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1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入瓮
    但就算消失,我仍然紧张无比,私下里的看,希望能找到点她消失的端倪,可环顾不久,却发现天已经没那么黑了。抬起头,发现天空已经有了一抹蓝白。

    天亮了。

    我从护栏那跳下来,此时此刻真正的松了口气,给乔安莹这女鬼揍了一顿,浑身骨头都像是要移位了,内视了下。好在没有伤得太重,我就朝着屋内走去,坐在小板凳上,深吸一口气的我决定再去乔安莹的房间,看看墙壁内部到底藏有什么。围役反巴。

    门开着,乔安莹不在里面,天亮得倒快,而且没有窗帘和玻璃的好处也显了出来,亮光能轻易透进。让乔安莹不敢造次。

    到了床边,我一只手轻易就把床挪开,看着床边位置的墙,我犹豫了下,护身罩再次形成,以不是很重的力量敲了敲墙壁!

    咚。

    中空的响声再次出现,可以确定这墙还有夹缝存在,我这次没再犹豫,用了些许戾气,咚的一声,砸破了墙壁的边缘,我发现,这应是和厨房之间的管道夹缝!

    心中这么一想。就觉得自己疑心生暗鬼,破坏了房间的整体,一会可别给杨正林他们查房了发现。

    但就在我想着怎么把这墙壁掩盖回去的时候,一阵发霉的味道从墙壁那飘出来,冲了我的鼻子一下,我皱了皱眉,这霉味对我并不陌生,是尸体的**味道!

    脸色发白的我好奇心给勾了起来,伸手再次砸开了墙壁,但这次我明显不敢太过用力,生怕给住下面的刘斌发现了。

    转换后的我已经和常人没什么区别,泰阿剑暂时出不来,要不然泰阿剑刮到哪都能卸下一片墙壁来,因此空有一身强悍的力气和无比恐怖的防御力,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

    咚咚咚几下。墙壁就给我砸开了小脸盆大小的洞,不敢再往下砸了,我伸出手往里面摸去,可这一摸,差点没把我自己给吓坏了,就算有心理准备,但委实没想过抓住一只枯槁的手时,仍心生恐惧!

    果然是人的尸体!

    我把那枯槁的手往旁边拉了下,结果本来似乎站着的尸体,这下子从侧边滑倒下来,这一滑倒,那张可怖的脸出现在了洞口那里!

    干涸没有水分的脸上。双目空洞漆黑,那原本应该洁白的牙齿在时间的打磨下,变得有些发黄,但从那脸型,还有身穿纯白衣服的特征下,我仍然能够猜测到她到底是谁。

    乔安莹。

    “莹……莹姐……”我脸色惨白,看着这具干尸,仍然感到了一丝震动,想不到乔安莹的尸体竟藏在了这里!

    这次我不打算继续放任她下去了,还是要把她的尸骨取出来,至少入土为安也好!

    怪不得她一直想要进入这间房了,也不知道是谁的歹毒主意,把乔安莹的尸骨埋在了这个房间里,让她无法离开尸体太远,终日在这间房附近徘徊,这也是我刚来,就给乔安莹觊觎上的缘由。

    做出这件事的,是杨正林?还是那收鬼师?

    但无论是哪一个,冤有头债有主,我既然知道她的冤屈,就要给她讨个公道才是!而且也不能把她就这么放这呀!

    咚!咚咚咚!

    而就在我想着怎么处理尸体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天亮了!夏一天!一天兄弟!”何斗的声音在外边传来。

    “夏一天!你没事吧?咱们可以去找收鬼师了!”刘斌的声音很大,不过口气上倒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见我不应答,他立即用古语和何斗说道:“何斗,妈的,你说他不会是死了吧?折腾了一晚上,难道过头了?老大这手玩得真漂亮,救他于危难,以后他自然要乖乖听老大的话了。”

    “死不了的,我感觉他和一般的修士不大一样吶。”何斗搭腔道。

    “我也的觉得不一样,难道给吓昏过去了?我从阳台那过去看看。”飞檐走壁已经难不倒这里的人,刘斌立即想要走捷径。

    “来了!两位大哥别着急呀!”我在里面说道,然后快步过去帮他俩开门,打开门,刘斌直接就想要往里面闯,似乎还有意要进乔安莹的房间,但看到我一身脏兮兮的,他顿时警惕起来:“咋了?睡地上了?这么脏!”

    何斗也疑惑的看着我,我看了眼身上的情况,说道:“下大雨衣服没干,进门跟乔安莹干了一仗才天亮,差点就挂掉了,两位兄弟,赶紧的去找招鬼师吧,小弟是扛不住了。”

    “你跟她干了?”刘斌倒吸一口冷气的样子,结果给何斗白了一眼,认真说道:“你没死?”

    “差点玩完了,不过名不错,最后天亮了。”我苦笑道,两人都恍然大悟的样子,毕竟刚才上来到现在,也不过一两个小时而已,时间对得上。

    “哦……何斗,咱们进去看看吧,这打得惨烈呀,别坏了什么东西了……”刘斌对何斗使了个眼色,要进去看看情况。

    “老大说进去看看才放心,一会再买点材料,补下墙吧。”何斗也想要进去看看。

    我心中一凛,这两位都知道尸体在墙后面?

    “反正一会也要修理,一会再看吧,反正材料卖够再说!我是一刻都不想呆了!”我一脸的苦相,何斗和刘斌互看一眼,点了点头,就让我带出了门。

    “墙都打坏了,也该修一修了,一会我和何斗一起帮忙。”刘斌笑了笑说道,何斗看了眼给我撞坏的那堵墙,并没有停留的把目光移向了我主动打坏的那堵,不过这个角度看不到墙里面的状况,我倒也不是很紧张,而且就算发现了,顶多就是败露逃跑罢了。

    “老大呢?”我问了起来,这杨正林倒也精明,不敢过来了。

    “老大哪敢过来,在楼下等我们去收税呢,顺便去请收鬼师弄点符纸。”刘斌笑嘻嘻的说道,然后领着我们下楼,到了三楼的时候,他家门敞开,那娘们还在门口位置那洗衣服,一身的睡衣,在大幅度的动作下,领口里面几乎都曝光了,把何斗看得猛咽唾沫。

    我视若不见,直接下了楼,刘斌顿时怂恿我道:“夏一天,一会我们上了街买了材料,我顺便给你介绍几个小妹,你一个人住,太折磨了,等你老婆来了,我负责把小妞们赶走,保管神不知鬼不觉的,嘿嘿……”

    “多谢兄弟美意,我还是算了。”我连忙拒绝,何斗却正儿八经的说道:“一天,墙坏了,今晚要不你住四楼的隔壁?”

    “又挪窝?倒也没啥,不过老大同意么?”又来试探我,但我岂能轻易入瓮?

    “也是,慢慢来,实在住不惯再说,嘿嘿。”何斗拍了拍我的肩膀。

    到了楼下,杨正林果然就在那等着我们三人,见我过来,立即笑道:“怎样?昨晚还过得好吧?看你的情况,也没多糟糕嘛。”

    “唉,还不糟糕?要不是老大用追梦壶限制住那女鬼,大家今天可就真见不到我了!”我忙说道,然后不忘对这杨正林千恩万谢,而杨正林当然表现得十分的大方,一副小意思的样子。

    越是表现得不在乎,越能说明他很在意我的态度,这三位请君入瓮的本事倒也不小呀。

    “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刚才接到兄弟们回报了,咱们昨晚的公告贴出去后,跟着欧阳德的那七十多个下界的人里,好几个说是认识你的,昨晚看了公告托人找上门了,嘿嘿,一会咱们领人去。”杨正林笑道。

    “好。”我点点头,并没有表现出太高兴的样子,跟着杨正林就去了,走到了他家天地楼底下,已经有一百多穿着巡逻队衣服的人等在那里了,我们四个过去后,杨正林训了话,就带着我们一同前往城区。

    小弟们去收税了,其实这税也就是收保护费,顺便看看场子,他们挂着巡逻队的名称,实际上跟黑社会没什么区别,浩浩荡荡过去,不是砸了人家小贩的摊位,就是吃东西不给钱,要碰到不缴税的,扛了人家铺子就走,当然,这些小事还用不上杨正林和我们,他带着我打算先去北门往北的地方找白老,也就是传说中的收鬼师兼丹药师。

    一路上走过许多的小店,也走过一些行政单位,而就在我以为一路都会这么走过去的时候,一张公告板把我吸引住了!

    因为这上面,除了我熟悉的伙伴,还有我的头像,都同时出现在了那儿!在公告上贴头像的不多,敢放大这么大倍数,写上一串数字的,除了通缉令,也没别的了!

    我脸色一变,而杨正林更是目光全都聚焦在了画像底下的一串数字上面了。

    “今天刚贴的公告?有什么新鲜事?”刘斌看我们停在了公告板前面,立即凑过去看,结果见到画像中的我,立即目瞪口呆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