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4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大灾
    就在我认为李破晓即将给那恐怖的鬼道符纸湮灭掉的时候,忽然一剑从天空飞来,我不知道天上面还有着谁人,但这一剑竟贯穿天地一般,只听到轰隆一声,那张黑符就给剑气切成了两半。摇曳着在空中飘落地面!

    黑夜中,那把金色的剑格外的耀目,仿佛划破了黑夜,将一切邪祟一剑劈了!

    “李太冲!”周其平怒视天空,牙齿咬得咯咯响,似乎恨之入骨一般。而天上,一个身穿蓝黑色道袍的老者从空中飘落下来,老者脸上带着沧桑感,还有一头洁白的头发,倒也和普通老者没有什么区别,不过他额上却多了一把猩红色的小剑,看起来让人不能和普通老人相提并论。

    这叫做李太冲的老者皱着眉,低头看向了周其平,随后伸出手指。轻轻一扫,就跟扫掉灰尘似的,直接把刚才自己落下的那柄剑气扫成了碎片,同样的,那如同实质的阴风也给他一扫而空了:“欺负个孩子,不算本事,他做得没有错,周其平,你杀戮过多,堕入了这般鬼道,未被诛之,只是时辰未到。”

    “嘿嘿,李太冲。说这些话有什么意思?你行路时,身后不也血流成河?杀戮,对你也是家常便饭而已,况且我鬼道是恶,你乾坤道就不恶了?什么时辰未到?那你活了这么多了。剑圣的名头挂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没死?”周其平阴笑起来,然后往后面退开。

    结果轰隆一声,这周其平的背后立即轰出了一把和刚才一样的金色的长剑,将他的退路挡住了!

    剑气凝形!这叫李太冲的老人,看来是了不得的人物了,我想要看看这老人骨龄。结果根本看不出来,天眼一扫,反而让他震了一下,把我的探测震了回去!

    我脸色微微一变,也只能停止自己的好奇心,而那李太冲盯着周其平,说道:“你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关外之地,偷偷养出这两只阴阳尸鬼,委实太过了,今天就不要带走了,你看如可?”

    “想要留下我豢养的小鬼?也要看看你这具分神能不能比我厉害!”周其平冷笑起来,随后脚下黑烟滚滚,竟把他的身影掩盖,最后消失不见!

    李太冲左右环视,最后对着很远的一片黑暗伸手一点,嗡的一声,手里就冲出的金色剑气,直接乘风破浪一般劈开了空间!

    “哼!李太冲,你若是敢动我两个小鬼,小心你的徒子徒孙!”周其平的位置似乎暴露了,开始拿子孙后辈来做威胁。

    然而李太冲好像无动于衷,看那周其平还不出现,立刻又是伸手一点,一刹那,空气再次给撕裂了下!

    我心想这周其平没准要挂了,可刚刚念头一起,李太冲却叹了口气,随后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李破晓:“孩子,你临走还要留下来的原因,并非是因为这两个小鬼未除吧?”

    “祖师,是的。”李破晓看向了黑暗处,知道周其平没有给杀灭,顿时咬咬牙,觉得很可惜。

    这李太冲居然是祖师?那就是乾坤道的创始人?我不由多看了一眼这看似平常之极的老头,一个分身就这么厉害,老头真身怕是牛到头了,听周其平说,他还有剑圣之称,能在这一界称为剑圣,再弱能弱到哪?

    不过能从剑圣手中逃脱,周其平也是厉害逆天了。

    “祖师,太师父留下的玉牌,确实是要联系上您老人家的,让我上界后,不至于投路无门,不过我想了想,还是不能离着这人太远,一路跟来,就是为了要看着他在这一界,还会不会为恶作怪的。”李破晓看着我说道。围妖木血。

    “喂,李破晓,你看着我干什么你饿?我又不是你家女人,不会对你出轨的!”我差点没笑起来,这李破晓还有心思盯着我。

    李破晓瞪了我一眼:“你每每行事独立特行,总以自己为中心,不顾一切,方才几日,已把关外郡闹得沸沸扬扬,这次又不知怎么来到这里,还把两只尸鬼招了出来!连鬼道厉害人物都给你引了出来!”

    “哈哈!李破晓,你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知道你舍不得我,行吧,你爱留就留吧,你这样的,应该去哪都不服谁吧,那就留在我身边由我差遣就好!我得想想给你个什么官才合适你……”我顿然笑起来,李破晓却没笑,仿佛把我当成了小丑,可见他对这事居然是认真的。

    “哈哈哈……”李太冲顿然笑了起来,看着我好一会,说道:“个人都有个人的路,孩子,他有他要走的道,一路饱经风霜,而你也有你要走的道,一路披荆斩棘,但大家都还年轻着呢,两个人时时刻刻就在一起,道路反而不断时常交错而行,走不出自己的路来,不如先各自走一段如何呀?到时候,没准就能够看清自己本该走的路到底在哪里,通向何方,而别人的路通向何方,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矛盾了呢?”

    李破晓犹豫的看着我,又看了眼李太冲,大概也知道对方说的话里,确实是很有道理的。

    我顿时看这老头顺眼了一些,说道:“前辈,您还是在这小子没给掰弯前把他带走吧,带哪都随你,只要不碍事就成。”

    “好呀,毕竟磨刀不误砍柴工,你的道太长,太凄厉,他的道也一样,总要把你们两个分开一段时间的对不对?命运轮回,相恨相杀,交集总有,却过多更是矛盾,如此一来,倒不如让我试试,能不能化解这段念罢了。”李太冲神秘兮兮的说道,然后看向了李破晓:“走吧,孩子,他身前身后,都是血海汪洋,在你能拨开海水之前,先好好的把自己变强了吧。”

    李破晓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犹豫了好一会才点点头,但他是明白过来了,我却给弄糊涂了,连忙问道:“老前辈,什么叫身前身后都是血海汪洋?为什么让你的徒孙来点拨我?这不是给我制造障碍么?带走就别回来了好不好?这世界有没有爪哇国?有没有海外无人岛,带那去回不来得了,我可再也不愿意见他李破晓了!”

    “哎呀,你这孩子,好好,我姑且试试带走不回来好了,但实际还要看你是否能藏锋天下罢了,若是为恶多端,他岂不是又会回来?”李太冲哈哈一笑,背手看着我,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

    根据遇人经验,我知道这样的性情和谐的人,一般都是真有本事,洒脱,但不失理智底线。

    “好吧,天下汹汹,民怨沸腾,狗皇帝我要杀,至于其他的,谁在乎呢?”我坦然后苦笑说道。

    李太冲表情意外的看了我一眼,说道:“灾,大灾!”

    我耸耸肩,而李太冲没再说什么,带着李破晓,就此往黑暗处走去。

    李破晓走了几步,看了我一眼,说道:“夏一天,如果你还准备要折腾,就继续变强吧。”

    我嘴角咧起一条弧线:“李破晓,彼此而已。”

    话音刚落,嗖一声,李破晓和李太冲就消失在黑暗中了,我平静下来,往商宛秋他们那边飞去。

    我细细问起了圆慈他们李破晓之前的动静,没想到李剑臣以前还真是有过要上界的决心,只是后来身死道消了而已。

    而且乾坤道秘闻里,确实也有那么一面上界后传闻能够连接乾坤道上界修士的玉璧,而之前李破晓使用的时候,圆慈和孙重阳他们都在场,正是那时候大家给困在山洞之时,李破晓为了救上万的修士,就做法联系了乾坤道的修士。

    唯独当时我没在场,听说那是正是经过通道跟狼皇妃回了炼狱的时候,所以不知情而已。

    “想不到李破晓跟了自己祖师爷走了,那以后回来就厉害起来了,一天,你可小心点呀,这小子有点愣,闹太凶会算账的。”圆慈嘿嘿的笑起来。

    “管得了这么多?该来还是要来,难道为了这个咱们就不拯救世界了?你是不是不想见你妹妹了?别忘了,我虽然行事不循规蹈矩,但结果可都不坏,对吧?”我回了圆慈一眼,表示不满。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