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9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贫瘠
    李破晓的出现,立即让扭转了战局,两枚剑丸迅猛无比的追上了商宛秋,要扎穿对方的身体!

    商宛秋似乎意识到这一战已经不可能杀掉我,当即将一座小佛龛收入了衣袖里,然后消失在了黑暗中!而就在这个时候。两枚快如雷霆的剑芒也落空当场,在扎入了一根巨大的溶洞石柱后,就给李破晓收了回来!

    我的念剑在将无数空间撕裂后,也给我收摄了回来。睁开眼睛,那商宛秋的身影在前面一晃,就再也不见,而孙重阳和圆慈都追了出去。赵仙官则与那殷格从远处飞过来,脸上都带有一丝侥幸之意。

    “想不到还给她逃了,不过似乎受了你一剑,也是够呛了。”赵仙官心有余悸的说道。

    “十方境,还带着这么厉害的法宝,这天鬼如来成精了,我虽然在炼狱呆了这么久,但也未曾见过这么厉害的,还能利用空间大阵把你藏起来。”殷格苦笑道。

    “还会再来的,这家伙太阴险了,居然在这里布阵等我们。”孙重阳回来后说道。

    “圆慈呢?”圆慈追出去了没回来,我心中顿时有些担心。

    “他说闻到一股邪气,说要去看看,就在前面。”孙重阳指着前面不远的地方,我赶紧逍遥行飞过去,果然看到这小子蹲在那儿不知道挖什么。

    不一会。圆慈就拿出了一块奇怪的黑色牌子,嗅了嗅后丢给了我:“就这东西,把你带进去的。”

    “都找找,好东西。”我闻到一股怪味,但却能感应到里面有股奇怪的力量。

    圆慈也没等我说完又去淘宝了,不一会,他把另外四块找了出来。我摸了摸五面小乌金牌子,互相摆置后,竟真的出现了奇怪的空间之力,当即说道:“这应该是五行界牌,稀罕的宝贝,她来不及收起来的,还能循环利用。”

    “这东西邪门,好像是配套的东西,只有这些可能还没什么用,如果配上她的佛龛,应该能发挥大用。”圆慈沉吟道,看向了商宛秋逃跑的方向,舔了舔嘴唇。

    “你喜欢她?”我把五个界牌递给他了,这东西虽然厉害。但确实和圆慈说的一样,要有那佛龛才有用。

    “阿弥陀佛,怎么可能?”圆慈白了我一眼,伸出三品金莲接过了那五枚界牌,然后说道:“这女尼不正常啊。”

    “尼姑?”孙重阳惊讶的说道。

    “应该是,至少生前是修佛的,但不入极乐世界,怎么当起了鬼修?难道是道佛双修?”圆慈也是疑惑无比。

    大家都给勾起了好奇心,佛门中人死后甘心成为鬼修的比较少,厉害的也不多见,应是去了极乐世界了,或者以尸类修行,比如福真和福海神僧,但眼下这里却有个厉害的十方境道佛双修的商宛秋,倒是奇葩。

    我印象中只有外公是道佛双修,没想到鬼道里也有这么一个,怪不得叫天鬼如来了。

    商宛秋虽然厉害,但也受了伤,随后直至出了溶洞都未曾看到她再来偷袭。

    我们出现在一片红烟漫漫的炼狱世界,天眼看过去,能见度还不足百米,地面也是红色的,恍如天地都染红了,走了大概一两公里,地面偶尔也会有植被出现,不过只是稀稀落落的,非常的贫瘠,倒是仙气到处都是,十分的充裕,而且我发现这里有股气流,不断将红色的气息引向了另一个方向。记以叉扛。

    “那边,就是你们天一城吸收此仙灵之地的位置,仙气都跑向了那边,看到了没?”殷格嘿嘿的笑起来,指向了气流的方向。

    “你们布阵就是封住了这一片地域吧,这里还有一些没拆除的残阵。”我抱以冷笑,当然不介意对方直言不讳,反正这里也不是他的地盘,倒是有几座残余的高塔摆置在那里,制作难度应该不小,看来封住我的天坑,他们也废了不少功夫。

    殷格不置可否,继续朝着一个方向走,孙重阳就问道:“赵姑娘,这里的天都是红色的么?所为炼狱,就没有不同的地方?”

    赵仙官似乎看孙重阳很顺眼,妩媚一笑,说道:“炼狱的仙灵之地多是如此,不过传说外间也是宽广,也有无尽的大海,也有森林和内陆,殷道友,对么?”

    殷格毕竟也是大老爷们,看这赵仙官长相漂亮温婉,自然是不介意回答的,当即点头称是,顺道问起来:“赵姑娘,听说你来至天界,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心中暗笑,这‘道友’都不叫了,改称姑娘,这的两位看来都给赵仙官的妩媚骗了,如果知道当年他是男神,也不知道心中会怎么想?

    当然,看孙重阳和殷格都那么热情,我也不会自己去说破,反正现在赵仙官你说她不是女的也不对呀,这凹凸有致,七巧玲珑心的,和女的也没区别。

    “在狗皇帝那儿当文官呢,往事不堪回首,如今准备在夏皇手底下做事了。”赵仙官恬不知耻的朝我这抛了个媚眼,让我我咽下去大半口仙气呛得直接咳了出来。

    “哦,我也打算跟着一天大搞一场,赵姑娘,往后我们就是同事了,互相也好照应点。”孙重阳抓了抓脑袋,有些腼腆。

    那殷格却一肚子坏水,笑嘻嘻的说道:“我其实也想跟着夏皇干,就是前段时间我们闹了点矛盾,现在还要等点时间磨合,早知道我当时就不听信小人之言了。”

    “那有什么,夏皇明白事理,招贤纳士不拘一格。”赵仙官一副认真的说道。

    殷格顿时是点头连连:“也对,那往后我跟着夏皇,也有好日子过了。”

    我摇摇头,这两货都给迷眼了,我是不打算搀和他们的,当即说道:“重阳,你和赵仙官、殷道友组成三人小组,到后面去防备偷袭,我和圆慈、李道友往前面探路,这样速度也快点。”

    三位顿时大喜,就赶紧到了后面,却没忘了互相在后面说话。

    我没再理会他们,和圆慈、李破晓以三角的阵形,往目的地探路,希望能加快点速度,并且躲过商宛秋的偷袭。

    但即便是小心翼翼的路过仙灵之地,也撞上了不少不知死活的鬼兽,我们以小组的形式各自出手打灭,而除了单独而来的强大鬼兽,还有批量出没的低级鬼兽,虽然弱小,但毕竟也让我们消耗了不少,加上迷路,还有休息,花费掉的时间已经足有一天左右。

    而且好几次我们几乎都认为这商宛秋会出来偷袭,但让我们觉得诡异的是,她并没有出现,直到我们走出了仙灵之地,来到了仙气淡薄的地方。

    在这里,红色的炼狱消失了,转而成了跟阴间差不多的景象,虽然还是灰蒙蒙的,不过景致还是不错的,视野也开阔了不少。

    “看来商宛秋伤势不轻,要不然也不至于在里面没有偷袭我们。”圆慈犹豫了下说道。

    “不能小看了她,可能我们人多,她没有了界牌,不好把我们落单了,不过按照这种走法,我们速度不但会慢下来,法力消耗也不小,还是小心点吧。”我说着,心中也在想这商宛秋打什么主意。

    “到了这里,多是些毛头小鬼了,我们继续飞行就行。”殷格介绍起来。

    “你们抓紧时间休息吧,我法力还有不少,用疾行鬼带你们一程。”我说着召唤了仙棺疾行,一口巨大的六脚棺材从鬼道中钻出来,大家都飘到了上面,开始打坐恢复。

    疾行鬼和我法力相连,消耗倒也不大,加上在棺材上面我还能用上仙气块,仙气扭转了入不敷出的境况,孙重阳和赵仙官看我这么舍得花销,咬咬牙也拿出了一些仙气块,开始进行了恢复。

    大家对仙气块也是相当的珍惜,若不是危及生命也不至于使用,毕竟这东西多是从天一城那分配下来的,数量稀少。

    炼狱也产仙晶,毕竟仙灵之地的仙气很浓厚,但相对上界的浓郁程度而言,显然不会很多,毕竟看殷格拿出一小块恢复后就眼巴巴看着其他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炼狱的仙气块还是相当贫瘠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