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3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吊诡
    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前面的情况,这里的雾气很大,迷迷蒙蒙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心中一凛。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这教堂占地不小,如果不是曾经作为教堂之用,那就有个可能,或许是某个组织为了瞒人耳目而建立起来的秘密基地,通常这样的地方都预示着危险和一些可怕的东西。赤血说的不错的话,我就要考虑要不要继续往前了。

    “那现在这么办?”商宛秋看着我,我看向了左右,庭院的分道里,倒是有几条道路可以绕过对方,我挑选了一条,示意商宛秋一起往那边走,而自己这个时候就把替身鬼蛊放了出来,一个往左边的道路探去。一个直接往正中央走去。

    我没有分神查看两个替身的情况,毕竟现在自己周边都很危险,只打算每过一段时间再连接下分神就好,而我选择的道路,则是其中一个分神的方向偏右一些。

    “和你在一起,真安心,你好像总是智计在握。”商宛秋忽然在我身后说道,我苦笑起来,这还能安心,我现在简直就是小心谨慎的,稍不留神我怕自己就先挂掉了。

    我们走了一段路,我看了左右已经没有鬼注意我们,就说道:“我要在这监视下分身的状况。你在这帮我护法,我会让乔安莹帮你的。”

    商宛秋点点头,说道:“你自己也醒觉点,呆在这,我有点不放心。”

    “没问题。没事不要招惹那些鬼就行。”她有通阴符,按理说比我还安全,我说罢就打坐在地,然后把画轴抖开,把乔安莹放了出来。

    经过几天的磨合和训练,乔安莹也稍微懂了一些指令,轻易倒也不会乱跑。站在那,她还是一副偶尔嗤牙咧嘴的样子,这纯粹的上界鬼体还是浓缩后的能量形态,是没有我们这些凝聚仙体的修士那般有心脏和脉络,所以犯狠劲的时候会比较恐怖。

    可以看出商宛秋也有些愕然,但我现在管不了她们之间培养感情,就把意识潜入了分身中。

    分身已经跑到了前面庭院很远的地方,可就在不远的位置,前面就有人发现了我,并且大呼小叫起来:“在那!夏一天就在那儿!”

    “好!这个要活的!那漂亮女人的呢?”赤血组老大兴奋的声音很快从附近传来!

    “没看到呀!老大,那夏一天还值不少钱,这女人要来干什么?府里好像有不少了吧?”那小弟的声音传来,引来了一群人的笑声。

    “你小子懂个毛!不知道什么是财色双收?”赤血组的老大怒道,大有指导的意思在里面,一群小弟顿时吹起了口哨起哄,似乎并不怕鬼的样子。

    “噤声!都小心点,别以为有了苏大师的符纸就不用担心了,告诉你,这里面的东西厉害着呢!能夜袭不代表就能对付得了那玩意!”赤血组老大怒斥道。

    一群人顿时窸窸窣窣的说着什么,这个时候我走到了一座拱门前面,我想了想,就准备钻入里面,而后面顿时传来了叫声:“老大,他好像要进去!?”

    “妈的!拦住他!小牛犊子!居然真不怕死!别给他进去!你们分出五个人去找那女的!”赤血组老大勃然大怒,瞬间就欺身到了我分身的后面,我这才看清楚他的样子。围节央巴。

    这人三十多岁左右,修为实力至少也有十方境的巅峰了,也就是陈凡心所说的化境阶段。

    而身后十几个人,也同样都是十方境,或者九阳境左右,但都没有这赤血组老大的修为高,我看了一眼,说道:“有本事就跟我过来,没本事就回家玩儿蛋去!”

    “臭小子,胆大包天!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也敢进去?我告诉你好了,当年这里是邪教的禁地,引了一大群的教众准备密谋要做大事,似乎要复活什么鬼东西,结果组织接到逃亡回来,不愿意自裁的人报讯后,派了军队想要把人都抓回去审讯保护,但谁知道里面早就全是死人和鬼了!外面死的都是些老人孩子,而教徒听说都死在了里面,我就不说有多凶了,你应该清楚!”赤血组老大以为能够用邪异之说吓我回来,结果我根本无动于衷,直接就闯入了黑漆漆的拱门中!

    那赤血组老大脸色一变,立即指挥三个队员追过去:“你们三个,带上苏大师的铃铛和符水进去!”

    “老大!这里面太危险了!要不就让这小子死在里面多好!省下我们好多麻烦呢!”那队员立刻就说道。

    “你白痴呀!死的才有一万,活的我们自己卖能值百万你懂不懂!”那老大当场一脚就踹趴下了那队员,另外两个则拉起了同伴,而这个时候三人目中都亮起了起来,忙说现在就去。

    有钱能使鬼推磨,人也一样有筹码。

    这几个人跟着我的分身进来,我一路狂奔,而这三个人同样没有放过我,大喊着让我停下,道路由笔直变得倾斜,我本着越是危险越好的心态,直接就进了斜道,并且在一堵已经损毁了的大门前面汀,看着这三人穷追不舍,我回头冷笑,并且伸手打烂了那堵大门,并且闯进了一间很大的,犹如仓库一样的密室!

    那三个人面面相觑,面对我的挑衅,当然是照单接了,毕竟我这修为还比他们低了一个层次,多少让他们起了轻视之心。

    仓库里,此时半个鬼影都没有,我心知恐怕危险就在这里了,就更是没有犹豫往里面钻,而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弥漫着诡异,直到我绊到了什么停下来时,这才注意起了周边变化。

    低下头,我已经看不清地面的状况了,只能蹲下身子去查看,结果一看之下骤然心惊起来,一个身穿红衣的孕妇尸体就这么直直的跪在了我的脚底下!

    她生前的体形应该很匀称,但现在,身体已经干涸得皮包骨头了,摆出诡异的姿势跪着,我之所以能看出她孕妇的样子,是因为她肚子似乎给谁刨开了,微微隆起的伤口那,一只孩子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耷拉在了那儿!

    孩子也死了好久,或许十年,或许几十年,因为这里的特殊地理位置,同样成了干尸。

    我脸色惨白,这看起来像是修女的红衣女人,怎么会怀了孩子?而这孩子又很像是自己要爬出来的样子,委实恐怖极了。

    我准备把那孕妇放倒,结果让我感到惊悚的是,这孕妇的大腿和小腿跪得很结实,看了一眼,竟是用高硬度的螺旋铁丝把大小腿捆在了一起,并且用类似膨胀钉的东西打在了地面上!

    果然是邪教!

    我暗骂着,秉着不让她们继续死后受苦的心态拔出了泰阿剑,连挥几次将钢丝绳劈断,这才把那孕妇放了下来。

    眼看那三人马上要接近,我放好了孕妇,就往另一边跑去,结果刚走了两步,又踢中了什么东西,再次查看时,发现同样给钢丝绳困住腿固定住的孕妇的也跪在了那儿!

    这丧心病狂的一幕,让我脸色变得铁青,我毫不犹豫就拿出了一张符纸,点燃了天火,照亮了附近的境况,这一看,脸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一个小型的圆形血阵延伸到了我看不见的地方,而我所处的核心位置,就跪着刚才我放倒的孕妇在内,一共五个孕妇!

    我倒吸冷口凉气,往天花板上看去,这一看,又再次让我差点没惊呼出来,而那三个赤血组的队员,‘哇’的一声直接叫了出来!

    “我的妈呀!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一个队员脸色惨变,沿着我的天火符徐徐飞上了天空,他整个人都享受着剧烈的视觉冲击!

    一具具的干尸,就这么吊在了上面,离地大概**米,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九米,九是‘极’,女为‘阴’,即为极阴!

    而且这些尸体都无一例外的身穿红衣,而且都是女人,有的头发还没掉光,在天火散发的热火中轻微颤动,加上开门后,外面的风一阵阵的吹来,发丝竟随风而摇,异样的吊诡!

    也就在我们愣住的时候,深渊里,传来了‘咯咯咯’的声音,也不知道是笑声还是什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