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1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跳楼
    咚!

    我吓得后背撞到了门上,近距离看这乔安莹,她的脸又青又绿,绿色的是皮肤,青色的是血管一样的脉络,可见能量纯粹远胜于我。至于她的眼珠子,仍旧呈现乳白色,圆瞪着我时,也着实够吓人的。

    “为什么……进我……家……”乔安莹脸色惨绿,张合着嘴巴的时候,那血盆大嘴裂到了耳垂那。一排排的牙齿,让我毫不怀疑一口就能把我脑袋刮下来。

    那双眼睛渐渐的低沉下来,我的心也悬到了喉咙,脸都不住发凉了,显然乔安莹现在很见外,不大喜欢别人进入她的房间。

    “为什么……进我……家……”我犹豫的瞬间,乔安莹再次问了起来,脸几乎贴着过来的,我一只手摸着纸符。一只手拿着门手把,心脏噗通乱跳,难道她认为我是杨正林?

    根据我多年养鬼经验,她的记忆再清醒,以她目前的状况,也不会聪明到那儿去,怨念肯定还存在当时杨正林最后一次进入房间的时候,误认为我就是杨正林,所以逼问我为什么进她的家。

    现在如果回答错误,那她无疑直接就会攻击过来,到时候新炼出来的仙体,可就要遭殃了。

    “乔安莹……莹姐……我是夏一天……也是巡逻队的,住宿的地方满了。杨老大安排我到了这里……”我连忙的说道。

    “杨正林……”乔安莹用沙哑而恐怖的颤抖声念叨着这名字,然后转过身,飘向了自己的房间。

    我大呼一口气,几乎想要就这么开门离开,但刚扭动门把手,乔安莹立即就转了过来,嗖一下又到了我跟前,我吓得仙体冒汗:“莹姐……怎么……了?我是夏一天……不是杨老大。”

    见她看着我的手,没等她回答,我就立即缩了手,看来进来容易,出去就难了!

    我挪动了步子,往旁边移动,乔安莹仍然盯着门把手,我忽然想起来杨正林等几人的话。觉得她应该还在追梦壶的梦境中,记忆着生前的一切,并且在那反反复复,我只要找到规律不刺激她,就不会有问题。

    挪步到了倒下的窗户口那里,我看了看老旧的阳台,如果能把她困回阳台那儿,今晚恐怕就能好好睡一觉了,不过现在可惜窗都塌了,没法子困住她。

    旋即我又看向了卫生间,这地方只要关上门,门上贴了符纸。困住她倒也不错,但不知道刺激到她会有什么后果,这么一纠结,我心中就有些犹豫起来。围土肠扛。

    最后见乔安莹不时看着我,在房间客厅里紧张的走来走去,我心道让她去厕所恐怕不行,她现在肯定时刻注意着我,陌生人进房间,谁都会紧张。

    如今只能随便找间房间住下,不把她当回事,应该也没问题了吧?听说她从乡下来这里见习历练的,这样的姑娘不会有私闯别人房间的嗜好才对,顶多我可以把符纸贴门上。

    我走进了之前打坐的房间,到了门口的时候,我还不禁看了眼乔安莹,发现她虽然看过来,但也没打算过来,我放下心,把门悄悄的掩上,然后坐在了床上,开始打坐起来。

    折腾大半夜,雨已经停了下来,雷声也好久没响了,正是这个时候可以好好冥想下咒语。

    古言咒语目前是我的首要难题,之前李破晓他们转换的时候,对咒语的转换也生涩无比,法术也不会使用,而赵仙官传授大家的护身罩的使用方法,是目前最直观的一种法术,其他法术我暂时转换不出,所以修炼出护身罩就刻不容缓了。

    咒语的用法很奇妙,和当时万妙山的咒语差不多,都是通用性的咒法,我曾经研究和参照了好久,但始终没有参照出和下界法术共同的地方,所以很可能下界的法术将无法在这一界中使用了。

    但回过头我又认真思考了下,发现万妙山和咒语和这护身罩的咒语似乎也有共同点,只是这共同点有点奇特,那就是它们都是低级别的法术。

    难道我转换的方法没有错,错的是法力和法术威力没有达标,从而使用失败?

    那养鬼术会不会失败?

    想到这点,我心情不禁激动起来,如果养鬼术能够使用,外面就有个鬼,如果能够豢养成功,岂不是能够越级对付其他的修炼者了?好比那杨正林,应该也斗不过女鬼吧?

    我会这么想,只因为之前滴了一滴血给乔安莹吃下,她实力不说暴涨,但至少也算恢复了不少,轻松还推倒了窗户,可见我的血液是有点用的。

    拿出了单肩包的制符工具,临时豢养鬼物的东西凑齐并不难,关键是有没有用,这一点我自己也在疑惑。

    绘制了一张符纸,为了防止符纸不起作用,我扎破了自己的手指,准备用血来画符,强化效力。

    制作非常顺利,上界的文字在这段时间的使用下已经纯熟了一些,虽然还如同鬼画符,但当年外婆画符的时候还跟狗咬似的呢,我这个完全没什么问题。

    三张符纸,应该可以控制住乔安莹,所以我打算冒险出外面试试。

    “莹姐……”然而走出外面的我,却发现乔安莹不见了,这让我略微失望,有了仙体后,我的感应法术没能转换过来,几乎相当于瞎了一半。

    “莹姐?乔安莹?”我叫了两声,她该不会去上厕所了吧?就往厕所那走去,结果厕所黑漆漆的一片,她根本不在那,难道她还有别的地方呆着?

    无奈找不到,只能回房间继续研究和转换下界法术,虽说一些消耗法力的咒文不能使用,但不太消耗法术的,还是可以办得到的。

    可刚坐下来,我忽然背后就来了一阵阴风,难道她在墙壁那站着?我心中一边想着,猛然就转过了头:“莹姐?”

    意外的是,她居然不在那,我心中不免疑惑,那股阴冷的气息依旧在墙壁里散发出来,难道这房间是乔安莹住过的?

    “你……为什么……进我房间来……”

    就在我想要伸手探向墙壁的时候,乔安莹的声音兀然间就冲我背后而来,而一缕缕的头发,也挂在了我脸上!

    我吓了一跳,立即转过身,结果咚的一声后背撞在了墙壁上!

    我抬起头,乔安莹允自飘在了空中,那脑袋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她的头发如挂着血,一缕缕的飘落到了我的脸上,那蠕动的感觉,丝丝发凉。

    可即便吓人,也不能掩饰墙壁是空的事实,这里面难道藏了东西?

    不及细想,我立即拿出了养鬼术的咒符,念了几句,要对乔安莹直接使用,然而还没等到我的符纸靠近她,她立即张大嘴巴,怒吼尖叫起来!

    声音震得我气血翻腾,连忙滚下了床,而耳朵差点没炸掉:“乔安莹!”

    “你……要对我动手……我!杀!了!你!”乔安莹怒吼起来,然后冲到了我面前,一爪子就朝我拍过来!

    我立即使用护身罩,但巨力之下,罡罩立马就破裂了,直接把我拍入了墙壁中,轰隆一声,墙壁裂开了无数的缝隙,而乔安莹再次冲到了我面前,准备一爪子拍飞我的脑袋!

    “驱灵缚邪,号令自来,天一道!招鬼!”我符纸立即往她身上贴,结果刚贴上去,纸符就着火了,我脸立即就青了,但乔安莹可不等我,掐住了我的脖子,张开血盆大嘴就朝我咬来!

    我这次终于知道我的符纸材料多么的不靠谱了,难受之极的我拔出了之前收鬼师画的那张老符纸,迎着乔安莹贴去!

    乔安莹似乎很怕这符纸,当场就到了墙壁边上怒视着我!

    我喘着粗气,自己那三张招鬼符根本没起到作用,这不应该是没有法力,而是符纸材质不行,下界的符纸明显跟这一界不一样,这收鬼师的符纸就跟油纸似的结实厚重,我手上就是银符的质量都比不上!

    拿着符纸,乔安莹却越靠越近,我一路往窗口后面后退,这次没法子了,只能是跳楼了,就算在外面遭其他鬼,那也只能认了。

    一路退到了阳台那里,我后跃一步跳上了护栏,可就在这时候,乔安莹却又消失不见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