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0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关中
    “没有……没有皇帝?”我讶然说道,那金铠狗皇帝到哪里去了?狗皇帝不在,宋婉仪和韩珊珊、外婆他们岂不是也不在?还有赵茜和母亲她们,肯定也跟着黑衣人走了的,他们指定是到了对的地方,唯独是我带着一干人等来到了另一个区域了。这回倒好了,迷路了。

    “皇帝你个头呀,那都是多少千百年前的事情了,还皇帝,这里是自治区。哪有什么皇帝不皇帝的。”刘斌嘿嘿笑起来。

    “好吧……看兄弟们穿着,似乎也没有什么帝制了,那知不知道有哪个地方还施行这古老帝制?而且有天兵天将什么的?”我连忙问起来。

    “天兵天将……古老帝制?呃……这也不大好说,天大地大的。什么鸟东西没有?我们所在不过一自治区,外面可能也有什么自立为王的小地方,可能你问的是那个未开化之地也未可知,不过无所谓了,我可以跟你说吧,万里之内,肯定没你说的那些鬼东西……喂,你在下界,难道还活在茹毛饮血,兽皮窝睡的时代?”何斗跟鸭子一样嘎嘎的笑起来,拍了拍木然的我。

    听完,我瞬间觉得云里雾里,这么说,我要么是来错了地方,要么就是隔着皇帝太远了。否则怎么可能没有狗皇帝的消息?

    反正无论如何我也没辙了,只能是跟着杨正林去关中市再碰碰运气,没准那边有什么老学究什么的,能够给我阐明这世界的真相。

    一路上这三人倒也没再为难我,甚至路上还开始和我闲话家常起来,颇具亲和力,因为都是同龄人。所以都有共同的语言,但这三位却极度的好色,三言两语就少不了一些荤段子,有时候还有不少强占和欺辱市里女孩儿的事情,让人厌恶至极。

    而且他们三位以为我不会古语,偶尔还谈到了下界女子,好比赵仙官和商宛秋这两位,言辞颇多对女性的侮辱。

    “一天,老大想问你,那两个和你一起上界的女修士,与你是什么关系?”在快要走入层层迷雾的时候。杨正林总算问起了我商宛秋和赵仙官。

    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道:“不瞒老大,这两位白发那个是我家的大老婆,是个鬼修,有三百多岁了,脾气暴照,凶恶之极,动肆杀人,而且有间歇性失忆症,不认人,好几次我们那个的时候,我差点给她不小心杀了,对了……我以前听说她前两任都死于非命了,老大,你说难不成都是如此?”

    “啊?!”杨正林顿时脸上一沉,而何斗和刘斌全都面色青灰,杨正林不甘的问道:“不是吧?还有这种事?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唉,我骗你干什么?她一个鬼修,三百多岁了,你能指望她思维正常到哪里?”我表情毫不做作的说道,何斗瞪大眼睛,用古语和杨正林说道:“都说异样人心态异样,这果然不假,老大,这事得好好观察下,我们都是一条命,不可不查呀,况且朋友妻不可欺,既然夏一天都用过了,我们总不能用剩的。”

    “你懂什么,别说他现在还不是我们兄弟,关键是他这情况,市里会怎么出台政策呢?万一要弄死他,那他两个老婆我们可以考虑下怎么弄呀!”刘斌当即反驳起来,然后跟杨正林说道:“老大,我们大老婆可能凶悍点,那小老婆我看柔情似水,我们当时抓他们夫妻,还不依不饶的,肯定是个暗藏秋波的性情儿,而且你想呀,那是人妻,人妻吶!”

    “你说的不错,我再问问。”杨正林整个人都兴奋了,但见我认真的看着他,他轻咳两声,收敛了下情绪,说道:“一天,你家大老婆居然如此凶狠?那你平日还敢与她那个?这火力可没处发泄了呀……但看你面色苍白,却是有点中气不足呀,明显虚火上行,而且声音低沉,应是真阳衰竭了,肯定是纵欲过度,那这火……难道都发在了小老婆身上?”

    听罢杨正林的试探,我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在地上,老子特么还是处男呢,什么叫中气不足,那是使用法力过度,修为都掉成这样了,难道还浑身散发王霸之气,说话声音大若洪钟不成?

    是以我白了杨正林一眼,说道:“唉,我直说了吧,别看我家小老婆脾气这样,实则……她问题也不少呀……别光看她这样貌,实则她乃是女儿身男儿心,两相互济之体,每每想到这点,我就浑身冒着不自在,顿时没了兴趣,诸位能理解?”

    杨正林面色一惊,而何斗和刘斌也都诧异无比,似乎不知道我说的女儿身、男儿心到底几个意思。

    “难道兄弟说的是假凤虚凰?”杨正林顿然问起来。

    “差不多是这意思,不过差别又大的多了。”我耸耸肩,有些对这说法嗤之以鼻。

    杨正林想不出了,而另两位更别提想,说的都是往一些百合之类的去的,可见平日里思维只顾着走下半身了。

    看他们猜不出,我只能道:“男夺女舍,这你们能够理解了吧?”

    “哎呀!我的个妈呀!一天大兄弟,这……这重口味呀!”想通什么是男夺女舍,刘斌噌的一下差点没摔地上。围台尽巴。

    何斗顿时咽了口唾沫,离我远了好几步,目光中显然已经对我这‘奇葩’多了一分的远离。

    杨正林摇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叹道:“唉……一天,兄弟,人生总有各种各样的渣滓事,看开点,别想太多,要是哪天你给大老婆整死了,老大会给你烧香,但如果你给小老婆掰弯了,继续跟你家小老婆就好,咱们兄弟几个偶尔还能聚一起喝酒,但如果打兄弟几个主意,那兄弟情就走到头了。”

    “老大放心,我会自我监督,绝对不会出现这事的。”我当即诚挚说道,心下暗笑。

    “好吧,这些事咱们就不说了,我发现这批修士还是不少的,老大我和几个兄弟都还没有配偶,就算档次比你那两个差点还是能够接受的,到时候认识的,别忘了介绍一番啊。”杨正林一副我明白的样子和我说道。

    “感情嘛,顺其自然,未必长得好看才是佳偶,合适才是最好的,对吧?”我笑道。

    “那是,金玉外,败絮中,好比你两个大小老婆,嘿嘿,现在有经验了吧?”刘斌哈哈笑起来,结果给何斗推了一把,道:“行了,别落井下石了,一天兄弟怪可怜了。”

    “你们三个差不多了,前面浓雾就是时空乱流了,虽说问题不大,但如果不小心还是会吹到其他地方的,都小心点,免得冲散了,都用绳子拉起来。”杨正林说道,拿出了一条绳子,把大家都相互困了起来,随后走入了迷雾中。

    果然和杨正林说的一样,我们进入时空乱流后,就仿佛撞上了飓风,整个人几乎都飘了起来,我只能是极力跟着那杨正林飞,而另外两个也是眉心紧皱,对这时空乱流不跟有任何小瞧的。

    大概十来分钟后,我感觉到浑身一轻,立即就来到了一片果林上方,这果林不大,树木间隔不小,十几步才有一株,上面种着的果实却如同西瓜一样大小,把树枝压到了地上,我看着像是榴莲,但又不确定。

    而果林外还有小麦田,一片片金黄金黄的,而麦田后则是个小县城。

    杨正林告诉我,这小县城就是关中市,我看着城市的规模,暗道这也能叫城市?不过市区里倒是高楼大厦,到了夜里,灯光肯定会到处都是,可见也算繁华,一时之间,我竟分辨不出我是到了国外,还是已经上界了。

    “嘿嘿,也亏了有我们带你走这时空乱流,如果换了其他修士,恐怕要落在荒郊野岭,吃进苦头就算,怕十天半月都未必能到这里呢。”何斗说道。

    “哦,那倒要感谢老大和两位兄弟鼎力相助呀。”我赶紧感谢,然后又问道:“我看关中市和下界城市比,规模小了点,人口似乎也不多的样子。”

    “不错,人口不会太多,二十多万左右,但也是左近大城了。”刘斌告诉我。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