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4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平民
    “不行就跑吧,十万官军,我们两万巡逻队怎么打?把他们切成小块打还有胜算,给包饺子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现在这情况当然是走为上策,再不走想走都走不了。

    “嗯,敌追我退。敌退我进,这也是个好办法,不过我们要逃到哪里?”赵仙官也同意这意见,只不过这关外郡实在不知道逃哪好。

    “没事,带着大军,往新的城市走。他们追,我们一路打,给围了就跑山里,只要仙晶我们分得够多,不愁不拖垮他们,况且无粮草顾虑,发动闪电战就是,再不行化整为零散了就好,况且天军比不了我们。精锐肯定不能进来,一进来消耗就是天文数字,咱们先往大荒那边逃,让他们以为我们逃去大荒,再转道西北,如果有必要,偶尔埋伏下他们追得急的先头部队。”我定下战略部署。

    “也好,那我去动员其他将领。”赵仙官带着我的令书传令去了,我坐在会议室里,考虑着敌人进攻的几个路线,还有可能追击的方向。

    会议很快就开起来了,大家在会议室里讨论起了大军接下来的动作,结果都对这个战略支持。而一万五千左右的纠察队大军的控制权,就交给了殷格,独立部队暂时由我、赵仙官、商宛秋、圆慈、孙重阳带队,轻装上阵。

    大军疾行的路线已经埋下,因为天军同样是机动部队。所以巡逻队会高举我的王旗,以最快的速度的往西北的位置逃离,至于我,和商宛秋他们带独立部队攻击对方后勤补给,较高的移动速度,会造成前后队伍拉长,而且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去偷袭大后方。

    殷格带着大军走后。贺瑞文也都给绑在了战车上,苏大师则跟着我去五经山埋伏,一路上走的都是森林和小道,日夜奔袭下,提前在贺瑞文说的位置埋伏了下来。围见斤血。

    十万大军的后勤装备部队不少,联营一里多的地方,把整个五经山都围了个圈,我们大军在几十里外就停了下来,山里气温很冷,上界的大树又大又茂密,不知道几千年都没人动过了,我看了周围一眼,让商宛秋跟我前去探路,毕竟眼见为实。

    孙重阳和圆慈则往五经山另一个方向,敲定后我们很快出发,至于赵仙官,则负责在带领大军躲藏深山老林中等待我们回来。

    “老大,这五经山山高林密,是藏匿的宝物的好地方,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后勤就是这个地方,我弟弟贺瑞栋就是负责这次的后勤补给的,毕竟我家搞商业的嘛。”那贺瑞文在一旁跟我说道

    他实力不怎样,在这上界也是很普通,我看向了五经山,果然有不少营帐在那儿,而公路那边,还有一整排的军用大卡车,这还真是现代和古代相结合的军队。

    “你弟弟贺瑞栋?那你怎么抢劫自己家的东西?这如果出事,你可就是砍头的下场?难道你有什么别的想法不成?”我心中不禁有些怀疑,这消息也是贺瑞文透露出来的,所以我才把军队扎在了这里。

    “我知道,但我有什么办法?我家早就他妈没我地位了,我爸和三老婆生的那个要继承家产,都已经找律师写好文书了,妈的,我是一不做二不休了,论道理,长子继承家业,论人品、头脑,我那样又不比他强?凭什么就他?这次派我来当炮灰,但这小子带了军资去的是后勤!如果他去前线我就不说别的了,真以为后勤很安全么?老子今天就弄死丫的!”贺瑞文恶狠狠的说道。

    “那如果抓到了你同父异母的弟弟,你怎么办?”我故意笑着看他,还真是豪门无情,在那里孝子贤孙什么的都是说说而已。

    商宛秋看着贺瑞文,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动了杀意,只是要看他下一句怎么说。

    贺瑞文阴冷的笑起来,说道:“老大,我都想好了,这小子平素里虽然作恶多端,害了我好几回,不过如果真抓住他,我也不能把他杀了,我要把他弄得分文都沾身,然后丢到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关中市那边,听说关中市那边最穷,我看他怎么过下去!”

    “滚,关中市没那么穷。”我皱眉怒道,怎么说都是我的起源地,怎么能说穷呢?

    贺瑞文愣了下,商宛秋掩嘴笑起来,然后说道:“那现在谁去检查车子里的东西?”

    “我去吧,你在这里和贺瑞文帮我看着,有什么意外情况就传讯给我,然后先走。”我说完,自己就隐介藏形,往公路那边掠过去。

    我现在穿着一身平民的衣服,但在五经山这种偏僻的地方,还是相当显眼的,所以只能以树木为遮掩物,缓慢的靠近。

    看了下天空,正是午餐埋锅造饭的时候,我这次是打算深夜才动手,所以还有一段时间的空档期。

    车子都留守了大军,而大路上一辆车子都没有,只有几队五人组的散兵游勇来回巡逻,然而目测山上却有不少的帐篷,看来还是有一队运输队伍驻扎的,但相信实力不会太强。

    运输部队走的都很隐秘,运输的速度却不慢,如果不是有贺瑞文报讯,我们也不会知道部队今晚要驻扎五经山。

    在一队巡逻队走过后,我迅速的闪到了他们的后面,并且快速到了一辆大卡车的附近,远远看了一眼,前后的车子都没有人在,但后面货柜的锁是关着的,但这难不倒我,拔出了泰阿剑,轻轻一剑就把这锁给劈开了,打开了门,里面都是一个个的箱子,仔细观察了下,果然和贺瑞文说的那样,都是些防暴部队的铠甲和专门的武器,甚至热能武器都有,这让我心中狂喜,果然不愧是官军,装备还是很精良的。

    “谁!”外面,一个人影大喝一声,我吓了一跳,顿时不敢再隐藏,瞬间就冲出了车子,结果让我意外的是,被发现的不是我,而是一个路过这里老者,那老人脸色黝黑,看起来跟下界普通人没有区别,应该是这里的平民。

    我趁着那老人给盘问,就溜进了森林,结果前脚刚进去,后脚就传来了惨叫,我连忙回过头,以为那些士兵胡乱杀平民什么的,结果这一看,脸都绿了,那老头竟直接把一队巡逻兵干掉了!

    老人的做法立即跟捅了马蜂窝似的,一队队的巡逻队全都冲了过来,而老者完全无动于衷,仍旧走在那条公路上,而巡逻队的都呼喝叫嚷,仿佛给自己打气似的,纷纷加入了战斗。

    然而老者根本没任何花巧,手中一把特制的细剑,这细剑极尽省事,只打磨了剑沿的部分,黑不溜秋的,只边缘闪着锋利凶光,但就是这么轻轻一送,一抹,一人就得软倒跪在地上。

    老人剑法之简便,轻巧,让我心中惊讶,而且一人敢对抗整个军队,气度极其强横。

    但数量多了,剑法再惊奇也没什么用,不少远程武器很快加入了战斗,连上界所说的收鬼师都加入了队伍,这些人不但用符纸对付鬼,还用来对付这老人。

    老人似乎不会法术,凭借一剑一人,竟放倒了几十人,并且还一路往五经山上走去,大有一去不返的气势。

    对付郡守大军的人都该是我的朋友,而且老人手段的犀利,也让我心中佩服,爱屋及乌的多了一丝担忧,但现在攻击时机还没形成,贸然起兵无疑是不把大家的命放在心上,我只能祈祷这老人能够活着走出五经山罢了。

    调转回头,我快速往回头的路飞离这里,商宛秋和贺瑞栋见我回来,都跑过来迎接,并且问我情况如何,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一说,然后命令大军准备等入夜开拔进攻。

    不过对于老人的行径,我还是相当担心的,大军定好了攻击时辰,我想了想,还是调转回头,准备秘密走一趟五经山,毕竟商宛秋带队也是一样的。

    如果老者没有死,顺手救下当是做了一件好事,如果死了,就一把火把他尸体烧了,籍此敬佩他一人一剑灭杀了这么多官军。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