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1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养鬼
    “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小事情,行,要多少张我给你画,如果不够随时再来找我!”白高正大笑起来,立即从身上拿出了一沓的纸符。这纸符每一张都有强大的法力,不过我不敢肯定是不是他画的,而且时限久了,我要用来做法也就不合适了,就说道:“白老,这些符纸只是驱鬼用的?能不能给我写一张能够通灵的?”

    “通灵?你要和鬼说话?我跟你说。这些鬼都很凶戾,而且没什么灵智,万万不能和他们沟通,免得起反作用!”白高正警醒我道,但见我还是一副渴望的样子,他看向了杨正林,杨正林觉得我应该是要去和乔安莹说话,也有点不大想给,不过之前刘斌告诉我乔安莹的事。肯定是告诉过他的,所以他倒也没什么觉得可耻,就说道:“一天,乔安莹那鬼不得了,很厉害也很凶残,你别抱着一线希望跟她纠缠,而且之前我对她这样,也是有原因的,她根本就是奸细,奸细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你如果不信,我可以把证据给你看看。”

    “杨老大,我当然相信你。不过我自己也有自己的做法,放心吧,我会把她赶出房间再和她谈的,其实我也是有苦衷,我家老婆不大相信不是?这符纸是我老婆要的,也不是我要。”我立即把这事引到了其他人身上。

    杨正林摊摊手,表示不管了,而白高正呵呵一笑,就拿出了符纸,龙飞凤舞的写了三道符纸:“吶,这个就是通灵符,拿上这个,贴在额头上,就能跟她沟通了,不过她不会古语。你怎么跟她沟通?”

    “这个我老婆说有自己的沟通方法。”我挠挠头说道,白高正看着我,似乎想到了什么,没吱声,我当然没忘了跟他要空白的纸符,顺便还有一些画符的上界朱砂和毛笔等物,这白高正看我什么都有兴趣,不禁连连皱眉,甚至把自己备用的一套都给了我。

    然而现在我管不来这么多,就算怀疑我又怎样?反正离事发也没多久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走一步算一步罢了。

    等我拿够了足够的材料。白高正笑呵呵的看着我,然后用古语和杨正林说道:“乔安莹是那个尸体藏在墙上的女孩儿吧?你现在还在用她当工具?”

    “白老,你知道这个有效,你看看这小子不也是给我耍的团团转么?”杨正林也对我笑,真以为我听不懂这话。

    我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当即笑道:“那三位老大,我这还有事要忙活,你们先安排其他事吧,对了,如果找到我的几个兄弟,记得叫我下来,他们的名单我都列出来了,你们看看。”

    名单里有孙重阳和李破晓等人,杨正林欣然接过来,交给了手下去处理。

    “看着点他,我总觉得这小子不是常人,要不是听不懂古语,我们和他玩,恐怕都嫩着呢,一个能在下界带队上来的,要么实力在当时非同凡响,要么就是诡计多端!”白高正毕竟年纪大了,很是老谋深算,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围记杂弟。

    “白老杞人忧天了,实力再强有什么用?到了上界,气息不通,体系不对,就是老虎都跟断了手脚一样,再聪明又有什么用?四两拨千斤都说轻了。”欧阳德嘿嘿笑起来,这中年人也是一肚子坏水。

    这三个家伙在那窃窃私语,心中都有鬼胎,特别是杨正林,这小子心眼是最坏的,和两人道别后,立即出来跟刘斌和何斗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回头说只是嘱咐他们两句。

    我知道肯定是那六位数仙晶的事情,但不动声色的就上了楼,果然,到了四楼那,何斗挡住了田三和鲁凤,单独的和我说道:“一天兄弟,老大本来瞒你通缉令的事也是为了你好,只是没想到这事太大捂不住,但他也说了,你的事尽管放心,这事他已经派人联系麒麟郡的人去了,如果能赶在三天内通知麒麟郡的人,那咱们就等,如果不行,他希望到时候我们带你一起,逃去他父亲那,你放心好了,杨老是厉害人物,一定能帮你度过危机的。”

    “你回去告诉老大,他的情谊让我感动,我一定会好好听话的。”我感动的点点头,何斗很满意这结果,转身下了楼道。

    我关了门,就把圆慈和商宛秋叫了过来,说道:“我们只有两天时间,两天后大家来多少算多少,现在时间太紧,教你们古语的话,时间肯定不够,你们就把自己最厉害的三道法术写给我,我现在翻译给你们,先强记一下,自保至少先不是问题。”

    圆慈和商宛秋当即答应,我当即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将法术全都让他们死记硬背了,圆慈的三品金莲再次可以使用,而商宛秋的天鬼如来也总算能起作用了。

    在他们两位开练的时候,我也在转换养鬼道的法术,符纸分给了商宛秋和圆慈一半,我自己留着一半开始写起了法术来,现在指望我亲自上场斗法是不行的,只能先收了乔安莹,这才有自保的方法。

    而且我相信,上界的鬼和下界的鬼一样,都是共同的,要不然鬼道怎么有九重那么高?

    制作魂瓮没有技术人员,对我而言很有难度,韩珊珊不在,只能是自己想办法,况且对付乔安莹就用魂瓮,也不合适,养鬼道豢养鬼,要双方都同意才行,否则豢养不成立,也就无从指挥了,这乔安莹还没生出清醒的灵智,属于不好商量,要控制的,我法力也不够的类型,只能用强化的符纸,或者别的宝物。

    所以我想到了用画轴,下界修成九阳境不是白来的经验,随着修为与日俱增,创造力当然不会少,找了制作符纸用的纸张,我裁剪出了必要的篇幅,挤出了自己的精血,用朱砂笔饱蘸血汁,用古语在背后写了许多的符文,随后走到了乔安莹的房间里。

    这个时候,圆慈和商宛秋已经把乔安莹的尸体从墙上抬下来了,我看着这副身体已经成了干尸,心中也为乔安莹感到一丝心痛,说道:“莹姐,你别怪我,我要取你手指骨一截,用来制作符纸,毕竟你修为不够,脑路也没通,我只能强行控制你了,但你相信我,我不是为了要用你来做坏事,而是要借你力量,助你复仇的同时,帮我自己脱困,希望你能够理解,并且愿意让我使用的你尸骸。”

    我说着,拿出了一把美工刀,看着乔安莹的小指,刀子的锋利部分搭在了上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立即吹起了一阵冷气,缓缓的扭过头,却发现一阵薄烟以人头的模样已经紧贴着我了。

    这白色的烟雾,彷如是乔安莹那煞白的脸庞,我心中打着突突,说道:“放心吧,冤有头债有主,取你指骨,必会为你报仇。”

    说罢,那白烟仿佛知道我说什么,竟就此乔安消失,而后,咔的一声闷响,一截指骨根本不用我下刀子,就从僵硬的干尸那分离开。

    “多谢莹姐,若违此誓,定受鬼神索命!”我说完,快速的拿起指骨,植入了画轴中,就此画轴也就起了作用,而现在,就差控制乔安莹了。

    但还没等我准备施法,外面乱作一团,而一个人影哐当一声砸烂了四楼的窗口,径自飞了进来!

    “嘿嘿,你就是夏一天?跟我走一趟!”那人肤色黝黑,身形瘦弱,但双目带着血煞之气,可见杀伐对他习以为常。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