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65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煽动
    “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来,我细细一听,发现是孙重阳的声音,顿时高兴了起来:“重阳!”

    “嘿嘿,果然是你!”孙重阳高兴的飞了过来,跟在后面的还有圆慈。正在那乱掐算着什么,看到我,则一副笑吟吟的样子:“怎样?这蜜月过得怎样啊?”

    “蜜月你个鬼呢,走了几天远路,你们飞得太快了点!”我抱怨起来,圆慈耸耸肩:“急行军嘛。前面殷格的部队给堵了好几次,差点没逃掉,追得太紧了,我们只能一路的疾行,至于你们,我知道肯定有办法追上的。”

    “那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准备袭营?”我指着前面的大军问道。

    “是呀,我们打算绕过去,然后给他们尾巴来一刀,最好能引起混乱什么的。”孙重阳说道。

    “这次劫营得到了不少的郡守军备用铠甲。索性大家都穿上了,所以才这个模样,我们就想着现在废物利用不是么?”圆慈说道。

    “后勤部队给劫了这么多天了,你们能想到,别人就想不到?”我笑了笑,看向了军队,而这个时候,赵仙官带着苏大师,还有几个领导层的人跟着过来了。

    “那你说怎么办?”圆慈愕然后也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想。

    “兵不厌诈,把敌对势力的城市标注出来,我们装成郡守大军,一路打他们的市政厅和财政储备库,逼反更多的城市就好。”我说道。

    “好办法。这么一来让他们后院起火,无法自救!”孙重阳拍手叫好,赵仙官也同意了这战略,就拿出了地图,把前面可以劫掠的城市标注了出来:“现在我们已经回到了南部陇原市周边了。前面很多个我们占领的城市又给郡守大军给占领了回去,运输补给队伍在这几天内又重建了回来,我听说殷格他们已经开始往北地那边逃了,郡守主力大军还在追击,但听说另一股部队已经在北地集结,如果我们不做出点回应,很可能都会给吃掉。”

    “嗯。我知道了,想不到一战都回到了解放前,那现在各地起义的情况怎样?狗皇帝那边呢?征税上就没有什么改变?难道天灾就在眼前,都没有动静么?”我问了起来。

    “解放前倒也不至于,我已经散布出了五经山的罪状,还有一些负面的情报,现在不少郡已经开始反抗了,对了,我们拉到了一些经济上的赞助,四大世家里,贺瑞文给我们牵到了吕家的帮忙,后勤会在其他城市秘密供给,至于狗皇帝,税收起征点竟没有抬高,还是照旧,我看这几百年里,他储备了着实不少,或许还有专门应对天灾的应急方案,我们在这点上没有优势可言。”赵仙官看着在那谄笑的贺瑞文说道。

    贺瑞文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他弟弟贺瑞栋对幼女下了毒手,我还没时间找他谈话,他当然要再拿出点东西来邀功,生怕我因为自己弟弟找上他。

    “贺瑞文,吕家居然愿意赞助我?那你们贺家的情况如何?”我问了起来,有赞助谁不接受?但贺家同样也要问问。

    “我们贺家……现在乱作一团了,我爸当然是怒火冲天,现在扬言要杀你报仇呢……吕家是我们对头,但他们儿子则是我一好友,昨天路过佳林市的时候,我给他发了个通讯,他问过他爸,已经同意了这事,要扳倒吕家,他当然愿意做,不过赞助不会太多,大的一头肯定还在郡守那边,我们的赞助是额外的,所以就看我们怎么利用了。”贺瑞文老老实实的说道。围肠坑扛。

    我点点头,战争财不好求,别人也抱着投资的目的的,没有好处,谁跟你干?现在四大财阀世家都要赞助郡守,锦上添花是必须的,但这么多人拱着手送上去,到了最后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而且这是剿灭养猪场大军,能有什么毛皮捞?

    而投资我这农民军就了不得了,俗话说雪中送炭难,如果给了我一些翻盘的机会,一旦我把郡守大军干掉,无疑就在养猪场多了一层势力渗透在里面,而且这贺家,恐怕这场投资也是鸡飞蛋打的下场,他们乐见其成。

    战争发国难财的不少,不过也是商人的本性,贺瑞文为了自己,要卖了自己的贺家,只因为得不到应有的地位,想要翻身,就要火中取栗,实际也无可厚非。

    “嗯,这个没问题,那其他俩家能联系上么?他们郡守身子贵气,得天天吃肉,我们农民军倒也不用吃肉,给口汤就能把他拉下来。”我笑了笑。

    “都联系了,现在让我等消息,说明天再给个电话,他们会把决定说出来。”贺瑞文这次把我们当成了救命的稻草,翻盘与否都和他身家性命有关,所以当然是要竭尽全力。

    “好,你做得不错,好好干,往后不说给你当贺家的家主,只要我能登顶,给你一个更强大的贺家又如何?”我拍了拍贺瑞文的肩膀,好一阵鼓舞和怂恿,然后带上了赵仙官和一众主将,开始往大城市突击。

    有了战略的部署,我们就跟蝗虫一样,把这郡守大军刚收回来的城市又逐一打劫了一遍,都是以郡守军的身份干的,而后面一队,则是我的独立部队进入给打劫的城市,又原封不动来了一次救济。

    这一边给郡守抹黑,一边给自己塑造好形象,很快就引来了更多的追随者,造反的城市多不胜数,等到郡守大军反应过来时,事情已经不可收拾了。

    一千的高阶修士部队在前面劫掠城市,我则趁机召集起了不少的城市的民众,这些民众都没有什么修为,但因为看不起‘郡守军’的所作所为,陆续聚集起来,为城市提供安全保护。

    而我自己带走的民众和巡逻队的成员,竟已经有了十七八万的规模,虽然战力方面不及郡守军,但数量一起来,还是相当可怕的,而且言师兄已经答应了训练这些新兵的任务,这战争的天平,很快将要倾泻,而关外郡,也到了水深火热之中。

    一个月后,西北首府临平市。

    “想不到呀……我当年跟着郡守的时候,还不知道为什么这民众忽然滚雪球一样开始围攻各处,开始进攻郡守府……但现在,自己设身处地的体验了一回,师弟,乱世之中,恐怕你这样的人都很危险,无论是煽动性,还是引起的规模,都让人觉得害怕……”言师兄一边教授我炼剑,一边在旁边跟我说道。

    “民情疾苦,才会造成天下大乱,现在我们能跟郡守大军僵持在这里,也正是因为如此,言师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句不中听的,你那个郡守大人底下的团队又如何?或许他本人是善良的,但只要皇帝的苛政一日不结束,一日这种悲剧就会重演,我不为了郡守位为束缚在此,只为了狗皇帝项上人头,如果天下太平了,没有了这么高的税收,不止是青河郡当年不会有民众造反,而现在的我也没有了造反的机会,对不对?”我笑着看言师兄。

    “你说的在理,我也说不过你,我还是老老实实教你剑法好了,不过刚才我过来,市政厅那边好像乱作一团,这个没关系么?”言师兄问起了我。

    “应该没事吧,毕竟还有赵仙官在。”我说道,现在这个局面,只有要打仗了才叫上我,内政什么我都是新手。

    但很快,说曹操曹操到,赵仙官在话音刚落的时候,就飘到了我跟前。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