,黑衣人站在了我们面前,说道:“怎么样?上面这场大战,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败仗在后面呢,时间太远了,我就不一一赘述了,而且也别指望你外婆他们上去能够起到什么作用,麒麟之地,诸王盘踞,谁不想成为继承人?谁不想手握大权?但一个政权的诞生,终究是要看关系网够不够强大的,还是你觉得,他们在上面就能够对付皇帝的百万金甲?荒谬,不过是一方遗族,数百年前就已经沦为诸侯的势力罢了,妄图就想要引动麒麟神力,逆转国权重器,何等可笑!”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事情应该是早前的事了吧?婉仪现在如何了?”赵茜开口问道。

    “倒也没事,很安全,只不过变成了一个有点身份的都能扯上一扯的傀儡罢了,给这季思平一陷害可了不得,连出战的机会都省了,嘿嘿,至于你们的同伴嘛……济济一窝,却群龙无首,自保之力都没有,指望了干什么?”黑衣人事不关己的笑起来,随后有道:“怎样?你打算是等到他们的麒麟大军打光了,再悠哉悠哉的自己从头再来,还是要立刻上去大刀阔斧一番?”

    赵茜当即看向了我:“天哥,我觉得他还是可信的,至少这些事都做不了假。”

    既然赵茜都说可信,那这事基本就靠谱了,她有浑天罗盘,能够算到哪条路是正确的,我相信她也不至于错得离谱,然而眼下这情况,又让我不得不好好思考,毕竟直接上去固然好,但天一城还有上万的鬼修都等着我吭声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