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3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穿云
    一群老朽目瞪口呆,毕竟组织的军队到底精锐到什么程度,他们都知道,一人一把宝剑或者能够击穿上界铠甲的冷兵器,能够抗击法术,甚至凡间枪支弹药的防护罩增强铠甲。这都是标配,像是防暴队的铠甲他们都看过,这都是仙晶堆起来的,养猪场那些农民军根本买不起!

    现在听我说要标配这些东西,大家顿时议论纷纷起来,不过赵仙官是了解我的。我明言以这个前景为目标,她当然是热血沸腾,这让她无条件就转向了我这一方,毕竟皇帝大军那身金色的铠甲和金色的武器可都价格不菲,别说是防暴队级别的,就是把关外郡的郡守亲卫队拉出来,都是一冲即溃的,关键对方法术还十分厉害!

    就是因为在狗皇帝身边当过智囊团,有这方面的眼界。所以她也把目标订立在了比皇帝金铠大军还要厉害的等级上,了解对方,终将会为战胜对方而多做一份准备,到了战事开始的时候,方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我相信对方在内政上应该不会忽略这一点。

    说完这番话,也不管赵仙官如何慷慨激昂的继续演讲,我要先去准备下和商宛秋私会,聊聊那十方境的问题才行。

    傍晚的余辉照在了市政厅里,再过两个小时,应该就入夜了。

    商宛秋因为负责教授大家修炼上的事,所以也一样留在了市政厅,看到我来找她。她还颇为意外,说起了是因为十方境的事情,她才恍然蹙眉。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在这战场里,所以对这婉风流转的女子生出了其他的看法,总之那洁白如细绢一样白发下。她似乎有着一种别样的如花似月,那欲罢还迎的眼神,委实让人心下一跳。

    “原来是为了这事,也好,大战的时候,我发现市南郊外一座古老的尖顶废弃建筑,那里就可以。没有其他人干扰。”商宛秋犹疑的看了我一眼。

    我点点头,说道:“好,就那里吧,我等你到入夜,不见不散。”

    “为什么不一起去?”商宛秋蛾眉微蹙,有些奇怪的看着我。

    “呵呵,那也好。”我耸耸肩,原来她现在也打算要走,我们两人也不打算矫情,就快速跃上了屋顶,往城南的古老建筑飞去。

    不出一会儿,我凭借商宛秋的指点,来到了那座古怪的建筑,这建筑也不算大,但很像下界的教堂,看来上界的人里面,也有宗教爱好者,只不过似乎这教堂已经年久失修,也不知道建造他的人去了哪儿。

    夕阳西下的时分,原野上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寂静,远处山峦也披上晚霞的彩衣,黄昏的云朵,也恰似火带一般鲜红。

    我和商宛秋走在了教堂的路上,一晃神的功夫,我就深吸一口气,如果能和媳妇走在这条路上,那该是多么的让人兴奋!

    可就在我想起媳妇的时候,忽然间,媳妇却拉了我的衣角,没等我反应过来,商宛秋就朝我动手了!

    一把防暴队的长剑毫无征兆的朝我刺来,要不是媳妇姐姐提醒在先,我恐怕这一次还真给她得手了,这把剑几乎是擦着我的肩膀过去的,我反应过来,并将泰阿剑出鞘的时候,商宛秋已经飘然到了十来米开外,并且拿出了佛龛,念起了咒语来。

    我冷着脸,不高兴的说道:“商宛秋,这是做什么?我们互为朋友,也为彼此交付过后背,能够为了保护对方牺牲,此刻为何却要刀兵相见?”

    “你是救过我,但我何尝不是救过你?我不亏欠你,你却欠我一条命,杀我弟商照,我过不了这一关,也无法对你之前视若无睹,更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和你仿若无事的一齐度过!”商宛秋冷冷的说道,然后两指一点,清哮一声就把天鬼如来召唤了出来。

    “每个人总有每个人的看法,我知道在你心里,你堂弟和你关系亲密,不过做了坏事,就指望不受制裁也不可能,总有人行之正义不是么?如果杀你弟弟的是别人,你也去杀了,那世间行正义的人岂不可悲?邪不胜正,到时候,比你更强者,会不会也来寻你报仇?”我视商宛秋为同伴,本来圆慈和孙重阳从中调节,我觉得已经能够抚平她复仇的心,但这次她却又反复回头,实在让我颇为失望,女人心,海底针,向来如此。

    转换过的仙体实力可谓强大,商宛秋的宝物天鬼如来也是强大到让人吃惊,之前站在伙伴的角度,现在对上,果然让我有了压迫感!

    防护罩开启,就连泰阿剑上都有了我的法力加持。

    不过商宛秋毕竟是十方境,她的仙体经过完全转换,已经今非昔比了,法力的纯粹上首先就不是以前可比的,在沟通天地上,也远比以前要厉害,当然,要展现出下界一样惊天动地的气势是不可能的。

    天鬼如来猛然朝我闪过来,我一言不发的飞越了它,一脚踏在了天鬼如来的肩膀上,一剑朝着的商宛秋劈下去!围帅序弟。

    商宛秋十方境的实力也在这一刻展露无遗,朝着我飞过来,长剑也在这一刻与我交击在一起,她打算以御器法则对抗我的御器术!

    这门御器之术是赵仙官教授我们的,能够在器具上凝练出自己的仙力,产生摧枯拉朽的破坏力,而两剑交集,果然金光四射,九阳境的七倍仙体的优势还是很明显,商宛秋一声闷哼就给我的剑磕飞了出去!

    但天鬼如来比想象中的还要灵活,就跟拍苍蝇一样,如来神掌就朝我拍了过来,我瞅准机会躲开了手掌的攻击范围,准备继续攻击落地的商宛秋!可结果出人意料,这天鬼如来的手掌竟八方十地的朝我盖过来!

    嘭!

    在媳妇还没来得及拉动我的衣角,我当场就给拍中了,整个人跟导弹一样被砸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我自己脑子也空白了一下,而停下来的我,却给媳妇扯了下衣角!

    我心中一凛,知道那天鬼如来又追击了过来,就立刻挥出了泰阿剑!

    嗡嗤!天鬼如来的手掌就给劈飞了出去,怒吼的它再次伸出了另一只手,再次朝我拍过来!

    我得以喘息,而商宛秋也恢复了过来,这一交锋,我的个人实力显然是优胜商宛秋一筹的,只是要多面对一个天鬼如来,让这一战多了一些不稳定因素。

    天鬼如来怒吼一声,给泰阿剑砍掉的手掌又长了出来,这次他老实了不少,改用远程法术对抗我,而商宛秋嘴里也跟着念起了咒语,随后脚尖一踏,瞬间就闪到了我跟前的空中,剑如毒蛇一样掷向我!

    “灵掷!”商宛秋剑咒念罢,长剑从一道化作百道,全都从空中无差别落下来!

    我脸色一沉,拿出了一张咒符:“一步穿云,一步天纲,天一道!一杀!”

    道法的转换对现在而言并不困难,但对于天地道统的沟通,却需要重新构建,我现在的修为,能够施展的法术,调集到天地力量并不足以施展‘一念一剑’这样高等的法术,所以退而求其次就成了主流。

    商宛秋的灵掷落下,我的的剑法也施展而出,九剑道的剑法在步法上虽然灵动奥妙,但商宛秋的灵掷却密密麻麻,根本避无可避,所以我选择了防御和攻击都能够兼顾的法术,以本源的实力直接冲撞上去!

    云气弥漫,我念完咒语,一步踏出,一瞬间天罡神变,我长剑已经指在了商宛秋的喉咙前!

    而后面,天鬼如来正愣愣的看着灵掷落地,然后才看向了已经到了它主人面前的我!

    我浑身到处都是伤口,往外面渗着血,刚才在缩短空间的时候,护身罩其实已经给商宛秋的灵掷剑气击中,过程中也让我感觉到了身体外给利器切割的痛觉!但因为相信仙体的坚固程度远胜对方,所以才直接撞飞了对方的剑气,硬生生的冲到了半空中的商宛秋前面!

    “我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商宛秋丢下了佛龛和长剑。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