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9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挟持
    “一天,怎么回事?”圆慈和孙重阳脸上变色,转过头用传音入密问我,似乎看到我们仍然在说悄悄话,那母兽回过头,似乎有要转身过来的意思!

    我们立即钳口不言。但明知情况不妙,却不能言声,这简直就是折磨,停止了说话。母兽这才继续回到原来的路径,但表情已然不善,我们更是心中焦虑。

    而就快到了出口的时候,我们忽然开始听到外面传来了急切而骚乱的声音,这让我和身边的赵仙官都表情一滞,孙重阳和圆慈都看向了我。要等我拿主意。

    “回去!”我根本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就命令大家往后退,甚至一把就扯了赵仙官,一路飞驰往刚才的地方。

    那母兽发出拟人的笑声,随后瞬间就飞扑到了我的身后,后蹄子迅猛无比的踢向了我,我甚至没看到它蹄子怎么踢出的,防御罡罩嘭的一声就炸裂了。我整个人撞上了固界符。一口气没喘上了,气息顿然外泄,情急下连忙拿出一枚丹药,吞入了腹中,稳住神魂的扩散。

    “呵呵……你就是他们的头目吧,很遗憾,既然想要偷渡上来。那就过去吧,我们俩会让你们顺利转换身体,并且直接好好的在这一界活下来的。”公兽用低沉的声音回头说道,嘴角竟多了一道狰狞笑容,而母兽那种恐怖的力量,完全也是我从所未见!

    孙重阳立即过来扶起我,查探我的情况,我摇摇头站起来,看向了把我们堵在了中间的母兽,还有那不稳的固界符,脸色阴沉了下来,这次媳妇都来不及预警,可见对方的实力已经超乎我太多,往往此时,她也是无能为力的。

    看来只能到转换了身体的时候了,不过这公兽说的什么意思?在这一界活下来,并且顺利转换身体,莫非是我们多心了,它实则是只好怪兽?

    显然不可能,人都非我族类,就会生出排斥感,何况这些怪兽?我们把它们当成畜生,它们何尝不把我们当成牲口?

    我咬咬牙,看向了前面一堆伙伴,心中压力如山,我终究不能把他们带向死路,但下一刻,我该怎么办?

    “还不走?难道还要我帮你们一把?”母兽皱起了鼻梁,那种摄人的目光,让人心生忌惮,我们一群修士全都脸色骤变,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感。

    我魂体千苍百孔,法力足够就能上九阳境,但现在数次打击下来,已经掉落了境界,这次要走恐怕很难了,缩地术在这里也没有作用,我现在猜测这里和上界之间的缩地连接法则和界力地磁跟阴间和阳间不一样,导致我的咒语失效了。

    想要掌控这一界的法则,恐怕除了修改咒语,还得转换身体才行,否则依然没什么用处。

    “看来你应该是他们的头领了,那你的伙伴,我吃一两个应该没问题吧?”那母兽硕大的脑袋几乎到了我很前面的地方,两只猩红大瞳瞄向了孙重阳,嘴里露出猩猩獠牙。

    “你最好换个方式,我对我自己设置的路很了解,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把通道给取消了?到时候你就算不死,也会跟它一样吧?”我阴冷的回瞪了一眼母兽,以同归于尽作为交换。

    “他还有用,带走他吧。”公兽伤势极重,到处都是伤,这里的空间裂缝又太过厉害,一时半会肯定恢复不了,看来除了空间裂伤,还有别的伤势。

    母兽这才放弃了要对付我们,转而死死的在后面盯着我们,商宛秋看着我们也沦为阶下囚,不禁冷笑起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何等可笑。”

    我咬牙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而公兽继续叼起她,往前方走去。

    一路的往前,洞口尽在咫尺,而前面的却不断开始出现厮杀声,甚至大叫的声音,殷格面色剧变的看向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我摇摇头,表示自己对这事也很无奈,难道在这里取消通道?

    洞口外,一阵阵的仙气如倾泻一般灌入这里,我们已经能够感受到上界恐怖的仙气纯度,但现在,恐怕没有人能高兴得起来。

    果然,到了外面,兽吼、惨嚎都乱成了一团,眼前许多的狼兽和不知名的怪物在那厮杀周围的修士,殷格一看,差点没大声骂娘,但那两只巨兽仿佛对此很满意,看向了我们时,现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

    “都停下,把他们都围起来!”巨兽闷哼一声,这群妖类立即停止了杀戮。

    荒蛮的森林里,巨兽在这里就等同王者,数不清数量的妖类竟都摆正了身躯,面对着魁梧的巨兽,所有修士都脸上带着惊恐,看来刚才都给吓得不轻,而且本来还有好几位九阳境,现在只剩下五位了,看来突围失败,死了两三个。

    “逃出去的多少?”我密语传音问起了殷格,殷格摇摇头,对我抱以苦笑,我立即知道就算是九阳境,恐怕也没有逃走,而其他修士就算有各种各样逃命的本事,可逃走的不多了。

    “很好,你按照约定帮我把路打开了,我也安全回来了,我也不至于太过难为你们,但同样也不会让你们走,侵入我们圣地,本就是死路一条,我只能答应你,暂时留你性命……现在都跟我们来,特别是你,带上你的同伴,我们会教你们怎么转换魂身。”公兽冷冷的对我说道,随后张开嘴巴,准备一口就把商宛秋吞下。

    我们都还在咀嚼这话里面的真实意图,但商宛秋已经知道必死,银牙一咬,立即飞遁而出,准备垂死挣扎。

    但公兽即便受伤,实力也不是商宛秋能够对付,见它瞬间到了商宛秋的面前,一口就咬断了对方的腿!

    我们都倒吸一口凉气,而商宛秋痛得惨叫一声,可这并没有让公兽有丝毫的停顿,它将整条腿直接撕了下来,并叼在了嘴里。

    十方境几乎和人差不多了,就是能量也已经如同血液一样成了浓稠的液体,商宛秋剧痛之下两眼泪汪汪的,颇为可怜。

    不过这公兽并没有怜香惜玉之心,淡淡的说道:“如果之前乖乖让我一口将你吃了,还不至于这样,但现在你要逃,就怪不得我慢慢享受了。”

    “阿弥陀佛……”圆慈脸上多了一丝不忍,上前一步准备救对方,毕竟吃人这种事,大家都不愿意看到,况且士可杀不可辱,一个娇滴滴的绝世美女,就算再凶残,大家也宁可看她直接魂消魄散,而不是像现在那样给折磨致死。

    赵仙官和孙重阳都看向了我,我咬咬牙,立即制止了公兽继续行动:“慢着!”

    公兽扭过头,嚼了两口那白花花的**,吞入了腹中,随后才问道:“是你让我将她杀死的,怎么?你又觉得这样不行了么?朝令夕改,可不是个好习惯。”

    “对,我是改变主意了。”我皱眉说道。

    “呵呵……难道你以为有了她,就能够离开这里么?虽然她看起来修为比你们都厉害。”母兽冷冷的扫了我们一眼,然后目光看向了公兽:“把她吃了就是!”

    “慢着!你若是吃了她,就别怪再起一场突围战!”我看了所有的修士一眼,大家自然都是十分的配合,目光带着不悦。

    “给我个理由。”公兽确实也没立即下口,不过也对这事有些不解。

    “这……刚才她带了面具我没看清,现在乍看之下长得倒是不错,我现在又舍不得杀了,留着当个丫鬟也不错。”我随便搪塞了个理由。

    “哼……也好,就给你配个丫鬟好了,不过往后还要让你开启通道,不要拒绝就行。”公兽鼻中喷出一口气,而母兽也不打算跟我纠缠,只仰头吼了一声,就让一群的妖类驱赶到修士往另一个地方而去。

    一群鬼修都不知道怎么办,毕竟言语不通,又打不过这些恐怖妖类,只能给驱赶向大荒深处。

    我回头看了一眼裂缝位置,这竟是一个看起来像是祭祀的地方,周围还有大阵连接,也挖出了一个很大的口子,想来这些巨妖都是不像是简单的货色。记余央亡。

    “你刚才到底和他们说了什么!”听不懂古语的商宛秋怒喝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