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2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打杂
    在关外郡抢夺税银,无疑是作死行径,最后一次案例,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听说那是百十个外逃的巡逻队,想要抢夺一番后逃入大荒之中。再也不回来了,结果听说还没等税银焐热,就在大荒内无一例外全给剿灭。

    战争,解放,总是伴随牺牲,杀税官。抢军资,我很明白这种战争行为要付出的代价,上边也应该很快就会派下部队剿灭我,当然,坐以待毙我是绝不会做的。

    让赵仙官散布谣言,通报了下界修士从大荒裂缝上来的消息,以及部分人因为没有得到妥善管理,而成为了土匪的消息,这两件事不胫而走。闹得好些城市也是惶惶恐恐,这么一来,就算上面调查起来,我也能有缓冲的时间。

    因为下界的修士不全是加入关中市,其他城市也陆续有下界修士误闯,所以这消息早晚会让大家都知道,我只是把这消息加速扩散了而已,这么一来,关中市收拢下界修士的行为,也理所当然的就成了正义之举,这是在替组织管制和招安,至于他们打算怎么处理,那也是后面的事情了。

    当然。光是打劫这一队税官是不够的,靠南那边的税车也给我们劫了。完成这次任务的是赵仙官和商宛秋。顺便负责进行情报工作。

    卡车遗弃在了荒野,东西全给我们搬走了,而仙晶大概有三千多,分成了好几箱子,打开后,大多都是小指头那么一小块,金光闪闪,五颜六色,看了一眼,成色都是七重左右的,我心道原来他们这才叫做成品,至于七重以下的,因为气息驳杂和不足,都给他们当成了碎银使用,有他们独有的兑率计算。

    但无论如何,这种硬通货永远都不会过时,甚至供需永远都不会平衡,能用得上七重仙晶的,都可以称为土豪了,想想这上面的组织将底下的城市当成了猪来养,不断的供需仙晶给他们,层层剥削,而底下民众已然汹汹不忿,加上我这浓重一笔,很快这里就会大乱起来,一是其他巡逻队要求存,二是上面组织更苛刻的索求填补窟窿,不大变才怪了。

    而我需要在这段时间里尽快扩大战果,尽量多替换掉一部分城市管理者,把他们全都统制在我的手中,这么一来,才有对抗组织的实力。

    当然,自我的修炼也是很重要的,战略上的事情,我可以假手别人,但修炼却不得不上心了,吃了仙缘再续丹后,我的修为打回了原型,虽然这几天里用仙晶不断的突破和修炼,终于突破回了下界混元期,但要冲上以前的状态,恐怕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足够,定下发展的策略,我打算再进行一次闭关。

    就在我们刚回去的时候,殷格那边就来了消息,占领别的城市比想象的要容易多了,甚至用不了一天的时间,巡逻队就给重新整编了,上千人的军队,跟三五百人的巡逻队打起来,就跟对付一盘散沙一样容易,打掉了头领就能顺利的收编。

    殷格那边占领盘关市以后,暂时由何斗去打理,而每个自治区都有一个省会级的城市,对于这些事,当然是要过问的,只不过城市互相攻击的事情,显然没有强夺税金的事情重大,听说我们昨天劫了税车,今天就展开了调查,关中市成了首要调查的目标,一个身穿黑色纠察科衣服的官员,连夜就从四大省会城市出发了。

    “环河市是西南部的省会,听说昨晚就出发了,预计今天中午就要到了,我们怎么应对?把他忽悠走?能行么?”赵仙官蹙眉说道。

    她和商宛秋打劫了南部的一个税点,得来的仙晶不少,有五千左右,算是比较富余的点了,现在那边的情况,恐怕也不比现在的关中市轻松,乱成一团,听说几个城市巡逻队都开始追索打劫的人。

    哪个点的城市丢了税金,其他城市是要追索的,如果追不回来,还得赔,钱是留在了我这里,要找回税金,必然会查到关中市来。

    “半路截杀了。”我干脆的说道。

    “杀了?”赵仙官犹豫了下,而殷格愣了下,说道:“这么做没关系?”

    “反正关外郡南部马上就要乱了,你不信?而且骑虎难下,跟我走了这条路,一道走到黑吧!”我笑了笑,这殷格也是狠角色,只不过或许没这么直接的面对战争罢了。

    “好,那就杀了。”殷格咬牙说道,但刘斌就不愿意了,忙说道:“不行呀,这专员虽然好认出来,但却不好杀呀,可不是白高正那等级的,十个白高正都未必能拿下他!这次税金的事情这么大,更不会派个杂鱼来!”

    赵仙官也沉吟了下,说道:“关外郡多是未开发的地域,往年往狗皇帝那缴的税金也是垫底的,实力应该不强才对,人多就能够解决,真正厉害的,都不在底下官场,而在组织的军队里,以及上界的一些仙门势力。”

    “看来上界和下界也是有参照的地方,那就好办多了。”我说完,就打算再布置一番,结果媳妇姐姐猛然就拉了我的衣角,我脸上一变,立即站起,把护身罩激活到了极限,并且眼观四路。

    轰隆!

    窗外,一把长枪直接从门口飞了进来,扎向了我的脑袋,我迅速避开,而身后的墙壁立即给打透了!

    “呵呵,你这小子果然心狠手辣,还没等老夫到这调查,就想着怎么杀老夫了,啧啧,关中市出了你这外来人,大祸将至了。”

    苍老的声音从门口那传来,在所有人惊讶的时候,原本已经穿了一个洞的门,再次轰隆一声给打成了碎片!

    我们几个管理者从这里看出去,发现外面的守卫都给打倒了,打飞的更是不计其数,好几个直接连脑袋都打没了,此刻正在烈日下化作青烟。

    一身黑衣,写着纠察队的老者出现在人群中,来者不善。

    “原来是纠察队的!”我咬咬牙,手里已经捏着几张魂毒符,这老者的实力深不可测,我现在凭借混元境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手一抖画轴,先放出乔安莹再说。

    “鬼?”老者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冷笑起来:“原来是鬼道的修炼者,凭借这个当上一城之主,倒也不冤枉,我还以为以你现在这点微末本事就能控制一城,那就太奇怪了点。”

    “世道大乱,老人家就不要出来走动了。”我冷冷的说道。

    “本人陈凡心,不叫老人家,纠察队调查科的,现在怀疑你劫取税金,除了拿你去问罪,这里的官员,也一并要问责,原巡逻队的,原地待命,等待新来接管的官员到来!”老者扫了一眼后面围过来的上百守卫,面露不屑之色,而对于我们,更是丝毫没看在眼中的样子。

    这老者一边说,媳妇一边扯我衣角,我心中也是悬着,转身猛然又移动了位置,听到嗖的一声,背后那把长枪就从身后飞向了陈凡心!

    陈凡心看我竟能如同预感一样避过,不禁皱了皱眉:“下界上来的人,颇多奇异,你小子还能预感到我的无形气?”

    “陈凡心,关外郡马上要乱了,民变也即将开始,祖龙到了上界,维持几百年的微妙平衡,马上就要打破,难道上面的人没有告诉你么?”既然知道我下界上来的,忽悠当然是必须的。

    “祖龙?什么鬼东西?”陈凡心一副不解的样子。围余名圾。

    “一天,祖龙这件事并不是谁都知道的,你就跟他说,狗皇帝马上要苛以重税就行,他们负责养猪的组织肯定收到命令了,嘿嘿,这一界的天灾很快就要来了。”赵仙官补充了一句。

    说起狗皇帝,陈凡心眼皮跳了一下,看向赵仙官,有些意外:“你是这小子的狗头军师,幕后指使之人?为何对我们组织这么了解?”

    “哼,我可不敢当他的军师,原来皇帝手底下一个智囊团领头,今易主跟他打杂而已。”赵仙官轻哼一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