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1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背景
    看到那双白色的眼珠子,我倒吸一口冷气,但盯着一看,这‘人’却又把头缩了回去,最后就什么都没看到了。

    “何斗,上面是不是有鬼呀?”我脸都绿了。小声的问起来,听说这里的鬼都很厉害,我这没转换过的身体,别给他们吞了才好。

    “鬼?胡说八道什么呢?没听说过这片区有这……玩意呀。”何斗也吓了一跳,但很快他就大着胆子带我上了四楼。中间还跟我一样往楼道的漏口那看上去,好几次什么都没有后,他就说道:“赶紧的把身体转换好,到时候这里的法术老大也会教你一些。下界的法器都不能用了,法术也会失效,你们那的招法花哨,但真没什么用,对付这里的鬼,简直是自找死路,防不住。”

    我赶紧的点头,问道:“行,那四楼住我隔壁的是谁呢?”围台史号。

    “哦,没人住呢,正打算让你选,你打算住那个?”何斗笑嘻嘻的问我。

    我一瞬间就石化了,这万一选到闹鬼的房子,我岂不是转换都没转换就要给吃掉了?我看何斗这表情贱贱的,知道这小子耍我。就道:“不对呀何斗,你说你住一楼,我住四楼二号,怎么又随便我选了?我还是住二号吧,对了,初来乍到,我还想学点你们的方言。要不你陪我住两天,你住一号房得了。”

    “别,我这还有事呢,对了,刘斌住三楼,其他楼层都有人呢,你怕啥呢?”何斗一副让我放心的表情,然后带我上了四楼。

    把钥匙丢给我让我开门后,我无意看了眼对面门那,结果发现何斗也在看,见他表情有些生硬。我就知道对面肯定有事,不禁心中打着突突,没准还真闹鬼也说不定。

    不过现在不是怕鬼的时候,能有个地方转换身体就不错了,如果呆在大荒之地,那也是死路一条,更别说去找宋婉仪她们了。

    何斗拍了拍我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小心点,我先下楼了,有事下去叫我,对了,你晚上睡得沉点,遇到什么动静别开门。”

    我脸瞬间就白了,道:“你干脆告诉我,对面有鬼不就行了!”

    “别,别多心呀你!我就是随口说说!”何斗尴尬笑起来,随后就跑下楼了。

    我心脏都悬了起来,这些家伙应该不至于害我,而且要真有鬼,他们整栋楼都不会住才对,要不然实在说不过去,我总不能自己吓自己,到时候闹笑话就不好了。

    进了房间,这里基本没什么家具,空荡荡的,两房一厅一卫的房子,大概七十多平米,卧室一张床,客厅只有桌子和三张小木凳的。

    这些都很普通,基本很多地方的老公寓都这样式,但让我感到诡异的是,门窗上都贴着纸符,我随便走到了窗台边,对符纸扫了一眼。

    本来以为只是一般的符纸,但这一近看,脸都绿了,这哪里是什么普通安宅符纸,看字面古语描绘的意思,那是防凶灵的!符纸旁边还有不少残余香骨,还有几扎没有烧过的香火,看来这里绝对闹过鬼!给何斗这小子忽悠了。

    这情况晚上我是真别想出门了,能睡多死就多死的好,毕竟有这些符纸,应该还不至于有鬼能进来。

    检查了一遍房间的门窗,还有厕所的窗户,发现都贴了符纸,这些这些符纸都贴得紧,而且一窗两张,算有备用的,那既是说就算出事也没什么大不了,顶多烧香送走了就是。

    拿出了从山洞里抄下来的转换身体纸条,我背诵了一遍,然后取出了那枚仙缘再续丹,准备内视下身体后吞入了腹中炼化,但就在这个时候,楼顶上传来了‘踏踏’的异响,我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人也住在上面,也就没怎么理会,只是放开了感应,探查附近的情况。

    但这一探,发现周围都是能量反应,一时心凉了半截,毕竟自从进入了这关中市,好像到了下界磁场絮乱的地方,感应持续失效,但仔细一想,或许是地域仙气的原因,毕竟杨正林说这里和大荒不一样,可能有什么高人曾经在这里设置过阵法什么的。

    我之前去过黑衣人开的裂缝,上界体验和这里的仙气显然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这就代表着或许同界面,但未必是同一个地方,现在不需要太过烦恼,只要修为够了,始终能见到要见的人。

    虽然这里的窗户都没有窗帘,一眼就能看到外面走廊和过道,但既然有人帮我布阵防鬼,我也就没必要去害怕,坐到了床上后,我入定闯入了灵魂的深处。

    那里依旧一片红色的海洋,天空的星辰依旧高挂上方,我飞翔上了高空,居高临下,很快就在浪花拍岸的地方,找到了那位一身红妆,观海听涛的媳妇姐姐。

    她还是那么冷傲,还是如同一尊让人见之欲拜的神像,我飞到了岸上,朝她走去。

    “媳妇。”我轻声的叫道,然而她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继续站在那,一言不发。

    同样是媳妇,但我忽然感觉到,红衣的媳妇姐姐和道袍的媳妇姐姐似乎深深的不同,难道两位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媳妇……”我再次呼唤她,见她仍没有理会我的意思,我只能继续问道:“我这里有一枚仙缘再续丹,媳妇,你看我如果吃下去后,会不会有什么不良作用?比如让你从我灵魂中逼出来,或者祖龙也出来什么的……”

    还没等我说完,那枚仙缘再续丹就给媳妇收了过去,她并没有睁开双目,而是一阵红光扫过,然后又还给了我:“外物影响,终究有限,仅此等级,岂能左右我的存在,只能影响现在的你罢了。”

    “原来如此,其实这问题倒是小事,我来就是想问问,媳妇你最近怎么不出来找我了?难道不适应上界的空气么?”我连忙问起来,其实我怪想念她的,自从初吻给她夺走后,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再见到她,怎么好像没事人似的?这不说明要再进一步,实在不知道何年何月了么?

    “如果只是这些事,你可以走了。”媳妇古井不波的说着,脚尖一点,跃入了红色的大海中,我心中一急也追了上去,结果我们都站在了海平面上。

    媳妇的血衣裙摆很长,一路染红海面,就好像无数的鲜红血液组成的,我忽然才想到之前外婆留下的笔记,以及一些传闻,媳妇的身份或许大有文章。

    “好吧……那媳妇,这里是上界么?我该怎么走下一步?我已经成功的把你带上来了,总得给我下一个目标吧?”我连忙问起来,媳妇有着深不见底的背景和来历。

    “你走的路没有错,只是落入了凡尘,若要找寻自己目标,总需要一双能够拨开迷雾的手,一直以来,你不是一直都这么走来的么?何须再来问我。”媳妇转过身说道。

    看来媳妇还是觉得我的能力还不足以胜任眼前的境况,我看向了天空,属于祖龙的那条星河,依旧一动不动,看来连它都还在蛰伏,等待时机。

    “我知道了,我会完成我的宿命。”我咬咬牙,拿出了那枚仙缘再续丹,当场就吞下了腹中。

    法力立即如同倾泻掉一样,持续性的掉落,而周围的海平面也崩塌了。

    梦境支离破碎,我忽然感觉到了身体多了一丝不同,似乎能量消失的同时,也在吸收和转化周边的力量。

    猛然间,我睁开了双眼,周围一片黑暗,竟然已经到了夜晚,而灯没有开。

    轰隆!

    下一刻,黑暗里的一阵雷霆声,把我震得面色一变!

    我看向了窗外,大雨中,一个苍白的身影就站在窗口那,正在用那双发白无神的眼睛注视着我。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