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4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良策
    “苏大师……苏风铭?”贺瑞文一看苏大师,顿时是喜上眉梢,连忙说道:“妈了巴子的,这小乡巴佬居然不知道我贺瑞文是谁?苏大师,你来的太好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毕竟他也就一农民起义军的头头而已,没当过老大不知道规矩,大小都认不出了,你就告诉他,我他妈的是谁!”

    “贺瑞文,贺家大公子。贺家……贺家是关外郡四大家,关外郡对外生意往来都得经过你们贺家不是?我怎么会不认识呀,不过贺公子,你们两位都各退一步吧,这事真心不能硬着来!”苏风铭看着我,脸都苦成了苦瓜。

    “原来认识呀?那倒也好,能够知道轻重,苏大师,去教教这小子什么是规矩。”我冷冷的看着苏风铭。反正这谈判我本来就不打算谈好,不给点厉害瞧瞧,还真骑头上拉屎了。

    “这……”苏风铭犹豫了下,我板着的脸顿时冷笑起来:“听不懂,还是我应该换个人?”

    苏风铭咽了口唾沫,看我不像是说笑,当下就咬咬牙:“草你贺瑞文,狗眼瞧哪了?没看到这是我老大么!?”

    “什么?苏大师……苏大师?你不认得我了?”贺瑞文愣了下,然后看着苏风铭不知道几个意思,结果还没得到苏风铭的回答,就先得到了几张符纸的招呼,那贺家大公子和七个保镖立即招来了一场天花乱坠的攻击!

    保镖们都不过是一般的士兵,实力上也没多出彩的。毕竟进入养猪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更不是什么好差事,给派这里来,也是带有惩罚的性质了,当然。后来听说,这贺瑞文同样也是受罚接下了这任务的。

    那几个保镖不堪一击,给几张符纸打得嗷嗷乱叫,而贺瑞文这家伙更是爬到了桌子底下,结果给苏风铭打得屁股开花,脸都肿了起来,还给身材颇为大块的苏风铭一把拖死狗一样拖着出来:“苏大师……都是同一路人。何苦难为彼此呀!”

    “滚!谁他妈跟你一路货色,你小子在郡里横行霸道,无恶不作,调戏妇女,殴打下属,这些老子好早就看不顺眼了,今天还敢看不起我家老大?”苏大师怒气冲冲的样子,已经用不着咒符了,直接就是拳打脚踢起来。

    我冷冷看着这一幕,坐到了位置上,然后制止了单方面的殴打,说道:“行了,都是朋友,也用不着活活打死,半死就差不多了,来,说说关外郡郡守有什么话好说的?”

    那八个人半死不活,给守卫拖死狗拖下去治疗了,唯独留下了贺瑞文在那,贺瑞文气喘吁吁,给苏大师按在地上:“救命呀……老大,我也叫你老大得了,老大,我真不是有意这样的,都他妈是几个保镖乱出的主意,他们说要见你这样的养猪场农民,就必须摆出高姿态呀!平时我不是这样的呀,不信您问问苏大师!”

    “这……好像……”苏大师犹豫了下,然后看向了我,是要看我脸色行事,结果见我点头,他忙说道:“好像是这样,你小子虽然问题多,但多是纵酒引来的,倒也没多伤天害理,滚那边坐去吧,别再招惹我老大了。”

    贺瑞文这才爬了起来,从桌子下爬到了最靠右边的位置上坐下,这个时候,他已经浑身是伤了,哎哟的叫个不停。

    “你给郡守带了什么命令来?说说吧。”我问了起来。

    贺瑞文哆哆嗦嗦的拿出了一本皱巴巴的小册子,上面写着册封文书几个字,还有一个给打得凹凸不平的盒子,打开后,是个小授印,这授印材质应该是仙晶的,品质颇高,倒是稀罕。

    “郡守大人说,介于老大平定了不少内乱,特别册封您为环河市首府市长,统制下去内的市县,即日起生效,不过前提是要归还陇原市,并且按照原来环河市的税务办法纳税……”贺瑞文拿出了文书,然后看着里面的内容,哆哆嗦嗦的说道。

    “就这样?还说了什么?”我伸出手,让他把文书递过来。

    贺瑞文赶紧捧过来,以为我已经接受,就笑道:“说了,以后您也是大市长了,监管着好多城市呢,这些兵马就赶紧撤了吧,至于组织通缉的事情,郡守大人说了,协调,一定会协调好的。”

    “哦,原来这样呀,协调是几个意思?是不是打算等我把大军解甲归田后,再来抓我?”我冷笑问起来。

    “这哪能呢?郡守大人还是希望稳定的,区区几万的仙晶,他还没看在眼里,而且老大你想呀,这养猪场稳定了,仙晶产量才会稳定呀,拿了组织的钱,哪比得上陆陆续续来钱有意思?”贺瑞文赔笑起来。

    “那好呀,既然他这么想,那你回去告诉他,就说钱我会给,但现在不行,我的大军还等着仙晶下饭呢,这么吧,等我统一了他的养猪场,再跟他分仙晶吧,至于多少,也按照以后谈判的来,你看这样行不?”我看向了赵仙官,赵仙官笑着点点头:“合情合理。”

    贺瑞文嘴都张大了,不过他不过是传讯的,至于我要怎么做,郡守要怎么做,还真不是他能说得上话的,就只能说道:“那……那我回去跟郡守说?”

    “别想着跑嘛,这些小事,不用你亲自回去跟郡守说,拿出你的信物,派你那几个手下回去知会一声得了,你就暂时在这陪我好了,对了,想要领人,把你爹叫来,就说不来,儿子小命就交代在这吧。”我阴冷的说道,然后示意让士兵传令下去,把那八个保镖赶回去,留这贺瑞文在这。

    贺瑞文一屁股就坐在了凳子上,喃喃道:“不……不行呀,我不能不回去呀……老大,我说老实话,其实十万天兵天将已然在路上了!你把防暴队干掉的事捅到了上面,那够不要脸郡守就一面派兵下来,一边安排了这档子事给我爸,我刚犯了一件错事,就给我那不要脸的弟弟把这事推给了我,这绝对是层层阴谋呀!要不是有高人暗中告诉我这来龙去脉,我也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的!对了,老大呀,我告诉你这么秘密的事情,你赶紧逃命去吧,顺便把我放了,我身子骨弱,就不跟你逃命了好不好。”

    “什么?”我表情冷了下来,不过也在我预料之中,毕竟这郡守能做到这位置,自己如果不是个狠角色,身边也不乏有招子亮的智囊团,做出这决定,一点都不奇怪。

    一边招安,一边围剿,这招棋也是顺应得很。

    “很好,十万兵从哪来?那高人又是谁?谁告诉你这事情的?”我当即问起来,毕竟能在这个时候帮助我的,肯定牵扯很深,而这贺瑞文是个弃子,在发现别的问题钱,暂时先留着也没事,我当即说道:“苏风铭,你带贺瑞文下去先疗伤。”围妖沟血。

    苏大师立即带着贺瑞文下去了,贺瑞文也是爱憎分明,刚给这苏风铭打了,怎么都不让他扶了,推开了自己颠着身子往外面走去。

    我坐在了会议室里沉思起来,看来这郡守倒也狠戾,竟直接拍了十万天兵下来,这可怎么抵挡?

    “十万天兵,都和狗皇帝的精兵一样?”我连忙问起了旁边的赵仙官。

    赵仙官捏着小下巴,说道:“差了不是一筹,和防暴队一个等级的,不过对我们而言,有区别么?我们两万兵力,实力还是参差不齐的,几乎是见光死,你可有良策?”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