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3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教堂
    面对投降落泪的商宛秋,我脸色沉了下来,杀她和不杀她其实我心里已经很清楚了,但犯不着每次给她反复无常一次也心烦,所以长剑一抖,把她半截头发撂下了:“断你长发。ww.ige你的命我就算我取走了,现在你想要去哪儿都随你,不过不要再来刺杀我,因为原来的商宛秋已经因为复仇而给我杀了,明白么?”

    商宛秋怔怔的看着我的剑离开她的喉咙,沉默了下说道:“你两次三番都不杀我。是不是喜欢我?”

    我愣了一下,差点没笑起来,但看她梨花带雨的,也实在不忍心讥笑这位情感上仍然空白一片的苦修,只能说道:“喜欢谈不上,不过不讨厌。”

    “那还是喜欢了?”商宛秋有些犹豫的还是问起来,然后说道:“我问过圆慈,也问过孙重阳,还跟卓然姑娘说过话。听说了你好多事迹,他们说,你很喜欢漂亮的女人,并且最后都成为了你的红粉知己,他们还说,你几乎就是不败的,败也只会败给女人。”围节长技。

    “这话是谁说的?”我皱眉怒道,但转而一想,这三位都有可能,赵仙官以前就是话唠,圆慈就更不说了,这忽悠人的半吊子和尚不靠谱,孙重阳最近有成为腹黑新秀的趋势。也不能再信他了,现在真是损友环视,行事该多方小心才行。

    “我不能出卖他们……但他们说,你肯定是喜欢我的,就算我出手杀你。你也不会杀我,所以现在就印证了,不是么?”商宛秋双目凝视着我,就跟一株傲然雪中的红梅。

    如琬似花的她,确实能够吸引住异性的目光,一头的白发,漆黑如渊的秀目。都呈现出仙家独有的气质,这样的女子,谁又不喜欢。

    然而就在我给她的双目吸引的时候,一阵阴风从背后旋起,我顿时知道媳妇是在警告我,就轻咳一声,目光犹疑道:“我不杀你,并不是垂涎你的美色,亦或者是其他什么关于男女之间情感的原因,而是本来就应该这样,谁能杀死自己的朋友?还是救过命的朋友?这我做不到,你给圆慈这些坏家伙骗了。”

    “我不懂情感,师父从捡回了我,我就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一直在炼狱鬼仙门修炼至今,连鬼仙门都未曾出去超过十次,师父和别人约战陨落后,我也就更断了入世的想法,这次出来,是我离开鬼仙门最久一次,我也不想回去了。”商宛秋楞楞的在那落泪,似乎回忆起了从前的过往,颇多觉得悲凉的样子,见我也跟着她叹气,她说道:“我之前想要走,是真实的想法,因为我不知道以什么身份留下来,毕竟你杀了我的堂弟,我本来是为了复仇而来,可最后仇报不了,反而做了你的帮凶,我不知道回去该怎么跟师门亲戚交代……所以我才和你说要走的,但后面……说出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后悔的,可是……你却让我留了下来,我当时心里确实是很高兴的……”

    一瞬间,我忽然给商宛秋感动了,这苦修,情感竟然如此的直白,就仿佛还未出过家门的少女,不谐世事,不明白情感世界的复杂。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好,卓然姑娘说,我是动心了,所以我很不安,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所以这次,我想我应该能够找到答案。”商宛秋依旧的述说着,我则给她这一句句的话感慨起来。

    现在可不好办了,怪不得她会这么认死理,原来生活的环境让她变成这样的,必须得跟她好好的拒绝,不能有丝毫的机会留给她,否则又是另一个悲剧了,所以我深深呼吸了下,说道:“商宛秋,我是很喜欢你的性格,直来直去,但坦诚的说,这不包含占有的情感在里面,我其实……是有媳妇的人,我不能对不起我的媳妇,我之前对你或许有偏袒,但多是以朋友和伙伴的身份,并不是因为我喜欢你,你想想……赵卓然赵仙官,我对她和对你也差不多吧……”

    “对,所以卓然姑娘说,你也喜欢她。”商宛秋平淡而缓和的说道。

    “我去!我什么时候喜欢他了!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跟我走,我找他理论去!”我顿时大怒,这赵仙官搞什么鬼东西,居然说我喜欢他,这不是陷我于不义么?别说他现在长得安如水的样子,就算长成闭月羞花那样的,我也会无动于衷!

    商宛秋呆愣了下,然后说道:“那你怎么把我说成是你大老婆,她说成是你小老婆……赵仙官说,从这点上就能说明你喜欢我们。”

    “我那时候是怕杨正林对你们不利!当时你们还没转换好法术,怎么对抗他们?所以看他们对你们起了色心,我才这么说的!”我敲了敲脑袋,来了,这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呀,种下了苦果,怎么会没有报应?

    “就知道你是这样,卓然姑娘也说了,以你性情,如果逼问你,你也会说不是,看来大家都看得透,就你没看透自己。”商宛秋幽幽叹了口气。

    我脸色难看,赵仙官这次把商宛秋坑惨了,我如果不解释清楚,这次还真要多一个包袱了。

    但就在我准备解释点什么的时候,教堂大门的裂缝里,隐隐透出了一丝青光,我心生一丝忌惮的看向了天空,说道:“商道友,我们先回去了,天色渐黑,这教堂破败,却没有人进入里面的痕迹,应该是闹鬼的,总不能留在这里吧?有什么事咱们到城里说罢。”

    “嗯,也好。”这次商宛秋听话了不少,似乎也想知道我要说什么。

    其实我能说什么?只是想要问问她十方境的情况而已,我要突破了十方境才能够向另一个境界靠拢不是?

    我们两人立即打算进城,然而还没等我们起脚离开,周围树林子外围,很快就冒出了十几个红衣持剑的修士,看着明晃晃的宝剑,我脸色一沉:“伏兵,修为都和你一样,逃吧。”

    “他们都是什么人?”商宛秋也很意外,这大战刚结束,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发难才对。

    “刺客吧,刚才我们两个一起出城,太过引人注目,可能给组织的人跟上了,现在我们往教堂那边走,黑夜对我有利,对他们却没有利。”

    “好,可里面有鬼。”商宛秋说着,拿起了长剑和佛龛,然后追着我过去。

    我们刚逃向教堂,这些刺客立刻毫不犹豫的追了上来,他们都没有蒙脸,但我也不认识他们,显然是另一个势力前来刺杀我的。

    “夏一天,你以为能够逃得过我们的追杀么?战场上无敌,可不代表能逃过我们赤血的暗杀,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戮吧,你如果打算逃入这教堂,我看最好不要,这里面藏着的东西,比你想象的还要可怕,真不怕死都死得不安逸?”为首的红衣有着不亚于陈凡心的实力,而其他的人,也有陆羽那样的修为,这赤血不知道什么组织,为什么来暗杀我。

    但可以想像得到我的活跃,肯定成了不少势力的绊脚石,如果不派几个杀手来堵我,那就太对不起他们的智商了!

    嘭!

    我伸出手打破了教堂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群游荡着的鬼物,这些鬼在我到来后,全都凶残的看了过来,显然闯入他们的领地,是最不智的举动。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