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59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石林
    “不去,我没空,明天再说。”我心中不悦,这巨妖没事找事么?受伤还没恢复,又折腾上了。

    “嘿嘿,皇后说了。如果不听话,就吃了你家丫鬟肉仙。”那妖兽冷冷的说着,看向了附近的地方,似乎在搜寻商宛秋的位置。

    “好。保证我同伴的安全,我答应你们的要求。”我咬咬牙,只能跟着这长相丑陋的妖人往山顶上飞去,一路上一群的鬼修看到我给引去,都大惊失色,而孙重阳等直接传讯问起了原因。我让他们不要担心后,就转身离开。

    山顶也不算是漏斗形,这里曾经经过改造,形成了许多的小型和大型房间,我跟着那妖人飞入了一座颇大的石头宫殿,刚进门就看到母兽趴在那儿,而公兽则一副没有的受伤的样子,威严的坐在那儿。

    “请问有什么事?说好给三天时间转换身体。现在就找上我。难道是变相缩减我转换仙体的时间?”我表现得很不高兴,而母兽的额头和鼻梁都轻微的皱起来,似乎极不高兴的样子。

    这宫殿倒也简陋,不过底下却铺了一层厚厚的动物毛皮,看着动物毛皮金黄耀眼,而且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巨大,就知道这东西的珍贵了。

    “你和他们不一样。你背负了这里所有的肉仙。”公兽淡淡的说道。

    “呵呵,那也要在不妨碍到我的情况下才帮忙,现在明显是限制了我的行动。”我当面拒绝道,不过母兽立即就说道:“去也要去,不去也要去。”

    “好,到哪去?”现在不去同伴都要给吃掉,还不如先问问情况。

    “我需要去炼狱,你替我们打开来回的通道,完成后,你不用和他们一样遵守三天的期限,毕竟这通道一旦开启,一个月内是轻易不会消失的。”公兽平静的说道。

    “你们想要去找什么东西?”我心中惊讶,这怪兽不惜冒死也直接要闯入通道里,看来对炼狱里的东西有兴趣,只是不知道是什么?

    “这个你不必知道,只管带我们去就行。”公兽神情冷冽起来,看来不愿意告诉我了。

    我只能耸耸肩,先应承下来,到时候难道他不带我去都不行:“也行,那就这么办,什么时候出发。”

    “就现在。”母狼说着,嗖一下就站在了我面前,一口就含住了我走出宫殿,然后跳向了空中,而我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出现在了山顶上。

    风猎猎的吹着,我看向了山底,周围要么是群山,要么是苍茫的林海,而空间裂缝的地方,给茫茫林海遮蔽了,而我刚看清楚底下环境,那母兽就带着我冲向了裂缝那个方向。

    那母兽将我放下,然后让我打开通道,我虽然表现得不乐意,但此刻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使用固界符将通道开启,这次她倒也没有犹豫,直接又叼起了我就冲了过去。

    这母兽风驰电擎,迅速的就冲过了固界符加固的通道,并且出现在迷雾蒙蒙的炼狱中,我心中不禁有些好奇了,按理说,上界的下界来,应该是禁忌级别的事情,但这两只恐怖的巨兽居然安然无事,仍然以如此实力在炼狱中走动而未受天劫刑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们在炼狱中找什么,但你也不用叼着我吧?我也能飞,况且你们上界的,不以魂降而下界,恐怕不好吧,一会天劫落下来打到你,岂不是会连累了我?”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哼,用不着你来担心,我们既然敢以这形态闯下界,当然做好了预防的措施,你这家伙诡计多端,我岂会让你一个人独飞?恐怕很快就让你逃了吧。”母兽根本不相信我,叼着我继续穿梭在炼狱里。

    两只巨妖不知道打了什么主意,要找什么东西,按照他们的实力,在上界荒蛮之地也算是一方霸王了,用得着再追求什么?

    这母兽速度飞快,快得我也看不清到底去了哪个方向,甚至是哪个地方,我把天眼开到了极限,也只是朦朦胧胧的看到了一些树林和海域。

    大概半天的时间后,我们出现在了一片石林中,在即将进入石林那时候,母兽的速度开始降了下来,看了眼左右,又游荡了几步,我心中开始警惕起来,因为它把我放了下来。

    我感觉不到周围气息有什么不同,但却发现这母兽似乎肚子一阵的翻滚,我想该不会是要生下小宝宝什么的吧?而就在这时候,媳妇忽然拉了我的衣角一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逃跑,已经给母兽一口气息震飞!

    好在媳妇预警,我才在吹飞那一刻将浑身罡罩开到了极致,但受到对方攻击后,罡罩也再次破裂,境界直接掉回了八卦境!

    而母兽则蕴育在一片的光华中,我连忙迅速的飞逃,但诡异的是母兽居然没有追来,我心中震惊的同时,打开天眼看去,朦胧的影子里,母兽似乎正在呕吐的样子!

    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生出了第二个答案,她难道现在正是最脆弱的时候?甚至脆弱到连九阳境都怕,所以预防万一,就出手想要把我打伤?

    有了这大胆的想法,我顷刻就飞了回去,然而因为察觉到我飞回来,那母兽却发出了低沉的声音:“你若敢过来,我便立即将你杀了!”

    “呵呵,我就算过去,你也未必敢杀我,没有了我,难道你觉得你能狼皇一样抗住异世界通道的压力么?”我冷笑起来,然后更加快速的到了她身边。

    “很好,你既然寻死……吼吼……”那母兽发出痛苦的低吼,而我也在这个时候,欺身到了它附近,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跳,那母兽此时正在吐出一团蓝色的液态球体,并且迅速无比的正在念叨着什么。

    我心中震惊,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至少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想都不想就放出了五道虚无剑!记帅边扛。

    结果让我意外的是,这母兽根本没有任何移动的想法,直接抵受了我的虚无剑!

    砰砰砰砰砰!

    五发虚无剑完全没有悬念就打入了母兽的身体,这变化,着实吓了我一跳,即便我不过八卦境不到九阳境的修为,但五发虚无剑直接打到我认为要害的地方,并且炸成一团团的冰雾,也应该够母兽喝一壶了!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这母兽除了双目愤恨,低声怒号,竟没有反击我,而是继续施法,让蓝色的液态球体化作一丝丝的气息,灌注和覆盖在身体上!

    我立即看向了天空,这个时候,劫雷云居然形成了!我冷笑起来:“还以为你们不需要避劫,原来是本身有秘法屏蔽了劫雷!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母兽给我发现了秘密,顿然大惊失色,哀号着让那球体快速覆盖己身,而后面又连续几次硬挨了我的虚无剑和追仙锁!

    她浑身千疮百孔,蓝色的血液洒得到处都是,我这个时候额上也要冒汗了,因为费劲之下,也不能杀死她,并且眼看马上她就要炼化那液态球了!

    “嘿嘿……不过一团仙肉,居然让我受了如此重伤,等我的护罩再次生出,必然让你死无葬身之所!”那母兽阴沉沉的笑起来。

    就在这时,劫雷云竟开始消失了,我脸色一变,但千钧一发之际,也有了新的想法,当即拿出了缚仙神雷罩,高举在头顶,下一刻,原本开始淡化的劫雷云,忽然又电闪雷鸣了起来!

    看着我手中的神雷罩,那母兽大惊失色,再次催促炼化起自己的血气,并且跟着叫嚣起来:“你敢引天雷下来!我皇不会放过你!”

    然而缚仙神雷罩本身就是因劫雷下来的工具,无论是否屏蔽,劫雷依旧会凭借个体劈落下来,而不是根据对方隐瞒的实力多寡!

    轰隆!

    劫雷果然干脆果决的就劈了下来,巨响过后,那万钧雷霆砸在了母兽的身上,直接把她满是伤痕的身体打成了筛子!

    这雷霆看似没什么不同,但却蓝的可怕,似乎是为了针对上界逃往下界的修士准备的,所以一击就将她劈得几乎仙体具灭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