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4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两百零三章:公子
    “哈哈,当然,当然,所以我们才跟着你对吧?话说如过你娶了我妹妹,以后要是你和李破晓干架,我圆慈肯定帮你揍他丫的。怎样,这条件丰厚了吧?”圆慈拍了拍我肩膀。

    “得了,你以后别想见你妹妹了,我得把你安排到关外去,不带你小子玩了。”我玩味的笑道。

    孙重阳也凑了过来,说道:“我觉得吧。应该把圆慈安排去镇守钱眼,到时候他才会走不开。”

    “那个好,不过算得什么惩罚?”圆慈两眼放光,有了仙晶,他离着妹妹就更近了一步了。

    “不行,这小子贪,受不了金库的味道,会坏事的,我觉得还得带着。”我当然不能让他心满意足。当下就破坏了他的梦想。

    “怎么说着李破晓,又转到我这来了,你们该为四人小队解散而难过才对!”圆慈看向了李破晓的位置,勾起了之前大家的回忆,孙重阳和李破晓关系极好,当场就泪奔了:“唉,他倒是幸福了,有祖师爷带,我们这些游子,这还在奋斗中呢,对了,我师父说了,让我去拜访个人。也不给个联系的纸符,闹得现在都还在这转悠。”

    “得了,孙重阳,之前你不这么说的,咱们俩帮一天。他心里可清楚着呢,到时候稳定了,再走就是。”圆慈看了孙重阳一眼。围妖以圾。

    孙重阳给说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笑道:“好吧,其实我们也没帮上什么,这不还有商道友在么?”

    圆慈看了一眼孙重阳。又看了一眼商宛秋,一副若有所思笑起来,然后捏了捏手指,摇头欲言又止,让一边看我们说话的商宛秋脸都红了,忙问道:“圆慈法师,可是算出了什么了?”

    “算什么?什么都没算啊?”圆慈故意不说道,气得商宛秋不知说点什么好。

    “行了,不用理会这几个损友,市里还有好多事要处理,先回去吧,今天劳师动众了,大家早点让独立部队休息,明天整备,前往东北那边,彻底解放养猪场。”我连忙制止再继续调侃下去,毕竟在教堂里,还是有些情感上的越位的,不清不楚的,也不好在这里说什么,免得暴露了。

    回到了市里,因为是黑夜,并没有再出点什么事情,大家找了一晚上也累了,就分头在市政厅睡觉了,我站在了市政厅的顶楼,看着城市的一切,心思难免不飘向远处,这个世界太大了,想不到竟然还有一介分身,就厉害到这程度的李太冲,而鬼道的周其平,也是厉害到不行的人物,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对媳妇姐姐下手,到时候我再和现在这样,恐怕挡不住对方半个回合。

    以前周善在的时候,就隐隐知道媳妇的事,这次他应该也联系上了周其平吧?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以后这周其平可就又是一阵的难缠。

    “想什么呢?”媳妇姐姐的声音出从我后面传来,我还没来得及看向后面,她就到了我身边,双手搭在了围栏上,闭着双眼,深吸前方宁静夜色中的空气。

    “没想什么。”我笑了笑,身穿道袍的她最是和蔼,也最为可爱,和血海汪洋上站着的那位高高在上的鬼道至尊不一样。

    我不知道血海汪洋上的她到底曾经遭遇过什么,以至于表情永远宁静而冰冷,或许,她心中有不化的冰块吧,不过眼前这一位,却可亲可爱,让我饱尝孤独时候的温暖。

    “想那小姑娘啦,白头发那位呀?”媳妇姐姐问我,醋意大发的模样。

    “不是,想周其平,李太冲,怕周其平对你不利,想李太冲的强大。”看着她,我不由自主的老实说道,什么都不用瞒着她,因为她就是我媳妇,那个拉着衣角的媳妇姐姐。

    “哦,你以后强大了,岂不是不用害怕了?”媳妇姐姐笑道。

    “是呀……其实要担心的人太多了,以至于我都忘了怎么对付敌人了。”我苦笑起来,随后想到的是身边的伙伴们,保护同伴不受伤害,其实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责任。

    “命运给你的责任,顺其自然就好,你看你,一会担心这个,一会担心那个的。”媳妇姐姐叹道,她声线柔和,精致的脸上尽是仙风,超凡脱俗。

    “好吧,我不担心了,每一次见到你,都精神得很。”我淡淡的说道,媳妇姐姐点点头:“有我在你身后呢。”

    “嗯。”我坚定的说道,心中也温暖起来,她就在我身后,每每危险时刻都是她在拉我的衣角,这毋庸置疑就是穿着道袍的她,而帮忙的,则是血海的媳妇,这一种错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

    可无论那一个,都是我所喜欢的,一个亲近,一个尊敬。

    “媳妇,现在已经上界了,我也凝练出了属于自己的仙体,要不我们生孩子吧?”我笑着说道。

    “之前说过了。”本来正在看着前方景色,听到我这话,媳妇朝我看了过来,偏着头看了我好一会,掩嘴扑哧笑了起来,随后看着我摇摇头,消失不见了。

    “媳妇!”我连忙去寻找她,但她似乎极为擅长躲避,竟无法再看到她去了哪儿。

    我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这一笑是代表什么,不过这话我肯定不敢用通神符去问血海那个的,怕会立即给打飞出来。

    翌日早晨,风和日丽,适合点兵出征,不过还没等动员会议开始,赵仙官就过来先找了我:“一天,关外郡的郡守已经派下官员来了,八个人,今晨到的,你看接待还是不接待?”

    “果然还是来了么?看来闹得不小,已经引起注意了。”我一边说,一边跟着赵仙官出了外面。

    “你怎么想的?”赵仙官问我。

    “没怎么想,见一见吧,毕竟别人先礼后兵,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我说道。

    “我也这么想的,毕竟郡守掌握十万天兵,我们实力差距还是相当大的,他们是强者,来了肯定会威慑我们,你既然要见他们,如有条件谈,可不要太冲动了。”赵仙官提前给我打了预防针。

    我皱了皱眉,倒也没有说什么,只点点头,就跟她重会议室往外面会客厅走。

    会客厅里,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年轻人大刺刺的坐在了首位,看我来,只是瞥了我一眼,然后傲慢的说道:“夏一天对吧?坐吧,别太拘谨。”

    我听罢,额上青筋都冒了出来:“站起来。”

    “什么?”那大背头青年身穿一身小西装,一副旧上海少爷公子的打扮,也不知道是郡守派来的哪个门阀的公子哥了。

    不过从这点上,已经可以看出来这郡守不是什么好鸟,本来就不打算和我太过认真的交谈。

    “站起来!”我拍了一下桌子,嘭的一声巨响,直接那少爷公子震得脸都青了。

    而他后面好几个人立即站了出来:“哪来的山大王!如此无礼!不知道是我们四大世家的贺家大公子贺瑞文么!”

    “山大王?来个谁?对了,把苏大师叫来!给我往死里打!”我看向了赵仙官,然后让他把之前的苏大师给叫来,这小子还没纳投名状,得拉出来抖抖威风才行。

    赵仙官示意让个官员去叫那苏大师,还没过十秒钟,本来就在会议室那边等着传召的苏大师就风风火火的来了:“哪来的虾兵蟹将,老大的位置都敢抢?真是活烦腻了吧?”

    苏大师一进来,本来还怒火冲冲的,但这才看到对方,顿时眼睛都是一阵乱眨:“贺……贺公子?”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