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2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鹬蚌
    商宛秋还是很鄙视我,而圆慈羡慕的说道:“你小子贪心,艳福不浅就算了,摸了人家,还设计人家,这事情可还是悠着点。”

    “对付这种歹人。没必要讲什么正义,一切能对付他们的办法都要用上,你没听过好人不长久这话么?”我笑着说道,然后拿出了一根头发,放入了追梦壶里。

    “什么符纸这么厉害?”商宛秋凝眉看着我,她现在虽然是白发。但仙体转换后,眼球的颜色已经从红色变成了黑色,仿佛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我笑了笑,故意说道:“你觉得我会把这秘密告诉一个时刻想要杀我的人么?”

    “不说就算,我岂会稀罕?”商宛秋瞪了我一眼,有些生气的样子。围围亩圾。

    我没理会她,念了几句咒语,然后把一张纸置入了里面,并且控制起了别人的梦境。

    商宛秋和圆慈都好奇的看着。但也没看出什么来,别说是他们,连我都悬着心,不知道会不会起作用,很快,掷入了里面的纸起了效力,竟慢慢的燃烧起来,我露出了微笑,说了句‘成了’。

    两人不明所以,但很快,这股浓烟就凝聚了个女人的视野,只见她迷迷糊糊的起了床,随后找了个点火的装置。随后从衣服中抽出了那张反贴在衣服内里的纸。并且点燃。

    这符纸有点古怪,点燃后发出了碧清色的淡光,如同烟雾一样扩散,但这纸还没烧完,就有一双大手一巴掌就拍掉了烧剩下半截的纸符,而且面露沉凝之色,圆慈和商宛秋看到这,全都面露惊讶,然后看向了我。

    这么大的手,也只有白高正有了,也不知道这老头什么时候到了这里的,他身上不着寸缕,露出扎实的肌肉来,我和圆慈都是吃惊,而商宛秋似乎对**没有任何反应,其实想想也是。她也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了,对这可能见怪不怪吧。

    还没等我们说话,白高正一张符纸就贴在了女人的额头上,而我们看到的梦境立即就消失不见了,看来追梦壶这种东西,就算卖出去了,它原来的主人还是有办法破解的,好在我是反其道而行,如果是对付白高正等三人之一,恐怕立即就给发现了。

    “一天!这什么情况呀?是不是失败了?那计划会不会让我们就这样玩完了?我们是逃?还是继续留?”圆慈有些想不透,而商宛秋则沉吟起来:“你想太多了,他这么做肯定有后手。”

    “还是你了解我。”我夸了商宛秋一句,然后走到了阳台,直接一跃而下,而圆慈和商宛秋都同样跟我跳下,并且快速往杨府奔去。

    而我们这一移动,公寓楼也异动起来,何斗在里面高声说道:“一天兄弟,这么晚了去哪呢?”

    “何斗,给你个机会跟我,我不但留你小命,以后还带给你荣华富贵!当然,前提是要先纳投名状,把杨正林、白高正、欧阳德杀了!”我直接就说道。

    屋子里的何斗沉默了一下,而三楼哐当一声,窗户就碎了,刘斌从阳台那直接跳了下来,似乎听到了动静,好几个人直接都跑出来了,其中就有鲁凤和田三两个爪牙在。

    我扫了他们一眼,说道:“这话对你们也有效,只要不是身负累累血债!也没有人供出大逆不道的罪名,我都能饶他一命,并且收归麾下!”

    何斗吓了一跳,而刘斌也瞪大了眼睛,鲁凤和田三都觉得我疯了。

    “臭小子,敢打我老大的主意!你算哪根葱!今天就先把你拿下了,其他事再说!”田三大怒,拿了根黑色的巡逻棍就冲了过来。

    鲁凤也没有半点犹豫,这欧阳德的人都不知道我的情况,如今这形势,他们的人占了绝大部分的优势,当然不容我造次。

    我拿出了画轴,脸上露出了杀气,随后看向了何斗和刘斌,怒道:“何斗!刘斌!我能杀了钱辉,杀你们老大和你们更是易如反掌!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我数到三,再没反应,就到此为止了!一!二!三!”

    “喂!太快了!妈的,我跟你!”刘斌这货当场就拿了主意,而何斗咬咬牙,看向了刘斌后说道:“我……我也跟你!不过我们手底都犯过人命!欺压过老实人!你保证不秋后算账?”

    “很好,你们先干掉姓鲁的,还有姓田的!秋后保证不算账!”人情债总要还,做的孽,更是不能一走了之,只是还的方式灵活一些而已,平日观察和背后的调查下,我对何斗还是很看好的,至于这刘斌,问题倒是不少,但只要不是太坏,暂时还是需要他们的帮忙的,毕竟巡逻队,我自己一个人统制不了,很容易发生哗变。

    何斗和刘斌投向我之后,他们手底下很多人都给喝止住了,而冲向我的鲁凤和欧阳德,这次也有些心虚,因为他们直接给何斗和刘斌拦住了。

    为了增加赢的局面,我看向了商宛秋和圆慈,说道:“你们两个协助他,我去杨府。”

    圆慈和商宛秋都没有异议,留下来四对二了,我则把护身罩开到了极致,带着重画轴中飞出来的乔安莹往杨府飞遁!

    在上界,跟下界不同的就是御风飞行相当容易,毕竟到处都是仙气,整个人也轻便了不少,所以没花费什么功夫,我就到了杨府。

    杨府里已经乱成一团了,不少女眷和刚才留下的女子们都在里面乱叫一团,而杨正林和欧阳德都跑了出来,手中各拿一根巡逻棍,至于白高正,这个时候面色青灰,两眼充血,愤怒的看着我:“你下的毒?”

    “呵呵,是我下的,不知道阁下觉得我下界的蛊毒如何?”我笑了笑,这魂毒蛊经过特制,掺入了符纸中,一点着就活了,遇到魂体就沾,像是白高正和杨正林、欧阳德等上界修士,也逃不过这魂毒桎梏,给沾上后立马就是中毒的下场。

    “哼,下界的东西,能奈我何!今日你敢策反我的兄弟!当真找死!”杨正林气坏了,看着何斗和刘斌居然反叛了,这让他难以想象,毕竟怎么说都是多年的兄弟不是?

    “你们现在确实是压制了魂毒,但能保证战斗的时候也分心压制?就算给你们时间能炼化,恐怕也不是现在吧?”我看了一眼杨正林,冷笑起来,随后念起了血衣的咒语,对乔安莹说道:“莹姐,今天就是你报仇的时候,这杨正林怎么害死你的,你大可索命去了,当然,顺便把这两个也一并杀了吧!”

    乔安莹变成鬼后没有了正常思维,更不懂什么叫同情,看到杨正林,就发疯的朝他扑过去!

    杨正林咬咬牙,对欧阳德道:“欧阳兄弟,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你总不会指望求情能够换一条小命吧?他就是冲着这关中市老大来的!枉我们刚才还互相扯皮谁来当老大,呵呵,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

    “好!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死也要找这小子垫背!你先对付那鬼,把她牵制住!那小子没什么能力!我这就去杀了那小子!我看他控的什么鬼!”欧阳德也发起狠来,然后看向了白高正:“白老,你怎样?还能不能动吱声下!”

    白高正脸都绿了,两眼都是血丝,但听欧阳德发狠问他,他也不甘示弱:“他娘的,老夫轻敌了!真没想到这小崽子这么有心机!不过老夫也不是吃素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